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212章 准备出发
    李墨一做为男主角参演的宣传短片出现在电视上,很快,就有人想方设法联系到李墨一,询问他的拍片计划,也有在问是否可以做他的经纪人。

    虽然现在有很多明星没有找正经的经纪人,但是这些明星总是在面对需要公关的时候出现问题,李墨一对祝福没有丝毫隐瞒,将这些人来找他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

    看着那些人,祝福大摇其头:“不行不行,这些都是小公司,如果你要签的话,当然是签一个大公司,平台够大,你才能有更好的发展,小公司不说专业水平了,就连最起码的日常宣传都不一定能做到位呢,一分价钱一分货,别省了。”

    “你说了算。”李墨一将名单扔到一边,“艺星不错,但是那家的架子够大,旗下大腕云集,我去的话,也不会将更多的资源倾斜过来。”

    “我看秦伟开的公司挺不错。”祝福在电脑上敲击了几下,屏幕上跳出秦伟公司这段时间的一些行为。

    虽然签的都是一些小明星,不过从宣传方式和力度来看,做事思路还是有的。

    “你不会以为我是对秦伟旧情难了才会这么说的吧。”祝福有些担心李墨一乱想。

    李墨一揉揉她的脸:“不会,你不是这种人。”

    “哼,你又知道了,不巧,我就是这种人呢。”祝福故意扭过头,李墨一笑笑:“那我就只让你卖掉求回前男友了。”

    “装模作样。”祝福知道李墨一不会误会,不过一点吃醋的样子都不装出来,也真是一点恋爱的感觉都没有,“你是不是心里根本没有我!”

    对于祝福的脑回路跳跃的速度,李墨一是服气的,不知道这次她又想到了什么才会这么说,李墨一无奈地摊开双手:“我也不知道我的心里到底有没有你。”

    “哼,果然承认了!”

    “我的心早就放在你那里了,你往里装了什么,倒出了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李墨一一脸的无辜。

    “花言巧语!”

    嘴上这么说,祝福的心里却是甜蜜得开出花来。

    大白瓷盘的事情正在顺利进展中,但是那瓷盘上原本嵌着的七样宝珠却缺了一颗玛瑙,玛瑙本身不是什么稀罕物件,几百块就能买上一串不错的手链,但是,这瓷盘上嵌着的,只怕不是随便什么都可以替代的东西。

    在现在的世界上,真正见过那颗玛瑙的,大概只有李墨一了,可是就连他,也不知道那颗玛瑙流落到何方。

    “那是祀星族的圣物,只有大典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看看,我不过是一个外人,也就跟着远远的看上一眼,哪里知道更多的细节。”李墨一对于祝福用看救世主的眼光看着他,不是太习惯。

    “可是你的观察能力这么强,就算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总能记得很多事情吧?”祝福说。

    乔瑜拿出纸笔递给关林森:“他说,你画。”

    李墨一开始描述那颗玛瑙的模样:“红的,椭圆的。”

    还在等着他继续往下说,却没有下了,李墨一清了清嗓子:“我都说了,是远远的看了一眼,能看见颜色就已经不错了。”

    “呸呸呸。”祝福给予了他一个唾弃的眼神。

    她站起身来,准备找别的办法,却看见关林森的眼神有些闪烁,他一定知道些什么,祝福想到的,乔瑜也想到了,她用温柔的令关林森心惊肉跳的声音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属下不敢!”关林森在一惊之下,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哎?属下?”祝福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词,关林森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李墨一,而后者却以一脸“今天的天气好晴朗,蓝蓝的天上飘着朵朵白云”的事不关己模样,将目光投向遥远的窗外。

    好,你见死不救,你不仁,我不义。

    关林森深吸一口气,看着乔瑜,又看着祝福:“我招,我都招!”

    他指着李墨一:“他,当初闯入皇宫,想要刺杀女皇陛下,我身为禁卫统领,怎么能让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然是紧追着他不放啦,没想到,他一头扎进祀星族所在的密林之中,死也不出来,我没办法,只得跟着进去。”

    “然后,我才发现,李墨一这小子根本就是随便想找个地方藏身,只要能藏他的,不管是祀星族也好,叛军大营也好,他都流连忘返,根本不在乎身在何处,身边是谁,叛军大营里好多姑娘都挺喜欢他,有事没事就往他帐子里跑,大祭司想要见女皇陛下的时候,他根本就不在祀星族,帮助两方牵线搭桥的事,完全由我一人包办,那半年,整天就是在路上跑,两头传消息,但凡李墨一在祀星族里老实呆着,也不会让我两头跑了。”

    “结果最后事儿办成了,要建祭星台,举行祭星大典,他倒忽然跑回来了,跟个好人似的。他跑回来不要紧,他可是叛军大营里的红人,朝里多少人盯着,都说他还能好好的呆在祀星族里,代表着祀星族已经背叛,给我惹了多少是非。”

    “有人看见,叛军首领律王,把自己的女儿都嫁给他了!”

    最后一个有力的收尾,成功的让祝福转头看着李墨一,然后又默默的转回来:“那,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什么?竟然没有上当吗?关林森苦恼的眼睛看着天花板。

    李墨一决定落井下石:“不如再说说,你在祀星族那半年,与瑶光的关系是怎样突飞猛进发展的。”

    “你不要胡说八道,根本没有那回事,我那都是工作需要!”

    “哦,是吗,我怎么听说,瑶光连珍宝阁都带你进去了?”

    “因为工作需要!”

    “那你半夜三更抱住瑶光又是怎么回事。”李墨一轻描淡写的问道。

    关林森无力地靠在沙发上:“那是因为有人刺杀她,你不在,我替你救她!”

    听这两个男人互相揭短实在是浪费时间,乔瑜双腿架起,双臂摆在扶手之上,慵懒中带着凛然之气:“关林森,我要听重点。”

    “祭星大典失败之后,七宝转星盘,就是那个大白瓷盘,也随着祭星台的坍塌而被深深埋在砖石深处,我当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的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李墨一不见了,我的手里却多了一颗玛瑙,想来是那个时候从七宝转星盘上飞下来的。”

    那些远古的前情提要祝福一点都不感兴趣,她只迅速的接受到了关键信息:缺失的玛瑙,在关林森手中。

    “快交出来!”本以为很麻烦的事情,没想到铁鞋还没买,就已经得来全不费功夫了。

    “嗯……”关林森面露难色,“不在我这。”

    “你把它卖了?!!你怎么能卖我的东西!”祝福已经不由自主把七宝转星盘视为自己的所有物了。

    感受到她眼睛里射出要杀人的红光,关林森赶紧解释:“不是卖了,当时我赶回宫中,要把祭星失败的事告知女皇陛下,没想到,却正好遇上律王引北燕兵马攻入京师。”关林森的语气忽然变得沉重,他深吸一口气:“我虽以身代之,却最终还是没有守住女皇陛下……大殓之后,我曾去祭过一次坟,便将那颗玛瑙埋在她的坟茔之中了。”

    “坟在哪?”乔瑜淡淡的问道。

    关林森一愣:“你想挖坟?”

    “嗯。”

    若是别人提出这个建议,关林森保准能把他全身的二百零八块骨头一块一块的卸下来,再把二十六颗牙一颗一颗的拔下来。

    可是现在,却是眼前这个女人提出来的,关林森一时不知应如何面对,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据来证明乔瑜就是承澜女皇转世,可是他在心中已经认定。

    转世体想要挖前世自己的坟,做为深爱着前世的自己,应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关林森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却总终也无法出口阻止他,他也知道此举是解决现在问题的最好办法,少了那颗玛瑙,七宝转星盘根本就无法发挥作用,那么在千年之前,恒国以国祚进行的一场豪赌,也显得毫无意义。

    更重要的是,关林森根本不知道怎么拒绝乔瑜,乔瑜说出口的话,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无条件的执行,而绝不会有另外的想法,有一点点的忤逆,都是罪孽深重。

    都过了这么久了,都自由公平民主和谐了,为什么自己一点长进也没有,关林森内心沸反盈天,闪过几千条弹幕嘲讽自己,脸上却还是那位冷静如冰山一般的关医生模样。

    对于乔瑜提出的挖坟提议,他取出地图,细长而有力的手指点在地图上的一处:“这里,就是古恒国的旧址,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找到,因为这里地质条件十分糟糕,小型地震许多次,塌方与泥石流也不少,也许这里就如同黄河边那座东京汴梁城一样,早已被重重掩埋在地下不知道多深的地方了。”

    “而我们,却不能惊动任何人,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在挖坟。”

    华夏的风俗,挖人祖坟是下九流中最不耻做的事情,近年来虽然出了一些小说和电视剧捧红了它,但是要是对谁说:“听说你家祖坟里有宝,我们一起来挖吧。”那绝对是找打的节奏。

    乔瑜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轻松的笑道:“谁说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你知道盗墓是一种姿势,保护性发掘是另一种姿势吗?”

    “既然你也说了那里地质条件特殊,地层极易松动,那么就算是在地下被压了几层,也有可能在一次山体滑坡中露出来。”

    “话是这么说,但是……”

    “前几天,这个地区连降暴雨十六日未停。”乔瑜对于天气预报的掌握也是寻常人所不能及的,她专门做过一档栏目,叫做《观云听雨的气象人》,与气象局、地质局的专家也建立了良好关系,那些人知道她经常需要到处出差,因此也会时不时的提前发送预警通知告诉她尽量避免前往某些事故高发地段。

    “这件事,我去就可以了。”关林森说。

    李墨一说:“那里至今依旧民风剽悍,为了防止你被人抓去做压寨相公,还是我陪你去吧。”

    乔瑜则漫不经心的看着手机上弹出的消息:“我的栏目里怎么能少得了这一段重要发现。”

    祝福想不出来理由,她十分坦荡的表示:“我就是想去看看我前世死的地方。”

    “……”李墨一决定提醒她一下:“可是,你的计划,还没有写好。”

    “今天就能写好!”祝福冲进书房,现在她全身都是动力,做起ppt来,如有神助,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挪动着,根本就不像之前写了三行字都卡的要死要活,双眼无神的望着远方。

    “就这么带她去真的好吗?”关林森有些担忧,祝福的能力觉醒之后,虽然不能运用自如,但是对于古墓古尸什么的,她会产生共情感应,看见春桃的棺材,已经让她难过成那个样子,如果感应到数千年前自己前世临死前的感情,不知道她是否能承受得住。

    李墨一没有说话,低垂下眼皮,耳边传来书房里祝福兴奋地敲击着键盘的声音,她很想去,也许这是祝福与瑶光之前的某种感应,终要见面的人,是无论如何也拦不住的。

    “放心吧,我会保护好她的。”李墨一笑着说,“你别替我操心了,你也有属于你的责任吧?”

    他的目光转向一旁的乔瑜,乔瑜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抬头:“放心,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李墨一戏谑的看着关林森,仿佛用眼神在说:“嘿,你被嫌弃了。”

    关林森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又低下头,乔瑜实在是他无法把控的人,许多年前第一次见到还是储君的她,就只有老老实实俯首听命的份,后来陪伴在她身边,她的每一个主意都险之又险,却十分有用,这让关林森无论如何也无法以“我是为了你好”来规劝她不要玩这么悬。

    千年之前是这样,千年之后还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