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该走的流程还是得走
    从容诗音大伯家里出来之后,容诗音很好奇祝福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呃……”祝福扫视了一圈李墨一、乔瑜、关林森,他们都一脸“你说”的表情,也只好接下这个重任,如果要胡说八道忽悠过去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但是从现在的事情发展走向来看,很有可能将来还需要容诗音协助的时候,到时候如果再说实话,那就很尴尬了,不如现在老老实实一次说清楚。

    “这事,要从你家里那位‘妻不详’开始说起……”祝福掐头去尾,把关林森和李墨一的身份给绕开,毕竟这两个人实在是太过特殊,一般人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接受度,万一她再出去乱说,别招来什么奇怪的科学家,把他俩给拖到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去解剖了。

    祝福只将数千年前的天文学记录,还有今年天文学家的新发现说给容诗音听,又把他们曾经亲历的与此事有关的往事,全部都说成是在民间野史上看到的内容,讲给容诗音听,光是这样,容诗音已经听得目瞪口呆,一张小嘴张成了一个大大的“”型,如果她要是知道了李墨一和关林森的真实身份,指不定得尖叫起来。

    听完故事,容诗音问道:“听起来好刺激,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呢?”

    “除了关于站在高台上祭祀的行为,你还有什么印象吗?”

    容诗音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你还记得,祭祀都用到了什么东西吗?”祝福相信瑶光就算是个天赋神通的人,也绝不可能扛得住慧星那样大体量的天外之物的冲击,一定有什么东西加成了她的神力。

    容诗音闭起眼睛,仔细想了想回答道:“有的,记得桌子上有七样东西。都是亮闪闪的宝石。”

    “七样东西……不会是北斗七星吧。”祝福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看过的《圣斗士星矢》北欧神话篇,难道也要跑到北极去攒七颗奥丁蓝宝石?

    “不是,那些宝石,是各自嵌在某样东西上的,”容诗音很用力的想,可是,真的一点也记不清了,“真是抱歉,在梦里看见这个东西的时候,我还很小很小,都说小孩子眼睛净,还留存着祖先的记忆,现在实在是一点点都想不起来了。”

    可是如果容诗音不提供线索,那么真的是大海捞针无从查起,关林森开口:“我有办法可以让你想得起来。”

    “什么办法?”

    “催眠。”

    他们一起回到乔瑜的家中,这处安静的小区,比哪里都要适合做为催眠的地方。

    容诗音半躺在沙发上,有些紧张:“会痛吗?”

    “不会。”

    “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不会。”

    “如果有人碰我,我会变成白痴吗?”

    “不会。”

    “好吧,那就开始吧。”

    说是这么说,容诗音还是紧张无比,半天也进入不了状态,关林森使出浑身解术,也无法让她绷紧的神经得到放松。

    “容小姐,你要是这么紧张,是没有办法被催眠的。”

    “对不起,但是我真的有点害怕……”

    容诗音的面前忽然多了一本书,是祝福递过来的,封面上大大的写着《高等数学》,容诗音惊讶的问:“你为什么会有这东西?”

    “哦,可能将来要写一个学霸型的男主,所以,这是我买的资料书。”

    容诗音翻了几页,几乎每一个字都认识,连在一起完全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打了几个呵欠之后,她的双手几乎都握不住书,手一松,《高等数学》便落在了地上,在一旁等着的关林森马上过来,对她说:“现在,你觉得很困……很困……你的面前是一条白色的通道……慢慢的走过通道,放松全身,走过通道,你将看见,曾经梦中见过的一切……”

    在关林森温柔的语气中,容诗音闭上双眼,慢慢进入浅度睡眠的状态,关林森轻柔的问道:“你看见了什么?”

    “高高的台子,我走了上去,好高,走了好久,腿都酸了。”

    “现在,你到了台顶了吗?”

    “到了。”

    “你看见了什么?”

    “周围一望无际的森林。”

    “台顶放着什么?”

    “一张桌子。”

    “桌上有什么?”

    “一只白色的大盘子里,按北斗七星的方位,嵌着金珠、银珠、琉璃珠、珊瑚珠、琥珀珠、砗磲珠、玛瑙珠。”

    “以前你见过这只大盘子吗?”

    “见过。”

    “在哪里?”

    “省博物馆。”

    站在一旁的乔瑜马上去书房,联系人询问这只大盘子的下落。

    这边关林森继续问:“你念了什么样的咒语?”

    “星耀天地万华,七宝以祭,汇天地灵气,助众生渡此浩劫……”接着,便是生涩难道的语言,完全不懂到底这是在说什么,好在李墨一早有准备,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将她的话录了下来。

    长长一串念完,容诗音再没有说话,她的眼珠在眼皮下急速转动,似乎在梦境中遇到了什么意外,关林森刚想出声,将她从催眠的状态中叫醒,却发现容诗音紧紧皱着眉头,模样十分心慌,她忽然大喊:“有人来抓你了,快走呀。”

    “有人来抓你了,快走呀。”这句话,是李墨一在祭星台下听见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便是天地变色,慧星与大地擦肩而过,弹向了遥远的宇宙,而祭星台上的天空,瞬间就像被撕开一条口子,李墨一整个人被卷入了扭曲的时空隧道之中,最后被抛进了这个年代。

    关林森的脸色也不大好,虽然他没有听见大祭司曾经喊过这句话,但是,很明显,那是大祭司站在高台之上看见自己之后,对站在祭星台下的李墨一所喊出去的示警之语,也正是因为她分了神,原本聚集在一起的这颗星球本身的星灵之力,瞬间散开,让本应彻底解除的慧星危机变成了千年之后再来一次,更是让部分的星灵之力侵入了他的体内,让他不得不长长久久的从那个时代活到现在。

    关林森原本觉得自己已经活过了千年,见惯了生死,什么都可以放下了,没想到,当回忆到当初这段时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心中一颤,导致没有及时将容诗音唤醒。

    只见容诗音痛苦的不断流着眼泪,接着,又是一声尖叫,便一动也不动了。

    从往事中摆脱的关林森这才一惊,赶紧上前探了探容诗音的脉搏,颈后的那块温软皮肤还在跳动,但是手腕上的脉象十分紊乱,时疾时弱,时弦时滑,容诗音的心脏因为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而导致疯狂的跳动,血压急剧升高,而更糟的是,她还停留在梦境之中,如果不能及时醒来,将会非常危险,很有可能就在梦境中猝死。

    “我得马上送她去医院。”关林森抱起容诗音,跳上车,打了双跳,急速向医院飞驰而去。

    祝福心中内疚万分,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几个,容诗音根本也不会出事,她拉着李墨一:“我们也赶紧去看看吧。”

    此时,从书房里打完电话的乔瑜出来了,正巧看见关林森抱着容诗音跳上那辆保时捷,绝尘而去的过程:“怎么了?”

    祝福简单的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又要马上跟着去医院。

    “等等,”乔瑜拦住了她,“博物馆那边说,今天上午,法兰西国立博物馆希望借出国展出的我国文物里,就包括了这只七孔白瓷立体花盘!现在正在走流程,不出意外的话,下下周这个盘子就将离开华夏。”

    “哎,那可不行呀。不能出去。”祝福叫道。

    乔瑜说:“对,但是你需要跟我去博物馆走一趟,找出这只盘子不能出国的理由。”

    “可是容诗音她……”

    “你去医院能做什么?是去做急救还是做陪护?相信关林森吧,他什么事都可以照顾得妥妥贴贴,李墨一,还有你,你也一起过来。”

    “我?我去做什么?”

    “给我们开车。”

    省博物馆馆长办公室。

    四十多岁的周馆长坐在不大的办公桌后面:“你们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但是这只雕花盘,已经是所有出借展品里,价值相对比较低的了,这次法兰西国立文化艺术博物馆向我们借的时候,没有指定需要出借哪些,我就把这个盘子的名单给列了上去,现在那边已经签字确认这批出借名单,无缘无故的改掉,这不太好吧?”

    “可是这只盘子真的很重要,不能出借。”祝福说。

    周馆长看着她,不解:“年代倒确实是比较久远,但也不是钧窑、汝窑、官窑、定窑、哥窑其中的任何一样,只是一个普通民间造的白釉底盘,如果能说明它的价值已经达到了禁止出国展览的程度,那还是可以的。”

    至今为止,整个华夏出土的文物不下数十万件,但是有资格被列入禁止出国展览的,也只不过区区一百九十五件而已,对于禁止出国展览的瓷器,《文物出国(境)展览管理规定》是这么说的:宋、元有代表性的孤品瓷器。

    “这只盘子上的花纹,是一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国度的图腾,”祝福说,“那个国度不见于史书,只存在于当地口口相传的民间野史,但是,有了这只盘子的出现,也许就可以有了新的发现,就好像那块圆山村石碑一样。”

    “说到那块石碑,的确很奇怪,可惜落款上的年代极为模糊,已经看不清了,字体,倒像是战国往前的。”

    祝福激动的说:“对啊,那个石碑,与这个瓷盘是同一个年代的。”

    “你怎么知道?”周馆长疑惑道,他虽然不是过目不忘,但是他很肯定,那块石碑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过一个字与瓷盘有关系,怎么就能确定这两个物品是同一年代的呢?

    忽然被周馆长反问,祝福一时语塞,她总不能说这事是她亲眼看见的吧,到时候送往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的人还得再加上她一个。

    “因为石碑顶端的装饰花纹,与白瓷盘中心的装饰花纹,是同一种花,而那种花,早已在公元前灭绝,只在中部地区发现过石头上印着的痕迹化石,在山海经中,也有过对应的记载,虽然不能十分肯定石碑与瓷盘是不是同年代,至少,也不会差得太多。”

    说话的是进门就保持沉默的李墨一,他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说起来那石碑,他也就是匆匆的看了一眼,这大白盘子更是他刚刚才第一次见,怎么就能记得这么清楚。

    周馆长还不信,他去了展厅的大白瓷盘前,又掏出了石碑的照片,两相一比对,的确,与李墨一所说的一模一样。

    如果能确定这个盘子的年代是在久远的战国之前,那么,这对华夏文明史,将会是一个突飞猛进的大进步,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瓷器是从东汉时期才开始兴起,而在战国时期则是青铜器,再往前的新石器时代,则是陶器的天下。

    这只白色瓷盘无论是花纹或是上釉,都已经堪比宋后期的瓷器制作能力,因此才会被判断为这只不过是民间烧制的普通白粉瓷而已。

    哪家博物馆不想自家有镇馆之宝,现在这只白瓷盘很可能就要成为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了,周馆长断断不能将它放出去,万一在国外磕着碰着,只怕他要心碎而死。

    现在他打定主意,不把白瓷盘给出去了,但是文物名单已经经双方领导签字确认过,无故再改,似乎有点说不过去,特别是在还在办法兰西文化交流周的时候,周馆长在发愁,乔瑜很大方的说:“那边不就是想要一个古代的瓷器么,我家老爷子的那只花瓶借你们摆两天。”

    乔瑜说的轻松随意,周馆长可知道那是乔家祖传之物,正宗宋代越窑八棱秘色瓷净水瓶,历经这么多年的沧桑,竟然一点损坏都没有,品相上佳,堪称无价之宝,用金钱都已经无法衡量它的价值。

    周馆长倒吸一口凉气:“老爷子同意?”

    “我同意就行了。”微笑着的乔瑜,语气中却是百分之百的笃定与傲然,谁不知道乔瑜是乔家未来的继承人呢。

    既然有更好的东西换,想来法兰西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当下周馆长就高高兴兴的重瓣起草了一份变更名单,开始重新申请的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