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二百零八章 猜测
    对于《华夏奇案》的每一个案子,祝福都如数家珍一般,当初这个剧本设计的十分精巧,每一集都是一个独立的故事,在背后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现在的美剧风格颇有相似之处,而那个时候,华夏的电视剧并没有这种概念,所有的故事都是一整集套下来的,有些属于过渡情节,看起来就不那么精彩。

    祝福说起《华夏奇案》中的胭脂案,眼睛都在发光:“那个案子应该是从《聊斋志异》中得来的灵感吧?不过比起那几百字的文言文,那个故事又延伸出了许多来,不仅仅是在说案子,更是展开了一幅极大的宋代市井人物生活的长卷,里面用的东西,甚至连货币都是经过考究的,不然现在很多片子,动不动就说‘这是五十两银子’,也不管宋代的商家到底用不用银子。”

    “没想到,祝小姐对这个也有研究。”纪先生笑了,发自内心的。

    他当初为了写这部故事,认认真真潜心研究了许多史料,力图做出一个无人可以指出历史错漏的精品故事。

    原本也想继续在电视剧电视上继续发展,但是他实在受不了现在的编剧不懂装懂,也不想去弄懂,打开电视剧,在明代之前出现辣椒和玉米已经算好的了,那些露胳膊露腿的奇装异服,还有说话用语完全是世纪网瘾少年的台词,简直是挑战他的极限。

    有人对他说,现在的年轻人,根本就不关心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只要爱得足够死去活来,就能吸引观众,至于霍去病是不是装死跟匈奴女人跑了,黄帝是不是出卖了自己的女儿,把女儿女婿一锅端,并没有人在意。

    因此,他愤而转行纪录片,至少,可以在这方净土上,追求他最看重的真实。

    现在他的心头旧爱被祝福这样的年轻人提起,心情简直是不能再好,他了解到祝福还是个写小说的之后,赞许道:“现在写网络小说的多半追求的都是猎奇的内容,以提高点击率和订阅,像你这样的人,不多了。”

    祝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是啊,所以我的小说也没什么人看呀。”

    纪先生笑着摇摇头:“我看过《一世风华》的原小说,是叫《追爱冷情杀手》的那本对吧,虽然那个题目我实在是接受不了,但是,小说的内容我仔细看了,很喜欢,你有没有兴趣,给纪录片写剧本?”

    “呃……纪录片还有剧本?”祝福对此一无所知,只以为纪录片只要按着历史事实的发展顺序去拍就好了嘛。

    纪先生向祝福解释了一下纪录片剧本的意思:

    纪录片不是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突发的情况这么多,我怎么能预料得到。后来老师解释,这个剧本不像电影剧本,以镜头为单位,而是以场为单位,拍之前要想好我要去拍些什么场景,比如家,公司,活动现场等等,然后估摸一下每个场景剪出来呈现在银幕上会有多少分钟,这样会有一个基本的内容在脑中,就不会到时候拍起来忘了。

    “绝对真实的纪录片,大多数人是看不下去的,比如红丸帝国早期有一部纪录片,记录日本成田机场修之前征用农民土地,农民集体反抗,我只看了十五分钟就已经睡过去了。那就是绝对真实的纪录片。但现在好多好看的纪录片,都是选择的真实,他从真实的生活里挑出观众觉得好看的地方,其实在他的剪辑和选择之下,真实不再真实,我们看见的只是他眼里的真实。”

    “纪录片不可能做到纯客观,纪录片不可避免地带有导演的主观意识。但是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必须保证生活的原汁原味。以此为前提,导演才能用自己的视点寻找相关的素材。导演的主观视点表现在架机器的位置,取景的角度,焦距的选择,摄影机的运动,再加上录音、剪辑。最后表现出的其实不只是生活本身,更重要的是它通过视听语言体现出导演对生活的态度。就像《意志的胜利》,实质上是一部反法西斯电影。然而对于观众来说,则可以赞成,可以反对,也可以不表态。”

    听他说了这么多,祝福大概领悟到了,纪录片的剧本,与电视剧电影的剧本,还是有很大差异的,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更像工作台本。

    祝福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剧本,甚至电视剧的剧本都没有写过,纪录片在她心中是一个非常高大上的东西,她有些担心,生怕自己做不到,会让纪先生失望。

    但是,她也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以纪先生的名声,如果她写的剧本能顺利完成拍摄,到时候在编剧上面挂上她的名字,那么,将来兴许她就可以正式转行,以文字为生了。

    想到这里,祝福说:“非常感谢您的信任,不过,我从来没有写过剧本,还得要前辈带一带。”

    “没问题,以祝小姐这样的聪明和勤奋,相信很快就可以上手了。”

    “我把我的老同学都卖给你了,这部片子的播放权,就给我吧。”乔瑜不失时机的再次提出播放权的事情,其实纪先生原本就不想拒绝,以他现在的实力,上中央台,还有点困难,因为央视有自己的纪录片中心,很少会从民间购入,而美国国家地理之类的国外电视台,更是要求非常之高,加之文化差异,华夏人拍的纪录片很难打入国际市场。

    能在省电视台播出,已经是他现在的最佳选择之一,之前也只不过是拿个姿态,想让乔瑜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廉价而已。

    “看在祝小姐的面子上,那就这么定了,明天就可以签约,这部片子紧跟政策,希望可以在黄金时间播出。”

    纪先生说得很快,显然是早就已经想好了的。

    乔瑜岂会不懂,只不过是顺势给他一个面子,以便将来更好的合作而已。

    “没问题。”

    这场晚宴,对于祝福和李墨一都如同打仗一样,回到屋里,一向如钢筋铁打一般的李墨一都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直到此时,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无论结局如何,他已经尽力而为了。

    “我觉得你很有希望。”祝福说。

    “有希望什么?”

    祝福从网上翻出一条视频新闻给李墨一看,是几个星期以前的,主要是弗朗索瓦的个人访谈,有一个采访镜头,是他家的书房,只是一个很短的镜头,一扫而过,李墨一从镜头里看见弗朗索瓦的个人爱好,但是却还不知道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很喜欢军械模型,这个从谈话中也可以猜出来,我要做个模型送给他吗?”

    祝福将视频倒回去,指着书桌上的合着的一本精装书,法文的书名,李墨一看了一眼:“你就欺负我这个文盲吧,我不识字。这不会是远东战争之类的书吧。”

    对他强大的直觉,祝福很开心:“虽不中,亦不远矣,说的是自古以来,世界军事力量最强的集团之间是如何和平共处的。”

    “你什么时候学法语的?”

    “没什么,随便的用搜索引擎查了一下。”祝福故意叹了一口气,“我可比不上你呀,博闻强记,观察力惊人,只好善于搜索了。”

    李墨一捏捏她的鼻子:“说这话,我只好理解为你这是在嘲笑我。”

    “哎呀,被你发现了。”祝福伸手企图捏住李墨一的脸,转念一想,万一掐出个痕迹来,会影响他的演艺生涯,于是手往下摸,掐住了他的腰。

    华夏的秦代,正是在遥远的欧洲,亚历山大大帝崛起的时代,由于青藏高原的天然阻隔,西边过不来,东边也过不去,这才形成了一个稳定的局面,如果也是个一马平川的地形,还不知当今是何天下。

    东西方的军事力量一直都处于势力平衡的状态,直到近代工业革命,人类可以突破自然壁垒之后,全球旅行成为可能,势力的平衡才被打破,远东于百年前,陷入了长达数十年的战争,给各个国家的人民和百姓带来了滔天兵燹之祸。

    弗朗索瓦在读这本书,也许就是在暗示,他想要拍摄两大不同阵营相碰触的故事?如果需要出现东方阵营,那则必须有华夏,既然要有华夏,那就必须要有华夏的人。

    “我们打赌,一个月之内,弗朗索瓦会来找你。”祝福将视频关掉。

    李墨一则不这么认为:“如果他想要打开在华夏国的局面,首选的当然是自带话题度的一线明星,有足够的话题量,未热先红,粉丝会自主转发偶像的信息,连黑粉也会转发,两对如果对掐起来,那话题会炒得更热,可以省下一大笔的宣发费用,选我则没有这些优势,连黑我的人都没有,要是在海报上出现我的名字,那简直是浪费纸张。”

    “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祝福嘟着嘴,那是她深爱的男人,在她眼里,李墨一就是一百分,“我可以嘲笑你,别人包括你自己都不准这么说!”

    “是是是,我的霸道总裁。”李墨一偷亲一口。

    祝福瞪着他,李墨一十分无辜:“你的嘴都撅起来了,不亲,岂不是要被天打雷劈。”

    “这又是什么歪理邪说!!”

    李墨一故作玄虚状:“天予不取,反遭其咎。这句话,有听说过吧?”

    “我又不是天!”

    “你就是我的天!”

    祝福心中先是一喜,然后转念一想:“不对啊,你是不是错拿女主角的剧本了。”

    “没拿错,开国主席他老人家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

    “呸呸呸,什么妇女,我是美少女!”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李墨一将祝福怀抱在身前,亲了亲她的额头:“那,就打个赌好了,赌什么?”

    “你输了的话,你就陪我去欧洲旅游。”

    “我现在就可以陪你去啊。”

    “赢来的才比较好玩。”

    “好吧。”李墨一又问道:“那你输了呢?”

    “就离你远远的,这辈子都不理你。”

    李墨一的笑脸转为无奈:“我怎么觉得,这才是我输了的惩罚。”

    “哼,所以呀,你加油,一定要输哟。”祝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跑回楼上洗澡去了。

    关林森从房间里踱出来,正巧看见李墨一仰着头,目光追随着祝福,一直到她跑进房间:“看你这花痴的样,以前从没见你这样过。”

    “人都是会变的,以前,我也不知道你会是一个搞笑担当。”

    “谁是搞笑担当!”

    “谁应声就是谁。”

    “信不信我揍你。”

    “信!信不信你会被我反杀?”

    “……信……”

    “你们两个!去洗手!”乔瑜从书房里出来,脸色不佳,关林森一溜烟的跑去洗手,不明所以的李墨一紧紧跟上。

    洗完了,乔瑜站在他俩面前:“伸手。”

    两人老老实实伸手。

    “手背。”

    两人又将手翻过来。

    乔瑜点点头:“你,去冰箱拿蛋糕。你,去开电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看乔瑜的样子,似乎还是照着做比较好。

    电视打开,跳出的是一群羊,还有一只狼,在青青草地上又跑又跳,李墨一想换台,乔瑜说:“以你们两个人的年龄,就适合看这个,别换了。”

    两人这才领悟,乔瑜这是在嘲笑他们刚才的对话。

    “你们俩乖乖的,别吵架,别打架,看完动画片就去睡觉。”乔瑜说着又回到书房干活去了,关门之前还丢下一句话:“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关林森与李墨一两人面面相觑。

    祝福从楼上下来,发现这两个英俊潇洒的男人,姿态各异的坐在地毯上,脸上都糊着不少奶油,连身上也有,电视上传来了那只永远也抓不到羊的狼的哀嚎。

    “你们在干什么?”祝福问道。

    “房东太太说了,我们要做长不大的孩子。”关林森还做了个鬼脸。

    祝福倒抽一口凉气:“乔瑜,你家关林森疯啦,快把他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