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二百零六章 套路
    虽然十分想直接亲自上手怼个痛快,但是祝福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授人以柄,对李墨一毫无益处,何况,也只不过是一个羡慕妒忌恨的俗人而已,没有必要跟她们一般见识,反倒拉低了自己的档次。

    想到这里,祝福向一旁走了几步,刻意忽略那些无聊的声音,她看着李墨一高谈阔论意气风发的模样,忍不住脑补他在许多许多年前的琼林宴上,是不是在皇帝与全国选出的士林才子面前,也是这般模样。

    她向着李墨一的方向走去,想要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关于战争和人性的部分已经聊完,弗朗索瓦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随口问道:“那么,不知李先生已经有了哪些作品?”

    “刚刚拍完了《一世风华》,不过还没有上线,说的是中国古代的故事。”李墨一轻描淡写带过,语焉不详,没有大肆吹嘘自己的意图,更激起了弗朗索瓦的兴趣。

    弗朗索瓦导演的片子素来以铁血硬汉为主,他认为黄种人的身形看起来就纤瘦孱弱,不适合他的片子,更没想过会从华夏挑选角色,但是李墨一的出现,令他感到眼前一亮,事实上,他的大块头铁血硬汉风格,虽然票房在同期中还可以,但是已经比他过去的成绩上降了不少。

    虽然弗朗索瓦个人的品味没有改变,但他毕竟是个商人,以商业片出名的人,,没有什么特别的个人坚持,也需要根据市场的变化而变化,否则当票房下滑到一定的地步,就不得不为新人让路。

    近期,他也在摸索着新的方向,通过市场调查显示,票房的主要支撑是女性观众,其中东亚区由于观众正版意识的加强,以及出于追求特效的目的,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走进电影院而不是通过网上下载枪版来看片。

    其中华夏这里对于商业片的接受度非常高,对于一些特定的题材与类型,甚至可以占全球票房的以上。

    弗朗索瓦脑中过了一下近期手里收到的一些剧本,从中挑出了一个现代反恐的故事,这个题材无论在哪个国家,都会比较受欢迎。

    虽然刚才他对文化部参赞说过会去主动联系一线艺人的经纪公司,而事实上,他根本无意选择太知名的华夏演员,知名的演员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人设和演戏的路子,在拍摄的时候,总会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让剧本发生偏离。

    他现在希望能找一个经验不是那么丰富的新人培养,眼前这个年轻人,也许可以做为一个配角出演,他想要看看这个年轻人的作品,却又在犹豫要怎么说,因为他知道,周围有许多娱乐记者,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人当做别有深意,然后无限扩大。

    在事情还没有敲定之前,弗朗索瓦并不希望闹得满城风雨。

    正巧此时祝福已经走到他们的面前,弗朗索瓦的眼神陡然充满戒备,以为祝福是来找自己的。

    没想到祝福只是向他点头微笑,便看着李墨一:“你好,我是写小说的,刚好看见了你为法兰西文化周拍摄的宣传短片,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故事性特别强,最近我正准备新的故事,想问问我是否可以借用这个故事的设定呢?”

    “啊,这个,您需要与这个短片的版权方嘉品集团联系了。”李墨一顺势跟着往下演。

    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被人无视,弗朗索瓦有点不太适应,祝福坐稳了花痴的人设之后,便功成身退,不留身与名:“希望将来有机会可以请李先生演出我笔下的人物。”

    祝福走开之后,弗朗索瓦问道:“她刚才说的宣传短片是什么?我怎么没有见过?”

    “哦,刚才那位小姐可能弄错了,那不是官方的宣传片,只是嘉品集团借法兰西文化周推出的集团宣传片,是企业的商业宣传。”

    “可以看看吗?”

    李墨一显得有些犹豫:“这个短片才会在电视台播出,我不知道是否可以提前给您”

    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老实了,弗朗索瓦心里想,如果是别人,听见有这样的机会,那还不赶紧扑上来,恨不得把有自己的镜头一股脑儿的都捧过来,最好马上拍板敲定他她,做下一部的主演。

    也许这个年轻人不认识自己?

    弗朗索瓦试探着问:“你看过《钢铁之兵》吗?”

    “看过,弗朗索瓦导演的。”

    听这口气,他好像真的不认识自己?难怪说话的口气那么随意。

    “你觉得这片子怎么样?”弗朗索瓦好像不经意的问起李墨一对自己最得意之作的看法。

    表示出各种看不上无异于自寻死路,一个劲的夸奖夸奖再夸奖,也毫无意义,像他这样的导演,不知道听了多少或真或假的溢美之词。

    所以,李墨一决定以他的感想来说。

    “《钢铁之兵》这部电影选择的背景很不错,选择的是一个主战国承认自己是非正义战争之后,对于那些士兵的心理创伤的修复和影响,以及他们自己重新站起来,面对人生的过程。”

    “对于一个商业片来说,场面够大,战争场面够残酷,会令很多追求刺激的观众感到十分过瘾。”

    对于这些话,弗朗索瓦当然是听习惯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甚至有些失望,他听过实在太多的话了。

    “不过……”李墨一话锋一转,“相对于主角来说,我觉得反派更有意思。”

    弗朗索瓦来了兴致:“怎么说?”

    “在战争将要结束的时候,反派对主角描述了一个庞大的穷兵黩武的国家,军费开支巨大,为了支撑战争机器的不断运转,这个国家不断开征各种名目的税收,同时也以战养战,大发战争财,除了以国家公信力担保的机构之外,,其他拥有足够大的平台的势力,也都在发放各种债券,似乎战争可以给国民带来相当大的好处。”

    “这个反派还对主角讲述,如果这样的战争机器停止运转之后,会发生怎样的经济崩溃。主角当然是以非常正面的角度去描述一个停战后的美好世界,企图说服反派放弃与主角国之间的战争。”

    说到这里,李墨一嘴角微微一勾,仿佛整个人都沉浸在那部电影的情境中:

    “只是主角万万没有想到,反派所说的国家,不是反派国,而是主角国自己啊。不得不说,那个主角选得相当好,前面说服反派时的仿佛正义伙伴一样的高大形象,在他听说,反派所说的可怕的国家竟然就是自己的祖国时,整个人都呆住了,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但是,战争这么多年,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十分清楚,只是一次不能接受罢了。”

    “主角与反派bss之间的互动非常生动,反派也是有着自己想要实现的理想的,不然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完全可以不做那些事情,也可以跻身于一流的权贵阶层。”

    “这部电影最强的地方,就在于,所有的角色都不是非黑即白,主角也有为了达到目的而使用手段,反派国的政客、主角国的政客,都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在他们各自的立场,每个人都是对的,但是站在人性与全局来看,才能分出正义与邪恶。”

    李墨一一口气说完,他看着弗朗索瓦,也抛出了一个问题:“我有一个问题,也想请问您:是否应该牺牲小部分人的利益去救大部分人。如果死一千人,可以结束战争,如果这一千人不死,战争会继续,也许会再死不知道几百万或几千万人。那么,到底应该怎样对待这一千人?”

    这的确是个难题,一直以来,讨论起这个问题,两方人永远都各执已见,谁都无法说服谁。

    眼前的年轻人竟然会在这种场合向自己提出这样尖锐,容易引起争论的问题,看来,他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是谁?

    弗朗索瓦微微一笑:“哦,年轻的朋友,你这个问题,与你们华夏国女孩子喜欢问男朋友的话有些相似。”

    “什么话?”

    “如果我和你妈妈一起掉进水里了,你会救谁?嗯,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他话音刚落,李墨一不由笑起来。

    弗朗索瓦看了看时间,司机已经在外面等了他半个小时了,他微笑着说:“年轻人,兴许以后,我们有机会合作。”

    李墨一故意问道:“合作?请问您是?”

    弗朗索瓦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李墨一,李墨一双手接过,看着名片上那花体字的法文pasalbsp;fllbsp;frasbsp;,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起,请问……您是弗朗科斯先生?”

    李墨一故意用英文的念法读fras,他不懂法文,按英文念,是大多数人下意识的行为,如果一开始就念对了,万一待会儿这位大导演问起他懂不懂法文,那岂不是得露馅。

    弗朗索瓦微笑着说:“这个在法文里读弗朗索瓦,我的名字,帕斯卡尔·菲永·弗朗索瓦。”

    到这时,他自己表明了身份,就可以给予一个正常的回应了,李墨一露出惊讶的表情:“原来您就是弗朗索瓦先生?哦天,我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对不起,我实在太失礼了,一时口不择言,还请您见谅。”

    “你说的很有见地,年轻人,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李墨一。”

    弗朗索瓦向他友好地伸出手:“非常感谢你,让我度了一个有趣的夜晚。”

    “哪里哪里,能与您交流思想,我也深感荣幸。”李墨一露出毕恭毕敬的表情。

    与弗朗索瓦告别之后,李墨一在会场里找寻祝福的身影,一时没见,先看见了乔瑜,他过去打了个招呼,乔瑜正在与另一位大牌制作人聊天,见李墨一过去,那位制作人故作惊讶的表情:“没想到,弗朗索瓦先生能与你聊这么久,我们几乎以为他在场晚宴上,不打算与任何人说话了。”

    “我也是无心的,之前并没有认出他,说话放肆了些,希望他不要讨厌我才好。”李墨一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怕被讨厌的模样。

    制作人递了杯酒给他:“放肆才好,他最喜欢铁血硬汉风,最讨厌唯唯诺诺的人。说不定,他下一场电影的主角,就是你了。”

    “哈哈哈,纪先生不要开玩笑了,他那样的大导演,哪里能找我做主角,能把我当广告给植入一下,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了。”李墨一轻轻啜了一口杯中的红酒。

    那位制作人挑了挑眉毛:“你怎么知道我姓纪?”

    “乔总监曾对我提起过你。”

    此时祝福站在乔瑜身旁,静静的看着李墨一装傻,为了不泄露他背了所有嘉宾名单的一号机密,李墨一拉了乔瑜当大旗,没想到这位纪先生没打算就这么算了:

    “是吗,没想到乔总监还会对旁人提起我,不知乔总监是怎么说的呀?”

    “乔总监说您的《华夏奇案》系列片做的很有想法,那么多年前,就能想到用演绎的方式,将古代一些悬案结合当时的社会与政治背景,编成一个个小故事,时长不长,恰好适合当下碎片化观看体验,只可惜,出的太早,那时候,大家都抱着电视机,习惯了一集四十五分钟以上的长度,如果放在现在播,肯定可以一炮而红。”

    现在大多数人都知道纪先生是制作人,很少有人记得他是编剧出身,他笑道:“没想到,现在还有人记得《华夏奇案》,当时为了磨剧本,我熬了几个晚上,当看见收视率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抖。”

    “做一件事太早与太迟,都不好,只有刚刚合适,才是最好的。”李墨一看着他,“我觉得乔总监就很有顺应潮流的思维,做的几部专题,都刚刚好符合那段时间的风潮,收视率也是风头无两。”

    乔瑜扫了李墨一一眼,眼神里充满了赞赏,乔瑜现在正好与这位纪先生谈合作,只不过由于他现在出了几部不错的片子,播放权价高也难求,她此次就是想要说服纪先生将播放权优先考虑他。

    纪先生又继续说:“那,华夏奇案里,你最喜欢哪个故事呢?”

    李墨一心中一惊,他只在网上看过关于华夏奇案的评价,哪里有空去真的一集一集看。

    恰好他手中还端着酒杯,便转身将酒杯放下,大脑迅速转动,想着如何组织语言把这件事绕过去。

    他转身的时候,眼神刚巧与祝福相碰,祝福的手偷偷伸进包里,按下了手机拨号键,李墨一身上的手机发出一阵一阵嗡嗡的振动。

    李墨一看了看手机:“对不起,我先接个电话。”

    纪先生点点头,李墨一拿着手机到一旁的休息室临时抱佛脚去了。

    “没想到乔总监年纪轻轻,竟然也看过《华夏奇案》?”纪先生转向乔瑜。

    乔瑜想都没想,揽着祝福的肩膀:“那是因为祝小姐的大力推荐呀。”

    “好片子,当然要推荐了。”祝福十分自信,为了写好小说的推理部分,她读过许多她能找到的探案故事,《华夏奇案》还是她从阿加莎粉丝论坛上,偶尔看见别人提及,才去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