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二百零五章 导演
    虽然不是第一次踏入这种场合,不过这次的规格,明显比祝福过去参加过的那些都要高不少,在场有不少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祝福看着他们每个人都长的一样,反倒要李墨一一路向她介绍这个人是谁,那个人是谁。

    “你真的全记下来了?”祝福觉得兴许这是侥幸,遇上的全认识,不认识的都没出现。

    李墨一压低了声音:“不想想我以前是干什么的,要是人都认不全,那岂不是要干赔本买卖。”

    “你为什么可以把这种作奸犯科的事说得这么轻松?”

    “因为那是万恶的封建社会。”

    “杀过好人吗?”

    “好人怎么会卖出高价,我可是很贵的。”李墨一压低声音,“无非是朝堂倾轧,狗咬狗,一嘴毛,谁都不是好东西。”

    李墨一的过往对于祝福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传说故事而已,隔了几千年,在三观方面,她接受度挺高,反正……就算李墨一不动手,他们也活不到现在。

    “那边站的那位,就是法兰西大使馆的一秘,旁边的是二秘,还有一个文化部参赞,右边那位是法兰西知名影评人,在金棕榈电影节上让多少影星又爱又恨。你说,我要不要过去凑热闹?”

    祝福摇摇头:“现在他身边围着的莺莺燕燕那么多,你挤过去算什么,平白无故拉低了身份。等一等,有机会再说。”

    她转头望向李墨一:“听说你当年冒充探花,混入琼林宴,还当场赋诗一首,让皇帝并文武百官都称赞不已?”

    “是啊。”李墨一不知她为什么忽然想起这件事来了。

    “那一会儿,我就看你表演了,别闹出什么泼酒,摔倒之类的老套玛丽苏剧情,我可丢不起这人。”

    李墨一从身旁的侍者托着的盘中取过两杯红酒:“那当然,如果要真把这些人的衣服给泼了,他们肯定马上回去换衣服,哪还有机会深聊。”

    “别光会说,不会做。”祝福扬了扬眉毛。

    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多,娱乐圈,其实与平常的圈子差距并不大,大家也都喜欢各自找自己的熟人说话,陌生人想要插进去,确实不容易,很容易弄巧成拙,惹来别人的不快。

    在场那些身份显贵的人数有限,多的是各显神通不知从哪里混来邀请函的路人,想要引起他们的注意,以期晋身之道。

    竞争很激烈啊。

    李墨一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对祝福说:“看我的。”便大步上前,祝福看着他的模样,忽然有一种送丈夫出征的感觉,走向那衣香鬓影的脂粉堆名利场里,掀出一番浪花。

    他的目标是一位法兰西导演弗朗索瓦,他的商业片,一直都走的是大制作大场面的风格,在杀伐铁血之中,又会加入对人性的思考、对战争的反思,比起那些基本没有情节,只求爆炸追车的爆米花,又多了一层深度,就算是在好莱坞那一系列的动作大片里,也毫不逊色。

    这位导演以前从来没有到过华夏,现在他的出现,不由得让人觉得这是一种信号,他也想要在观众市场庞大的华夏市场分一杯羹,现在许多国外大导演都会选择华夏的演员,或是加入华夏的元素,以期获得华夏观众的好感和亲睐。

    只不过,这位弗朗索瓦导演以前从来没有与华夏这边有过任何接触,有人说他一直对华夏这边有歧视,认为这里的演员都急功近利,不择手段的急于出头,根本就不想好好磨练自己的演技,就凭着父母给的脸,或是整容大夫给的脸。

    他曾经说过,演员就应该演什么像什么,而不是像什么演什么,如果一个人总是在演自己,那么,就算是演自己,剧本也总有与他自己不相符的地方,他不能容忍剧本为演员让步,更不能容忍主演的档期不足,动不动请假,到时候全靠后期做后期抠图。

    “如果我是游戏公司,那么,会很高兴用这些人的脸做为我的人物模型,但是,如果是做为我的演员,这是对艺术的亵渎。”

    此次他会出现在法兰西文化交流周的晚宴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好友,法兰西文化部参赞的邀请,毕竟这样的场合,如果少了票房保证级的商业片导演坐镇,那么整个文化周的含金量都会感觉低了许多。

    何况弗朗索瓦年轻时在华夏留学数年,讲得一口流利的华夏语,听说读写毫无压力,他本人站在这里,就好像是华夏与法兰西友好接触的活范例,大使一定要请到他到场。

    被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包围着的弗朗索瓦站在一旁,虽然也有些人想要上前套近乎,但是却根本不知从何下手。

    对话总是这样:

    “晚上好,弗朗索瓦先生。”

    “您好。”

    “最近您是否有新片计划?”

    “没有。”

    “哦,那真是太遗憾,很期待能在影院里看见您的作品呢。”

    “谢谢。”

    “那么您对近期上映的新片有什么观点吗?”

    “没有。”

    这简直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站在一旁的文化部参赞看着陆续几个人过来都铩羽而归,他笑道:“哦,弗朗索瓦,今天晚上,兴许有人可以让你说超过两个字的话。”

    “徒劳。”

    文化部参赞忍不住笑出声,说:“我们这么熟悉,是否可以对我多说两个字呢?”

    “好的。”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一旁的大使馆一秘和二秘也忍不住笑出声。

    弗朗索瓦脸上带着笑,转脸看向场中的时候,却眼神冰冷的,那些满场纷飞的人们令他感到厌烦,他嘴角的那抹笑,也不知是讥笑还是冷笑。

    他抬起手腕,时针指到八点整,距离晚宴开场,刚刚过了半个小时,弗朗索瓦已经感到意兴阑珊,眼前这些人看起来都目的性过于明确,实在可憎的很。

    “哦,八点整,我该回去了。”弗朗索瓦对文化部参赞说。

    当然知道老朋友在想什么,文化部参赞笑道:“哦,我亲爱的老朋友,这里是华夏,不是法兰西,玛丽不会怪罪你回去太晚的。”

    “可是我已经吃饱喝足了,记者们也已经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照片,这已经足够了。”

    “你就不想与这里的女士们先生们多聊聊关于你的新片构想吗?”

    “哦不了,也许,我会主动联系一些华夏一线艺人的经纪公司,但是在这里,哦不,这里我只看到了**裸的**,不是对艺术,而是对金钱对地位的渴望。”

    文化部参赞见他如此的坚决,也不好强留,弗朗索瓦走向大门时,当穿过人群,快要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一旁有人在高谈阔论,说的正是他颇有兴趣的战争内容,不由停下脚步:

    “其实最初,红丸帝国提出的口号是‘大东亚共荣圈’,为什么华夏人这么激烈的反抗,自古以来,华夏自己也是坚持着大一统王朝才是正义的,那么,集整个东亚之力,共同发展,共同进步,有什么不好呢?”

    这个问题很尖锐,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就时常听见这样的论调,弗朗索瓦循声望去,发现是一个年轻男子,在与另一位女士聊天,那位女士他认识,是省电视台的乔瑜。

    方才的问题,就是乔瑜提出的。

    同样是华夏人,提出这个问题,还真是需要一些勇气的,弗朗索瓦很想听听这位男士怎么说,那个年轻的男子正是李墨一,他与乔瑜商量好了要做一出戏,在这里等着对战争史和反战很有兴趣的弗朗索瓦自己上勾。

    只听李墨一回答道:“如果红丸帝国真的只是想要建立大东亚共荣圈,那就不会一再的想要侵占华夏的土地,而是坦坦荡荡,通过正当的手段与华夏一起开发建设,他们只是想要华夏的资源和土地,并不想要合作共赢。”

    “其实现在有很多人有这样的思想:管他皇帝是谁坐,反正我都是平头老百姓。但实际上,真正轮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就不是这么想了。每个民族都有着自己的历史传承,因而带来的民族性,华夏以前也并非没有被异族统治过,但是,只有与华夏融合的那些民族,才能长治久安。”

    “可是,如果当时不反击,只是做一个顺民的话,那不就不会有人流血,也不会有人死了。每次战争的开始,都是两方谁都不服输,直到国力打尽,才会有一方认输。如果实力不强的那一方早早认输,不就好了。”

    李墨一笑笑:“如果早早认输,能得个好结局,我相信,就不会有那反抗的星星之火,更不会有燎原之势,红丸帝国一开始就没打算与华夏百姓好好相处,如果不是被逼到一定的程度,追求稳定的华夏百姓,是不会想着以命相拼的。”

    乔瑜点点头,她的余光扫到弗朗索瓦往这边走过来,于是,她停下与李墨一的对话,从一旁取了一杯香槟,慢慢的啜饮,下面就看李墨一自己的表演了。

    一开始,弗朗索瓦以为他只是想要借故与乔瑜接近,没想到后面说的越来越深入,如果是为了引起女人注意的手段,那么,他实在是太失败了。

    “您好,乔小姐。”弗朗索瓦向乔瑜问好。

    乔瑜微笑着向他致意,弗朗索瓦笑着说:“刚才我无意间听见两位关于战争的讨论,没想到,乔小姐这样的佳人,对铁与血的事情,也这么有兴趣。”

    “因为我在准备一部纪录片,涉及到二战时期太平洋地区的战局,这个纪录片打算做成有真人演出的那种形式,这位李墨一先生,在之前曾经拍过一些电视剧,形象很符合当时有为青年的代表,因此,我正在询问李墨一先生对于战争的理解。”

    弗朗索瓦看着李墨一:“与女士争辩可不是绅士所为。”

    “哦不,弗朗索瓦先生,我并无意与乔总监争辩,只不过,现在有很多人的思想很危险,如果不能正确看待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对于曾经在战场上牺牲,而换来今天安稳局面的战士们来说,是十分不公平的。”李墨一不卑不亢,完全没有想要刻意讨好弗朗索瓦的意思。

    反倒引起了弗朗索瓦的兴趣,他说:“如同乔小姐所说,如果一开始红丸帝国入侵的时候,华夏就放弃抵抗,虽然现在的华夏可能已经成为了红丸帝国一部分,但是,那个时候,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伤亡。”

    李墨一摇头:“不一样,如果那时候就放弃了抵抗,所有华夏族人都会被赶尽杀绝!如同之前,所有航空公司面对劫机犯的态度都是不要抵抗,让劫机犯达到他们的目的就好,但是之后,就算是最爱惜生命的美利坚,也不得不对自己的政策进调整。”

    李墨一那双黑色的瞳眸闪着光芒:“华夏有句话,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是当时四万万的华夏同胞?”

    “华夏从来都是一个热爱和平的民族,不主动挑起战争,但也不惧怕战争。”

    很少有见到在自己面前说话还这么硬的艺人,弗朗索瓦又与他聊起了对于战争与人性的看法,李墨一对答如流,无论是古代战争,或是中世纪的宗教战争,或是一战二战,他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其主旨思想便是由卢梭最后完成系统理论的“天赋人权”思想。

    李墨一在背资料的时候,记得这位导演,是卢梭的狂热爱好者。

    果然,弗朗索瓦在听见李墨一引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中的观点时,眼神都不一样了,他已经对眼前这位年轻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两人就现在电影与电视剧中体现的思潮进行了热切的讨论,祝福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与弗朗索瓦如同老朋友一般的谈天说地,她也听见旁边有人窃窃私语:“那个男人是谁啊,怎么弗朗索瓦跟他聊得这么开心?”

    “嗨,就一个三流演员,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引起老头子注意的。”

    祝福转头看了一眼,祝福只觉得两人莫名的眼熟,于是凑过去,用她熟练的套话技巧,问出两人的身份。

    一听见名字,祝福就在心中冷笑一声:“我当是什么角色呢,搞了半天就是拍摄现场背不出台词,只会说一二三四五六七的那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