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二百零一章 拍摄短片
    就在q咖啡馆里,祝福大概了解了一下她现在的情况。

    法国少女的名字叫艾米丽,是法国来s市的交换学生,由于出众的相貌,刚过来半年,已经不堪其扰,学校里的男生各种想办法偶遇,也有每天来送吃的、在宿舍楼下用蜡烛摆心形大声喊我爱你。

    如果是自己也正好喜欢,那么做这些都是浪漫而有趣的,但是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整天死缠烂打追着,还恨不得昭告全天下:“我爱你。”简直是受罪。

    祝福拼命点头:“对啊对啊,简直烦死了,他觉得他自个儿感动天感动地,其实就是在感动他自己,还觉得自己特别有情调,特别浪漫。”

    “没错,就是这样,”艾米丽如同找到了知音,恨不得与祝福两手相握,“他们还会特别奇怪的说,你不喜欢我,不就是因为我没有钱吗,不就是因为我长得不够帅吗?我好想说,那你还有什么优点,不如拿出来说一说啊,难道脸皮特别厚也是优点吗?”

    艾米丽说起话来特别流利,只带了一点点外国人说四声的时候的变扭,基本上没有什么口音,连思维都很能跟得上节奏,祝福眼睛里都像发着光,她一定可以拍好这个视频的。

    “我本来以为你是个骗子,”艾米丽有些不好意思,“刚来的时候,我也遇到有自称星探的,其实就是想骗报名费,幸好我本来就对拍电视剧拍电影没有兴趣,这些人,太可恶了。”

    “就是,简直是败坏社会公德!”祝福义正辞严与她一起声讨骗子。

    正说着话,祝福就收到了公司同事发来的消息,定好了拍摄的时间和地点,由于是个短片,预估只要半天,由于艾米丽从来没有拍过,因此又留了半天的富余,整整一天的时间,拍这个30秒的短片。

    第二天正好是休息日,艾米丽没有课,早早的就到摄影棚。

    李墨一已经到了,他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西装,这还是《一世风华》开机仪式之后,祝福说他身上穿的成衣实在是太不像样,完全衬不出他的气质,因此硬拖他去定制的。

    这身西装在腰部微微收了一下,更衬出他的细腰窄背,被西裤包裹着的两腿笔直长腿显得充满力量。

    挺直的腰背让西装一点点折痕都没有,李墨一的背影散发出傲然自信的商业精英气息。

    感到身后的目光,李墨一转身,看见了艾米丽,他微笑着说:“你来得真早,服装已经到了,化妆师在里面。”

    方才背影带来的冰山感,就在他这微微一笑之后,仿佛被春风吹化了似的,只觉得和煦暖心,他的声音清朗,又像在山涧中互相轻轻撞击的冰块那样悦耳动听。

    艾米丽觉得脸上有些发热,抿着嘴,小跑去了更衣室。

    正在一旁与摄影导演确认拍摄的祝福已经默默看见了这一切,她对着李墨一扬扬眉毛:“啧啧。”

    李墨一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指指她,示意“都是你的错!”

    祝福假装没看见,低下头继续看着设计好的台本:“啊,导演,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柱子移过来,这样构图会好看一些。”

    李墨一腹诽:“回去再找你算账。”

    化妆间的门打开,已经换上全套服装,并且已经上妆完毕的艾米丽双手拈着裙摆走出来,她自己的头发不仅很长而且非常浓密,她自己提出为了拍摄效果,不要用假发,就在她的真发上,使用卷发棒,卷出中世纪法国宫廷贵妇的效果。

    大大的蓬蓬裙摆将她的腰肢衬得更为纤细,低矮的u型领口,则让她的"shu xiong"微露,如粉雕玉琢般的两团,连祝福都忍不住满是羡慕的多看两眼,人种优势,就是没办法。

    艾米丽翩然走向李墨一,伸出手,李墨一从善如流接过她的手,半屈膝,作势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你好,我的公主殿下。”

    真正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

    连祝福都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特别欢天喜地的发到朋友圈里,乔瑜忍不住回复:“为什么我觉得你的反应有点不正常。”

    拍摄正式开始了,祝福与导演一同坐在监视器后面,观察着每一处细节。

    李墨一不愧是已经有过拍摄经验的人,他非常有镜头感,知道在什么位置可以让灯光达到最好的效果。

    同时,他也会不着痕迹的将艾米丽带到正确的位置,避免她的脸被遮住,或是逆光等情形出现。

    故事非常简单:

    损坏的时光机器将正在执行任务的杀手卷入时空的隧道,穿越回法兰西那段最奢靡的岁月,凡尔赛宫中的舞会音乐彻夜不休,对此已经深感厌烦的小公主避开了那些纠缠于她的男人,一个人在黑夜的掩护下,逃离了皇宫,在深巷之中,遇到了从天而降的杀手。

    杀手不会说法兰西语,小公主不会说华夏语,可是就在杀手抬起头,望着小公主的一瞬间,小公主便已经懂了他心底的话。

    在那个时代,沙龙贵妇们想要养怎样的男人,都是佳话,小公主带回的杀手,因其出众的容貌与冰冷的气质,更令见惯了阿谀奉承的沙龙贵妇们感到新奇。

    小公主从此远离那些向他献殷勤的男人,甚至拒绝了国王要将她嫁到别国的要求。

    国王大怒,派人除掉杀手,小公主冲上前,为杀手挡住致命一击。

    杀手带着重伤的小公主逃出王宫,如迷宫般的贫民窟挡住了国王的追兵,而此时伤心欲绝的杀手,也只能抱着小公主渐渐冰冷的身体痛哭。

    一滴穿越了千年的泪水,落在小公主的额头,她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最终消失在杀手的怀中,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时间转到千年之后的现代,一位法兰西少女无意间在一处古老的大宅内,发现了一幅中世纪的壁画,画像上的人竟然是穿着一位黑发黑眸,却穿着法兰西贵族服饰的华夏男子。

    少女的脸被金色的灯光勾勒出美丽的侧影,她的嘴角微笑着,脸颊上却流下一颗如钻石般晶莹的泪珠。

    第一次拍摄的时候,艾米丽想要努力演出高贵的公主模样,却有点用力过猛,有种装腔作势的感觉。

    导演说了几次,却仍没有把握住人物神态的精髓。

    “你是一个对舞会十分厌倦的公主,人人都对着你笑,说好听的话,可是你知道,那些不是真心的,你只觉得很烦。”

    祝福补充道:“想想那些在楼下摆蜡烛的蠢男生!想想那些蹲在教学校门口不肯走,非得跟你偶遇的男生!”

    艾米丽酝酿了一下情绪,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懒懒靠在软榻上的公主,脸上微露着不耐烦的神情,却还要勉强微笑着应付身边的人,终于,她寻了个空,跑了出去。

    “很好,很好,这条过。”导演示意。

    后面遇到李墨一的那段,简直是有如神助,完全不像是第一次拍摄,艾米丽的碧色大眼睛里含着一汪多情的春水,好像会说话,诉说着她对这个华夏男子的浓浓的爱恋。

    艾米丽将小公主被刺中后,眼中流露出对李墨一的不舍,还有深深的遗憾,表露无遗。最后在现代篇里,她仰起头,看着李墨一的画像,微笑中却又带着苦涩。简直演活了被千年时光阻隔的痴情少女。

    这一段是一遍过的,用时比预计的还要短许多,刚到中午十二点半,就可以收工了。

    卸完妆之后,李墨一正准备去找祝福,艾米丽跑过来,问道:“我,可以请你一起共进午餐吗?”

    “啊……”李墨一看着远远的,正忙着分派后续工作任务的祝福,他指了指祝福:“我得看我老板怎么说。”

    话音刚落,艾米丽如一阵风似的跑到祝福面前:“我可以墨一共进午餐吗?”

    “啊?”忙于工作无心其他的祝福抬头看着李墨一:“你都饿了啊?”

    李墨一赶紧摇头:“不饿不饿,要是有什么需要补拍,或者需要我做的,尽管说。”

    “有。”

    艾米丽的眼神变得黯淡,李墨一的眼睛发亮。

    “把该说的说清楚,逃避是没有意义的。”

    祝福的话说得十分清楚,不喜欢人家,就要说明白,不要吊着别人,这样做不道德。

    得到了祝福的指令,李墨一虽然不想这么直白,却也没有办法,一顿饭吃下来,把该说的也说清楚了,倒也没有让艾米丽多么的伤心,毕竟她对李墨一也了解的不多,只是被他帅气与绅士风度所吸引而已,分别之时,还十分大方的祝他幸福。

    拍摄之后需要进行剪辑,祝福陪着在工作室里坐着,在拍摄的画面中,挑出最适合的场景,配合之前已经选择好的曲子。

    看着李墨一在屏幕上的款款深情,那双如点漆般的眸子仿佛透过镜头在看着自己,祝福忍不住捧着脸微笑。

    旁边的剪辑妹子也忍不住心心眼状:“哇,好苏啊,太浪漫了。”

    “那当然,他拍片,还是我推荐的呢。”祝福昂着头,无比的骄傲。

    确定了基调之后,就完全交给影音工作室处理了,祝福走出大楼,看见李墨一正在等她:“一会儿去哪儿?”

    “回去,还得跟乔瑜确定一下,怎么样才能把你给卖出去。”

    李墨一的表情好像被人抛弃的小狗:“又要卖我?”

    “嗯。”

    “你不怕我被好心人买了以后,就不回来了吗?”

    “你是朝三暮四、朝秦暮楚、见异思迁、喜新厌旧、反复无常的人吗?”

    “不是……”谁会承认自己是这种人啊,李墨一无奈的看着祝福:“你是脑子里有一本成语字典吗?翻得这么快。”

    “这难道不是一个写手应该有的基本学素养吗?不然你以为一小时憋六千字是怎么来的?”祝福又是得意的一扬头。

    脸刚扬起来,却被李墨一捧住了,毫无预兆的,深深地吻了下去。

    开始祝福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接着,便她的双手不由自主抱紧了李墨一的后背,闭着双眼,沉沦在李墨一那温柔而甜蜜的深吻中。

    许久,李墨一才放开祝福,捧着她的脸控诉:“两周没见,也不给我打电话,也不跟我联系,见面就是谈工作,工作完了,还要把我卖掉,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嗯。”祝福认真的想了一下,回答:“不仅不会痛,还喜滋滋的~”

    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李墨一只能以揉了揉她的头发做为小小的报复。

    祝福看着他,笑得贼兮兮:“你的钱,就是我的钱,等咱有了钱,吃豆腐脑都可以点两碗,一碗甜的,一碗咸的!”

    接着她话峰一转:“豆腐脑你吃甜的还是咸的?”

    李墨一表情十分认真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已经忘记,我吃不出东西的味道?甜豆花和咸豆腐脑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说起来,还真是忘记了,当然不能承认,祝福决定强行一波:“哼,最讨厌你这种骑墙派了,不行,你一定要选一个。”

    “如果一定要选一个的话……”李墨一沉吟片刻,看着祝福一脸期待的表情,又偷亲了一口:“你说让我选什么,我就选什么。”

    被偷袭个措手不及的祝福忿忿道:“出息。”

    “俗话说的好,怕老婆有饭吃。”李墨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祝福“哼”了一声:“谁是你老婆?”

    “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李墨一温柔地看着她。

    祝福却忽然想起了下半句:“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但觉得不祥,所以没有说出来,李墨一见她发愣,轻声问道:“想什么?”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像你这样的大明星,总得闪亮登场才象样。”祝福故作轻松的笑着。

    却不知方才热切的拥吻,已经被藏在暗处的相机悄悄拍了下来,在以后引出了天大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