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找人
    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得罪了一个人的祝福,把手上的事情忙完,才看到李墨一的头像继续闪动:

    “刚才被导演叫去了,有些忙,现在他坐在你办公室里谈笑风声吗?”还配了一个喝咖啡的表情。

    这个古代人,居然会配表情了,虽然只是系统自带的表情。

    祝福眼睛里都带着笑意,回复:

    “原来你是被导演叫去了,我还以为你提成四十米长的大刀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想进我的办公室喝咖啡可没那么容易,不带个几千万的项目过来,连门都别想进。”

    李墨一又发了一个表情,是从最近最热门的电视剧里截下来的一张图,一个男人,面对着满满一墙的红通通的现金,配字是:面币思过。

    “哟,会用表情包了,真是低估你了呢。”祝福心情大好。

    李墨一回复:

    “我去化妆了,下一场一会儿开始,挥手。”

    “小心点,不要累死了啊。”

    没有再说话,他的头像还亮着,只要祝福想对他说话,随时都可以,他一有空,就会回复。

    刚开始的时候,祝福会很开心的与他聊很久,后来有几回,发着发着,他就没动静了,过了好一阵子,才回复。

    通过剧组的人打听,才知道,李墨一那段时间连轴转实在是太辛苦,也就只有在上妆卸妆,还有等下一场的时候能稍微歇一会儿。

    但是祝福的消息一来,他永远是第一时间回复,两人只要一聊,看见李墨一的回复,祝福也会马上回,这一来一去,就没完没了,李墨一仅有一点休息时间也没有了。

    刚开始还没什么,时间久了,铁打的身子也撑不住,李墨一竟然聊着聊着,头一歪,手机就这么落在身上,睡着了。

    得知此事之后,祝福便再也不在他还在拍戏的时候主动去找他说话,生怕打扰他休息。

    想到他在古代的身份,一个杀手,那日子一定比现在还要辛苦,难怪他这么瘦,怎么吃都不见长肉,想必是少年时累狠了,把脂肪细胞都给折磨死了造成的结果。

    想到这里,祝福忍不住在上搜食疗的方子,想学一学,等李墨一回来再给他好好补补。

    结果在上搜“补气食疗方”,跳出来的搜索结果里居然有糯米。

    看到糯米,就想到僵尸。

    看到僵尸,就想到了1995年传说中的天府之国红衣僵尸的故事。

    这么一层一层的链接下去,连祝福自己都不知道,最后怎么就看到了法兰西化交流活动即将在s市举行,到时会有贝尔纳、弗朗索瓦、拉方丹等等法兰西知名的电影导演出席。

    如果嘉品集团能掺合起去,对公司的知名度打造会有极大的好处。

    如果再能把李墨一给塞进去,那就更棒了。

    得想办法拿到邀请函,祝福一眼就扫到了合办单位:省电视台。

    “喂,乔瑜,你们台跟大使馆合办的法兰西化交流周活动?”

    “你的消息真快,两小时前才敲定的。”

    “能帮忙搞两张邀请函吗?”

    “你还真是念念不忘你们家李墨一。”

    “没办法,李墨一傻啊,没有我,他会饿死的。”

    “……”

    “好啦,行不行嘛?”

    “没问题。”

    祝福开心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给李墨一留言:“下周一晚上七点,法兰西化交流周活动,务必把那天晚上空出来,一定要来。”

    接着,邮箱里收到了乔瑜发来的法兰西化交流活动的详细日程安排。

    除了电影与电视剧、书籍等化交流活动,祝福还发现了有古代明的交流计划。跟法兰西人聊现代,祝福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谈到古代,她就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东西不都给你们和你们的好邻居英吉利手拉手跑来抢走了吗,抢就抢了,临走还放了一把火,把那么一个大好的园子给烧了。

    那几十年里,哪哪都没少得了他们,还嫌抢得不够吗?

    又看见法兰西会携带一些珍贵的物进行展出。

    那些珍贵的物的名字,什么碧玉套碗、鎏金嵌绿松石博山炉、镶宝仕女自鸣钟……一听就是不是法兰西自家的东西。

    “既然不远万里给送回来,那就留下别走了。”祝福读了许多近代史相关的资料,越读越觉得痛心,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

    现在能做的,就是从项目合作上争取更大的利益。

    嘉品公司涉及的业务面很广,除了国内的商业运作,也包括国际贸易,在华创集团还意气风发,与嘉品集团呈双雄鼎立之势的时候,萧钧天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硬是把法兰西南部一处城市的市场份额给抢了过来。

    现在嘉品集团在法兰西分公司的市场占有率节节攀升,许多去法兰西旅游的人给朋友代购的东西,都有可能是嘉品集团的产品。

    有了基础,谈合作也就简单一些。

    既然谈的是化,那还是从化入手。

    祝福想到要拍一部30秒的故事短片,将中国古代化与法兰西的宫廷化融为一体,比如中国的王子遇到了法兰西的公主,两人语言不通,却努力通过各自方式,让对方感受到了彼此的心意。

    中心思想就是语言从来都不是沟通的障碍,只要有心,天下大同。

    如果能得到法兰西化交流周的授权,这个短片就可以植入嘉品的品牌宣传广告,在中国与法国都可以播。

    如果播出效果好的话,那么相关的衍生,也可以做起来,甚至,这个短片如果做的好,还可以变成一个电视剧或电影的宣传片。

    确定了大概方向之后,祝福便召集市场部相关的同事开会,迅速确定了主题、方向、表达诉求等等内容。

    开完会出来,正好前一秒李墨一也回信息了,祝福打破了不主动在拍戏时找他说话的惯例。

    赶紧抓住他问他的戏份排期怎样。

    李墨一以为她这是在思念自己,回复道:

    “明天晚上就可以回来了,我的戏份全部杀青。”

    “不,你给我等着!别回来。”祝福匆匆丢下一句话,徒留李墨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祝福马上联系国内的涉外经纪公司,询问是否有在中国的,美貌又可以马上来拍片的法兰西籍女孩子。

    几十个电话一通打出去,照片倒是收了不少,但是却没有合适的,有些拍都市剧还可以,离公主什么的那就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还有一些,根本就是《梅林传奇》里的滚娘娘。

    祝福苦恼的抓着头发,真恨不得穿越到三十年前的法兰西,把苏菲玛索抓来拍片。

    如果现在有人能看见祝福的内心,就可以看见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各种金发碧眼的美人,站在一排,搔首弄姿的任她挑选。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但是有梦想之后,当然不是坐在那里等着美好的结果掉下来,如果没有行动,什么梦想都是幻想,没有努力,什么梦想都是白日梦。

    祝福一面安排同事继续找,一面自己继续不断的努力联系能联系的一切组织,包括普通大学的学生会、艺术类院校等等。

    最后,一直折腾到天黑,收到的最好的答复,也只不过是“我们需要时间去确认,有消息再给你答复。”

    看来,今天是不会有什么结果了。

    想要成就大事,就得有耐心,虽然很不甘心今天没有得到最终结果,不过,也没有办法,祝福觉得需要找个地方去平复一下自己焦虑的内心。

    当然最好的地方就是去q咖啡馆了,那个到了晚上就变成疯狂酒吧的奇怪地方,是乔瑜的地盘,在那里不用担心什么鱼龙混杂,安不安全。

    一进q的大门,里面已经热闹开了,化身妖娆舞男的苏岩在钢管上盘来盘去,下面的女人们看得热血沸腾、如痴如醉。

    吧台里,看似温柔可人的铃兰,正在练调酒。

    只是看起来练得不太顺利,她自己喝了一口,吐了吐舌头,她偷偷看了一眼钢管上的苏岩,确定他背对自己,马上伸手把杯子里的酒给倒了。

    “我看见了。”祝福笑着说。

    铃兰取下一只干净的酒杯,放在吧台上,笑道:

    “那我就只好把你杀掉灭口啦。刚刚就看见你了,嘿嘿,保密啊,我也想学调酒,但是苏岩总是说我浪费,说如果我想练,就得把练习的结果喝掉,或是卖掉,哎,我哪能喝得了这么多酒,而且,我也没有他那张脸,自来水都能卖出黄金价来。”

    “你要喝什么?”铃兰问道,“我最近正在练红粉佳人,你要不要来一杯?”

    名字听起来不错,祝福颇有兴致的说:“我酒量不行的啊,这个红粉佳人里面是什么酒啊?”

    “基本没有酒,就是柠檬汁、红石榴糖浆、鸡蛋清,还有一点金酒。”

    “金酒?哦,g是吧,就是琴酒嘛,《柯南》里那个黑衣组织中唯一认真干活,身边一堆卧底和猪队友的劳模?算了,不要喝,太不吉利了。”祝福笑着摇摇头。

    “那你要什么?”

    “还是给我一杯无酒精的自由古巴好了。”

    铃兰一愣,自由古巴的主料是朗姆酒、柠檬汁和可乐,无酒精的自由古巴……就是柠檬加可乐嘛。

    懒惰的铃兰从冰柜里取出一听可乐,扔给祝福:“来,无酒精的自由古巴。”

    “柠檬汁呢?”

    “没有了。”

    “啊?”q咖啡馆里除了卖酒水饮料,还有简餐甜店,柠檬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的,怎么会没有了呢?

    见祝福不信,铃兰一指垃圾筐:“喏,都在这。来,抓进时间进行遗体告别,我得趁苏岩还没下来,把它们扔掉。”

    满满一筐死不瞑目的黄色柠檬,就要被残忍的毁尸灭迹了。

    祝福终于明白为什么苏岩不让她学调酒了,实在是糟蹋东西。

    “你怎么今天一个人跑来了?”铃兰问道。

    祝福打开手中的可乐,将它倒进玻璃杯中,看着褐色的液体“卜卜”的向往翻着泡泡:“想你啊。”

    “你的鼻子变长了。”铃兰根本不相信。

    祝福大大的喝了一口可乐,才说:“心烦啊,于是跑来买醉,一醉解千愁。”

    “……”

    铃兰看着那杯去了一半的“无酒精自由古巴”,心情有点复杂。

    “来,我给你做知心大姐姐,有什么烦恼,尽管告诉我。”

    祝福也没当回事,随口说:“我得找个漂亮的法国妹子,来拍一个小短片,但是长得好看的都要提前好久去约,可是我已经来不及了,还有十天,就必须看见成片,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心烦。”

    “哦,漂亮的法国妹子?”铃兰一面重复着她的话,一面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相册。

    她将照片递在祝福面前:“你看这种,符不符合你认知里的漂亮?”

    照片里的姑娘侧着脸,认真的在谈钢琴,她鹅蛋型的脸庞被深褐色的头发衬得白皙而柔嫩,一对秀气的眉毛下,那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

    嘴唇微微紧抿着,又似乎带了一些贵族式的傲慢。

    祝福看着这张照片,脑中已经迅速的为她加上了假发,穿上了大蓬蓬裙,加上一些妆容,那就是她心目中的玛丽皇后一般的美人啊。

    祝福迫不及待将可乐咽下去:“这美人是谁呀?”

    “我也不知道。”铃兰将照片收起,脸上写着:“求我,我就告诉你。”

    “哎呀,你能拍到这张照片,就肯定认识的,不要卖关子啦。”祝福眼巴巴的看着她,如果有尾巴,现在一定摇起来了。

    铃兰收到了她的诚意,笑道:“我真不认识她,我今天下午弹钢琴的时候,她忽然进来了,说我弹错了。开什么玩笑,我弹了那么多年的卡农,要她来教我。我当然是不服气啦。”

    “然后你就把她杀了?”

    “喂,我是那种动不动就免费杀人的变态吗?”铃兰忿忿,“然后我就跟她说,youbsp;absp;youbsp;up啊,然后她就真的up了。”

    “一定弹得特别棒。”

    “为什么?”

    “不然你偷偷拍她的照片干什么?”

    铃兰故意咳了一声:“那还不是因为她好看,讲道理,我没觉得她弹得比我对在哪里。”

    “哦……那你是真不认识她了。”祝福失望的说。

    “对,我不认识她,但是,她说,她明天下午还会来,一定要让我认识到错误。”铃兰兴奋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被人上门挑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