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都是别人的错
    祝福的话听起来平和而带着笑意,听起来十分客气。

    是的,客气,就是那种看似亲切,实则却疏离淡漠的客气。

    职业化的笑容挂在祝福的脸上,她看着秦伟的样子,甚至还不及看见快递小哥和外卖小哥那样热情。

    秦伟本以为自己还能有一丝机会,哪怕祝福会对他生气,也比现在这样冷冰冰,形同陌路的强一些。

    祝福的办公室十分宽阔,通过大大的落地窗,可以看见窗外蜿蜒而过的江,这间办公室的位置非常好,也许这说明祝福在嘉品,或者说,是在萧钧天眼里的地位。

    这个坐在大大的办公桌后面的女孩子,也不再是长发披肩的天真模样,祝福的头发被高高束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长马尾显得她十分精明干练,充满自信。

    正在此时,李墨一的消息从电脑屏幕上跳出来:

    “终于能歇会儿了,你现在忙吗?”

    “忙,在赶苍蝇呢。”

    “苍蝇?萧钧天那个办公室不是很高大上吗,怎么还要你亲自去赶?”

    “嗯,有名有姓的苍蝇比较难搞一些。”

    “不是姓苍名蝇吗?”

    “秦伟。”

    祝福将这两个字打出去以后,李墨一半天没有回话,而站在办公室里的秦伟发现,正在打字的祝福,眼睛里都流着甜蜜的笑容。

    他很熟悉这样的笑容,那是曾经属于他一人独享的笑容。

    可是,他却亲手葬送了这一切。

    真的结束了吧……

    现代都市男女,对于感情的执着,除了发自本心的爱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执念,一种觉得不能夺回来就是自己输了的那种懊恼感。

    就连秦伟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对祝福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曾经的喜欢是真的。

    父亲让自己离开时,自己那种笃定可以让祝福原谅自己的心情,却又很难说到底是喜欢祝福,还是对自己可以把握一切的能力过于自信。

    而现在,祝福离开了自己之后,越发的光彩照人,比原来更有魅力了。

    真是不甘心啊。

    “是和新男朋友聊天吗?”秦伟试探着问。

    祝福嘴角微微上扬,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秦总,就让方媛一个人做预算报价,是不是也太难为她了?她当初在华创也只不过是市场部最基层的一名员工而已,有些事情,她未必清楚,为了贵公司与我公司之间的合作着想,您还是去看看吧?”

    “如果您实在觉得无聊,也可以先回公司,我直接与方小姐谈。”

    这已经是十分明显的逐客令了,再这么强留下来也没意思,秦伟向来是个自傲的人,一次两次不能成,心里那股火苗,也渐渐地就熄了,至于父亲的要求……

    强扭的瓜不甜,随她去吧。

    秦伟回到会客室,“心事重重”四个字几乎就直白的挂在脸上。

    方媛一面打电话,一面记录价格。看起来忙得不可开交,秦伟见她这样认真,心想也许娶一个痴心恋慕自己的女人,比去追一个已经不可能回头的祝福,要好一些。

    他坐的离方媛又近了一些,几乎就是紧贴着她,方媛与秦伟相处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与他这么接近,当下便心花怒放,她在心中暗自对自己说:机会来了。

    报价一行一行的看过去,秦伟却失望的发现,祝福说的没错,方媛实在是太不懂行了,很多价格一看就是虚报的,而她连砍价都没有,直接就将这个数字填了上去。

    这种对外报的价格,就如同豪华酒店房间的前台价一样,基本上就是放在那里看着玩的。

    她努力做了半天,却都是做得白工。

    秦伟在心中暗自叹了口气,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同样是从基层开始做起,祝福却一层一层的上去了,而方媛,如果不是父亲当初伸手拉了她一把,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呆着。

    方媛正想借势靠在他身上,结果秦伟却很不解风情的站起身来,坐到侧面的沙发上,看着自己的电脑,一言不发。

    从他的表情上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方媛安慰自己,也许是因为限期快要到了,他比较着急吧,于是没有多想,继续做自己手头上的事情。

    秦伟紧急找了几个朋友询价,问到了比较合适的价格,他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又重新做了一份。

    时间到了,前台请秦伟和方媛再去会议室,这次萧钧天有别的事情,表示就不过来了,全权交给祝福。

    祝福故意问:“你不怕我公报私仇,故意刁难他们,最后让他们滚蛋?”

    “那也不错,我对你的要求就是找到一家性价比合适的公关推广公司而已,除此之外,你能得到什么附加的价值,那都是你的本事。哦,请记住一点,远离商业贿赂,我可不希望有一天要送你上法庭。”萧钧天一本正经。

    祝福笑笑:“知道,公司规定不得收取价值超过300美元的货币或物品嘛,放心,我以前都没收过他的,现在更不会了。”

    走进会议室,秦伟与方媛已经坐在那里等了。

    方媛将打印好的报价说明递给她,祝福看了两眼,就发现其中的问题,这个价格也询得太不走心了,简直就是在搜索引擎上搜“xxx多少钱”,然后得出的答案。

    如果按这个详细说明,那么秦伟之前的方案上的报价根本就做不出来,连祝福都好奇,她到底是怎么询的价。

    她自己知不知道这份说明与方案上的价格出入极大?

    做事的时候这么有前没后的,秦伟的公司大概什么时候能倒?

    “刚才方小姐给你的那份报价说明,是常规市场报价。”秦伟看着祝福的表情,祝福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充满着不耐烦:“所以,你们把常规市场报价给我是什么意思?怕我不知道现在的市场行情?”

    秦伟站起身,刚向外走了两步,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你好,秦先生,已经打好了。”前台的安琪拿了一叠刚刚打印好的a4纸送进来。

    秦伟接过打印纸:“谢谢。”

    嘉品的前台职业素养都不错,甚至已经帮他装订好了。

    新鲜出炉的报价说明,拿在手里还热乎乎的。

    祝福翻开看了看,这个价格与相关的细节说明才比较正常,她笑笑:“下次像方小姐刚才给的那种,就不必给我看了,浪费时间。”

    “方小姐也只是想让祝总对价格有个比较,也可以看出我公司对于达成合作的诚意。”秦伟解释道。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以前祝福挺喜欢他这样的,觉得这是一种风趣幽默和急中生智的表现,但是现在,怎么听怎么觉得刺耳呢,只觉得此人应该为自己弄错了东西而道歉,而不是用这种方法诡辩!

    连祝福自己都被自己的心境变化感到有些吃惊,也许,这就是上说的:“如果不爱了,对方连呼吸都是错”吧……

    不行,不能这么不职业,祝福将注意力集中到报价上,秦伟的脑子还是够用的,这一份无论是从数据或是从结构逻辑,都比方媛的那一本好太多。

    祝福点点头:“我会仔细阅读的,还有几家公司的还没有给过来,我会综合认真评估,如果你们确实有优势的话,我们会有合作机会。”

    听到还有几家没给过来,方媛的脸上就挂不住了,当即抱怨道:“那你刚才怎么催得这么急,好像就差我们一家似的。”

    祝福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微微一笑,将秦伟刚刚给她的报价说明轻轻的搁在桌上,推了过去:“那么,就请你把贵公司的报价收回去吧。”

    方媛再傻,现在也看出势头不对,祝福才是甲方,她和秦伟是乙方,她又换了个楚楚可怜的模样:“哎呀,表姐,我们不是一家人嘛,不要这么认真嘛。”

    看着她那天真无邪的盛世白莲模样,祝福就觉得挺搞笑的,变脸变得这么快,大概也就只有初中语课本里那个《变色龙》奥楚蔑洛夫有此等功力了。

    祝福拿起报价:“我还有事,不送两位了。”

    说罢就转身离开会议室,方媛气得脸都青了,冲着秦伟大声说:“你自己做了一份?为什么不告诉我!”

    “方小姐,请你搞清楚,我才是老板,你是我的员工,如果事事都靠我,你什么事都不做,那还要你干什么?”秦伟收拾起笔记本电脑,也没有看她一眼,自顾自的离去。

    真是见了鬼了,父亲到底在想什么,非得把这个女人也弄到公司来,明知道她与祝福不睦,又要自己挽回祝福的心,还要放这个女人过来添堵,秦伟心烦意乱。

    自从大哥秦峰出事以后,秦承远好像也并不是十分的伤心,他一直很忙,打不完的电话,早上出门,晚上方归,就好像华创依旧在鼎盛。

    秦伟现在全靠自己之前积攒下的人脉和资源在做生意,结果有一天,秦承远突然出现在他公司,别的事没说,就指着站在一旁的方媛说:“给她安排个职位,尽量照顾一下。”

    然后,也没别的话,秦承远就这么走了,只留下个方媛。

    在华创的时候,秦伟对方媛没有什么印象,只依稀记得她是祝福的表妹,似乎和祝福的ya照门事件有关系,后来被开除了,后来似乎与萧钧天又扯上了关系,还为她把剧里的女二给争取成了女一。

    再后来,莫名的被换角了。

    秦伟现在的公司不大,只有十几个人,想着方媛原来在华创就是在市场部,那现在再把她安排到市场部,应该没什么问题。

    没想到,从大公司出来的螺丝钉,习惯了什么事情都有标准流程,什么事情都有别人严丝合缝的去想,她只负责做自己的那部分。

    导致她完全无法适应秦伟公司的节奏,呆了没几天,就把与她工作相关的几个员工都得罪了,在她嘴里,那些人就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按规矩来。那几个员工则一致说她什么都不懂,还在充内行。

    方媛是父亲安排进来的,但是那几个员工可是公司的骨干,离了他们,公司可就真的不转了。

    秦伟没办法,只得什么事都不安排方媛做。

    结果今天带了她一趟,就把能搞砸的事都搞砸了,得罪萧钧天,得罪祝福,最简单的报价也做不好,能达到这种水平的,也不得不说是人才。

    正常人都做不到!

    秦伟气的要命,也不管方媛,自顾自的离开。

    到了楼下,就听见方媛喊着他的名字跑过来:“你为什么甩下我跑了,你是不是对祝福还有旧情?!”

    秦伟转身看着她:“方小姐,我对谁有没有旧情,好像都与你无关,你是我什么人?管这么多?”

    “秦先生可是说过让你照顾我的!”方媛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大声叫出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秦伟看着她,心里弃满了厌恶:“你记错了吧,只不过是随便给你安排一个职位而已。已经是很照顾啦。怎么,你还想当我小妈?”

    方媛被秦伟一番话说的目瞪口呆,不知说什么好,秦伟冷冷地哼一声,大踏步的离去,方媛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她紧咬着牙,只觉得自己很委屈。

    想起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被说p了祝福的ya照。

    祝福还故意让自己在电梯口等着,让路过的同事指指点点,几乎是公开羞辱。

    再然后明明自己就要成为女主角了,祝福非得说那小说是她写的,女主角是不可以换。

    再看看今天,明明不着急的事情,祝福非要催着交,结果自己只得抓紧时间草草问一遍。秦伟中间说是出去抽烟,时间那么久,回来的时候身上还没有一点烟味儿,一定是偷偷跑去跟祝福见面叙旧去了,把自己一个人晾在会客室里,打电话做表格,到最后自己辛辛苦苦做的表格,秦伟甚至都没有用!

    想起这么多事都与祝福有关,方媛心中升腾起对祝福的浓浓恨意,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祝福,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