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报价
    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很多时候很多事,不是想忍一时海阔天空,就能忍得了的,比如眼前的方媛,显然就没有想要放开祝福的意思。

    她一面挽着秦伟的胳膊,一面娇笑道:“表姐,听说你是萧总直接从华创办公室里带出来的人啊?真厉害,不知表姐什么时候能替我在萧总面前说几句好话,再给我个机会?”

    “有机会一定。”祝福现在只想赶紧溜走,跟这个表妹扯在一起准没好事,她可是能哭会闹的,再加上大舅妈从很久以前就在众人面前打造她无所不能的天赋异禀的才女形象,家族里的人都觉得她是个楚楚可怜的白莲花。

    想到这里,祝福心里暗自叹了口气,怎么自家妈每次在亲戚聚会的时候就一个劲的说自己这个不好那个也不好呢,搞得一干亲戚真的以为她混不下去了,只能躲在家里当待业青年,写点伤春悲秋的字。

    好在现在就算妈妈现在出去长途旅行了,跟这些多嘴多舌的七大姑八大姨也可以减少往来,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

    她也颇觉得奇怪,上回方媛被换掉角色,黯然离开,还以为她就此会老老实实的找个工作,起码不会再有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没想到她倒是长进了,不仅大大方方出现了,还拎着自己的前男友一同登场,这是几个意思?方媛笑道:“现在我和小伟一起经营一家公司,不和不说,小伟真是个商业天才,很快公司的经营就上了轨道,已经拿到轮投资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就可以上市。”

    被这么一说,祝福更感到奇怪了:所以呢?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祝福大概理解到方媛这是来炫耀的,但是,拿到轮的创业公司很多啊,死在轮的更多,现在就自我毒奶一波是不是有点早?万一死了岂不是很尴尬?

    秦伟原来喜欢这么浮夸还立fg的女人,品味真是不一般。祝福看着秦伟,后者的表情高深莫测,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

    “哦,那很好啊,恭喜你们了,我下午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祝福微笑道。

    说完就想走。

    “等一下,我们下午也有些事要找萧总谈,正好一起吃个午饭,好久没见你了,我们姐妹之间,也可以多说说话。”方媛笑道。

    在写字楼随近随便找了一家商务简餐店,祝福只点了一份沙拉,方媛见了笑道:“表姐不用替我们省钱的。”

    “没什么,平时工作一直坐着,少吃一点比较好。”祝福随口回应了一下。

    方媛点点头:“也是呢,好久不见,你好像有些发福了,脸上的肉都鼓起来了,刚才看,裙子的腰身那里也有些绷紧,女人啊,还是要多注意一点,不然和小鲜肉站在一起,会被人说老牛吃嫩草的。”

    “嗯,能吃着嫩草的老牛,那也是一种本事啊,总比傍谁被谁甩,拍戏被换角,郁闷憔悴出一副白骨精吊枯藤的模样要强些。”

    祝福从来都不是善碴,做为一个段子写得比小说好的人,岂是能随便被人嘲讽的。

    果然方媛被戳中痛处,当下脸上就挂不住了。

    她看着祝福冷笑道:“小伟当初和表姐在一起的时候,我可羡慕你了呢,可惜这么好的人,要变成我的表姐夫,好在小伟也发现你不太适合他,及时止损。”

    祝福瞟了一眼秦伟,敢情他跟方媛说了是他主动离开的?

    “哦,是吗,太年轻的时候,总是会一时冲动,以为外面有更好的等着,最后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想再求什么回头啊,复合啊,却不知道世上有件事叫覆水难收。也难为你了,紧跟着后面就把他给捡走了,也挺好,千万别分开,祝你们白头到老。”

    秦伟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他刚想开口,却被方媛打断了。

    方媛冷笑道:“是啊,还是表姐魅力过人,总得中年大叔们的垂青,一个个都迫不及待把你挖到他们公司。”

    “中年大叔?”后座传来了萧钧天的声音,没想到,萧钧天竟然会在这种地方出现,就这么随便的坐在卡座上。

    方媛倒吸一口凉气,这次秦伟和她一起过来,就是想和嘉品再谈一个开发项目,虽然萧钧天之前与华创是竞争关系,但是,现在华创已经气息奄奄,萧钧天一向是一个很懂得利益取舍的人,因此,他同意商讨这次的合作。

    与嘉品的合作计划是一笔大单,秦伟不想失去它,只是没想到,还没开谈,方媛就把萧钧天给得罪了。

    祝福同情的看着秦伟的眉间皱起一个包,还得放松了表情,替方媛向萧钧天解释,萧钧天并不以为意:“呵呵,没什么,想必方小姐只是开个玩笑。”

    有人给台阶下,方媛再蠢,也知道该这个时候赶紧打个圆场过去。

    祝福同情的看着秦伟,怎么离了她以后,就找了个这么不靠谱的女人呢?

    回到公司,方媛与秦伟先被引领至会议室,萧钧天问祝福:“一会儿你也来会议室,一起参加,这个项目交给你了。”

    “什么?”这个项目在做立项的时候就没有跟她说过,现在怎么忽然就变成要她负责了?

    记得秦伟的公司应该是负责艺人包装和宣传的,大概是公关类项目,不知道嘉品是要做什么公关活动了。

    “老板,这不会是个坑吧?”祝福怀疑的看着萧钧天,“圆山村的可行性报告我还没写完呢。”

    “怎么会坑你呢。”萧钧天眉毛微微扬起,祝福仿佛感受到了一丝起哄架秧子的味道,这是错觉吧?

    萧钧天扬了扬手中的合作计划书:“这次主要是做络推广,我这个中年老男人哪里懂什么络,所以,就交给你这个懂市场又懂络的新新人类负责了。记得,多提需求,多压价,我们是甲方,他们是乙方。”

    说完,他将项目计划书递给祝福,抬手看看表:“抓紧时间,十分钟后去开会。”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祝福有些哭笑不得……原来萧钧天还在记恨方媛说他是中年男人的事情。

    不过,他的做法也没什么问题,就算没有私人恩怨,甲方都是希望乙方能多干活少收钱,乙方希望交完一稿就此结束,货到付款,大家太平。

    只是,萧钧天为什么会和秦伟的公司扯上关系,这么多同类型的公司可以比价,非得找一个沾着麻烦的公司。

    难道是,他与秦承远在背地里还有商业之外的往来?

    手上这叠计划书有三十多页,好在祝福从小阅读速度极快,花了五分钟把手上的这本计划看完,对项目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

    也基本上明白为什么萧钧天仍然决定给秦伟一个聊聊的机会。

    因为这个报价的确挺不错,在同行业里,算是一个中低水准的报价。

    计划书里列出了一部分成本报价,以示自己绝对不是通过偷工减料来省出这部分钱。

    从列表上来看,的确比同等水平的公司报价要低一些,看来为了得到这笔订单,秦伟这是不惜零利润来抢占市场。

    但是这种零利润也会带来后续一系列的问题,比如人员素质跟不上,比如档期跟不上,比如排期不合理等等。

    祝福皱着眉头,又将计划书过了一遍,将其中所有可能藏有猫腻,或是未具体约定的情形勾画出来,一会儿得好好谈谈。

    有便宜是要占的,但是要占,也得看怎么占,想来萧钧天也不是那种看了便宜就双眼放光,完全不在意质量的人。

    而且,他还挺懂,将这个项目交给自己,也算是卖自己一个人情,甲方想要折腾乙方,那简直是sobsp;asy。

    到了会议室,秦伟与方媛发现祝福也进来了,不由一愣,之前的几次交流,可都没有她。

    秦伟向萧钧天投来询问的目光,萧钧天笑道:“祝福,你们应该已经十分熟悉了,她是嘉品集团的市场活动总监。这次的项目,主要是市场活动,因此,具体由她负责接洽。”

    方媛本以为祝福与这个项目无关,忍不住就要怼她一下,反正哪家公司也不会随便因为合作方与员工之间有什么不和而放弃优势如此巨大的合作项目。

    但是没想到,萧钧天竟然直接指定祝福来负责。

    祝福坐下来,连个寒暄都没有,第一句话就是:“我看了你们的报价,价格的确不错,不过有几处还需要再确认一下细节,嘉品不会为了省钱而牺牲品质。”

    直接进入主题,由于祝福之前在华创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她对于业务特别上心,不仅仅满足于正常工作,还加了许多专业群,她在群里不怎么说话,默默的潜水,看着这些市场部的同行们都遇到过什么样的问题,各种成本在不同的情况下应该是多少。

    看得多了,抓重点问题不仅准,而且十分犀利,想要混过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也没打算给秦伟和方媛留面子,一步步紧逼,原本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会谈,方媛的资料并没有准备的太详细。

    最终,祝福提出的每一个问题的结局都是秦伟十分惭愧的回答:“对不起,这个具体的数据我们还需要再查一下。”

    “希望你们抓紧时间,我这里还有几家的详细报价,别人做的都很仔细,既然我们这么熟了,那么,我也会给你们一些时间,五点之前,再给我一份详细的说明。”

    而现在是四点十五分,还有四十五分钟,需要确认祝福的问题,需要联系许多家供应商才行。

    更不幸的是,这个会议室已经有部门预订,马上就要开下一场会议。

    秦伟与方媛不得不窝在会客室的矮几上完成这一系列的询问,并且重新制作详尽的报价表格。

    “她就是针对我们!”方媛忿忿,小声的骂着祝福为人刻薄小气,活该没男人要。

    秦伟连着打了几个电话,对方也不能马上给予回应,让他等着。原本就已是心浮气躁,再加上方媛在一边叽叽喳喳说个没完,他烦的不行,从电脑里调出通讯录:“我先出去抽根烟,你照着这个名单问一遍。”

    “我跟你去。”方媛站起身,秦伟不耐烦的说:“那谁来做事?”

    方媛扁了扁嘴,眼看着就要哭出来,秦伟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艺彩公司,说起来是秦伟与方媛一起开的,其实,都是秦伟出资,虽然方媛觉得自己坐稳了老板娘的位置,但是,她一分没出,也没有与秦伟有事实婚姻,因此,她并不敢违逆秦伟的意思,只得坐下来打电话。

    从会客室出去,秦伟并没有去吸烟室,而是向人问清祝福办公室的位置,径直走过去。

    站在门口,正好赶上祝福正在与下属谈话,安排圆山村可行性计划的数据跟进工作。

    明明与祝福分开也没有太久,不知道为什么,却好像是跨越了千年,现在的祝福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凭着一腔热血做事的冲动少女了。

    刚才她提出的那些问题,虽然令他难堪,却是处处切中要害,那些遗漏的细节的确是大有可作弊之处。

    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她的思维如此缜密,难怪父亲要自己牢牢抓住祝福的心。

    又想到方媛,原本在华创的时候,她与祝福本是在同一起跑线,可是现在她除了拍马屁和媚眼放电的功夫又上了一层台阶之外,在业务上并没有什么进展。

    这次本来根本就不想带她过来,是她软磨硬泡说自己好歹在优佳呆过一段时间,跟里面的不少员工都比较熟,谈事情比较方便。

    没想到,却遇到一个这么熟的,不仅如此,还发生了冲突。

    当然,自己带她过来,其实还有一点私心,想要试探一下,祝福会不会因为看到自己身边带着她,而有些吃味,毕竟祝福现在并没有男朋友,也许,她只是还在生自己的气。

    如果她还肯吃醋的话,那么,就说明自己还有机会把她的心抓住。

    秦伟还在想着,之前与祝福谈事的员工出来了,祝福抬头看见秦伟,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秦总?计划已经做完了?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