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二傻子
    一顿饭吃完,祝福还想找机会再向李墨一示好,结果乔瑜却出现,说警方那里有了新的突破,那个枪杀了村民的枪找到了。

    “找到了?”祝福觉得很不可思议,这天宽地阔的,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凶手要是随便往山上什么地方一埋,上哪儿找去。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出人意料,警方原本只是问了几个村民,是谁告诉他们关于山上有金矿这件事的,他们都说是住在村子最边缘的一个二傻子说的。

    二傻子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有人在在山上看见他,那时候他冻饿交加快死了,村里人把他带回去,他虽脑子不太灵光,但身上还是有把力气,愿意给人干活,因此,也在村子里留下来讨生活。

    问他家在哪里,还有什么人,他都傻呵呵的说不记得了,没有活做的时候,就时常与村里的顽童在一起玩。

    刚开始村里人时常逗他,还有年轻人会故意欺负他,他也不气恼,只是嘿嘿的笑。

    后来他曾经从狼嘴里抢下村支书的孙子,自己被撕下一块肉,一下子便成了村里的英雄,从此以后,谁也没有欺负过他,甚至还为他盖了个房子,若是他揭不开锅,去邻居家讨些米和菜,往往也能得一碗。

    就是他跟好几个村民说,在山上有一个洞,洞里给光一照,岩壁上就有亮闪闪的金子。

    二傻子从来不说谎的,当然,村民不是因为他随便一说,就半夜三更跑到山上去翻山越岭的折腾,而是因为他手上有实实在在的好几颗金沙。

    就那么几颗还混着泥土石渣的金沙,加在一起,也最多不过零点一克,十块钱都换不来。

    但就是它们,点亮了村里人所有的眼睛,燃尽了他们的神智。

    山上的照明条件再差,那有什么关系,在心中闪耀的黄金光芒,足可以照亮整个世界。

    因此,警察连把二傻子叫来询问都省了,直接到他家里,进行调查。一进门,就看见墙上明晃晃地挂着一把土制的长管枪。

    这种枪其实做的十分简陋,是山里人自制用来打鸟打兔子等等小型物的,由于原材料质量不过关,炸膛之类的事情时有发生,因此,在禁枪令颁布之前,其实大多数山里人都不再用这种枪了,兔子没打几只,把自己给炸瞎了,实在是不值。

    就算是想要上山弄点野味打打牙祭,也宁可用陷阱和弩箭,都比这玩意儿靠谱许多。

    警察指着那枪问道:“这枪,是你的吗?”

    “哎,是。”二傻子完全没有说假话的意思。

    经过弹道痕迹的反复比对,证实,这把枪,就是打死村民的那一把。

    枪和二傻子一并被带到刑侦人员临时办公地点,在这里,嫌疑人二傻子被进行了讯问,但是,他只承认枪是他的,却不承认昨天晚上上山,更不承认杀了人。

    警察又问:“这把枪丢过吗?”

    二傻子摇摇头:“我出门前,它在墙上,出门后,它还在墙上。”

    他家的房门,实在是破的很,连个锁扣都没有。

    警察又问:“你出门的时候,锁门吗?”

    “锁啥门啊,家里什么都没有,就随便插个树枝在门洞里,不让猫猫狗狗跑进去拉屎撒尿。”二傻子一脸的无辜。

    警察又问道:“你说你昨天没有上山跟他们一起去找黄金,那你在什么地方?”

    “……”

    二傻子低着头,眼角也垂着,他的手指紧张的搓着衣服边缘,嘴角紧紧地抿着,他显然不想说,但是又不善于说谎,只得僵在那里不说话。

    负责审问的警察也不着急,从先前的笔录中找出了神婆的,他慢悠悠的念道:“昨夜丢失水银一罐。”

    听见“水银”二字,二傻子不由一抬头:“这不是我偷的。”

    这反应,真是应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连警察都忍不住笑了:“不是你,那是谁?”

    二傻子特别认真的辩解:“真不是我偷的,他们叫我把神婆家的鸡圈打开,把鸡放跑,让神婆出去追,别的我什么都没干。”

    “他们?他们是谁?”

    二傻子摇摇头:“我不认识,他们给了我金沙,然后又给了我三百块钱,让我去撵鸡,我寻思着这也没什么,就算被神婆发现是我弄跑了几只鸡,三百块钱也够赔的,何况她后来把那几只鸡也都抓回来了,她又没损失。”

    说到这,二傻子忽然一拍头:“哎呀,不会是那个踩碎的蛋也算在我头上了吧,这可不行,那是鸡踩碎的,不是我。”他似乎陷入了深深的烦恼中,最后一咬牙一跺脚,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我赔她一块钱就是了,大不了一块五,不能再多了!城里一块五也能买一个鸡蛋了!”

    在场所有人被他的模样逗笑了,这人真是个二傻子。

    负责审问的警察看起来警衔比其他人要高些,很快脸上就绷住了,又继续问:“这些人,你是怎么认识的?”

    “那不是村里大家中毒了么,来了好些个大夫,把我们给治好了,我想感谢感谢他们,但是又没钱,就上山想要去给他们弄点野味儿,结果端着枪在山上转了一圈,连只松鼠都没看见,倒遇上他们了。”

    村里都没人用这种极易伤到自己的枪了,也就二傻子会用了吧。

    警察又问道:“你以前见过他们吗?他们跟你说了些什么?”

    “以前没见过,他们就跟我说,山里有个洞,洞里的岩壁上可以看见好多好多金色的沙子。然后他们还把几颗金色的沙子给了我。还说,让我跟乡亲们说,乡亲们一定会感谢我的。”

    果然是有人故意散播关于金矿的消息,引人上山。

    警察又问道:“那让你去放鸡的那些人,就是这些给你金沙的人吗?”

    二傻子点点头:“他们有四五个人呢,身上还有一股烟花爆竹味。”

    烟花爆竹味?那不就是火药硝石的味道?

    警察马上联想到祝福和李墨一分别都说过,在峡谷里遇见炸山的那伙人,还有听见的他们的对话,一切都直指向山头另一侧的山洼村。

    讯问告一段落,警察整理好笔录,商量着明天应该怎么样才能把二傻子带到山洼村去,让他认认山洼村里有没有犯罪嫌疑人。

    没想到二傻子听见了,他将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不是不是,没有,是外面来的人。”

    “你怎么知道是外面来的人?”

    二傻子嘿嘿一笑:“不一样,和我们山里人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全部不一样,没有土味。”

    警察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算什么证词,最后还是决定,让二傻子到山洼村去认人,就算二傻子认不出人来,如果犯罪嫌疑人认识二傻子,那么两相一打照面的功夫,也能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出端倪来。

    二傻子暂时被放回家,躺在床上,他望着天空中挂着的新月,眼神清明,表情十分凝重,与村民们熟悉的那个整天傻乐的中年男人完全不一样。

    “献祭还没有完成,他们还会再来……”二傻子自言自语冒出这样一句话。

    “你说对了。”一个阴冷的声音透过虚掩着的门进入他的耳中。

    门忽然被打开,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一步步向躺在床上的二傻子走去,二傻子猛地从床上跳起来,想要跑,却被一把锋利的匕首紧紧的顶住咽喉,不得不向后退,最后,被迫躺回床上。

    他觉得自己的脖子有点痒,有点痛,接着,微微温热的液体,从脖子上流出,微微腥甜的气息慢慢的弥漫在空气中,萦绕在他自己的鼻尖。

    二傻子看着他:“你们竟然还没走?”

    “没办法,我也想走,事情没办完,怎么走呢,看不出来,你苦心孤诣,在这又穷又破的鬼地方藏了这么多年,想要守住的东西,终究,还是守不住的。”

    那人笑笑:“老板的吩咐如果不完成,我就要被扣工资了,像你这样善良的人,一定不忍心我被扣工资的对不对?”

    二傻子静静地看着他,忽然身子暴起,拼着脖子上的伤口,也想要将那人反制住。

    可惜,那人的反应却更快,一手成拳,仿佛咏春拳中的寸劲技巧,重重击在二傻子的腰间软肋,那里是人体要害,被击中之后,几乎大半个身子都麻了,二傻子又落在床上。

    “真是对你一点都不能松懈,宗原前辈,好歹我们算起来也是同门,你为什么就背叛了老板呢?这让我也感到很为难啊。”

    二傻子,不,宗原,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不走,怎么给你们年轻人腾地方呢?你看,我走归走了,还能让你有机会立功,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我。”

    那人冷笑道:“那宗原前辈何不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就让我遂了心愿,回去领功,我一定不会忘记宗原前辈的大恩大德。”

    宗原深吸一口气,肋下的麻木渐渐散去,取而代之是骨裂一般的疼痛,他忍痛继续说:“虽然我不知道老板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我不赞同老板用整个地球的未来做赌注,豪赌一场。”

    “前辈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富贵险中求?”

    与三观完全不同的人实在无法沟通,宗原闭上眼睛:“你动手吧。”

    那人点点头:“看在你是前辈的份上,我会下手快一些的。”

    匕首还没有来得及划开宗原的颈动脉,那人的手腕便被不知什么东西重重击中,当下握不住匕首,松开,匕首落在枕边,宗原猛地一脚踹在那人腹部,将他踢得倒退五六步,捂着肚子弯着腰,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从门口闪过一道黑影,利落的擒拿手,将他四肢关节紧紧锁住,动弹不得。

    接着,一道手电筒的光从门口晃进来,女子清脆的声音说:“你看,幸好我说要来吧,还能赶上这事。”

    宗原撑着起来,点亮了蜡烛,发现正在按着侵入者的黑衣男子是李墨一,那个拿着手电筒照来照去的是祝福。

    “你们都看见了?”

    “咦,这样的问话,下面好像就是要杀人灭口了呢。”祝福嘻嘻笑道,“有生之年能看见扮虎吃虎的人,也真是难得,还以为这事只能在小说里看见。”

    李墨一要将那人押去警察那里,宗原却说:“等等,你偷了神婆的水银,放在哪里了?”

    那人冷笑一声:“早就运出去了,说不定,这会儿已经在老板手上了。”

    “老板是谁?”祝福好奇地问道。

    那人打量着祝福,没有回答。

    “哎,这是不是杀手的职业道德啊?就是打死也不供出雇主什么的?”祝福特别激动,“从来没见过活的杀手呢。”

    李墨一默默看了她一眼。

    祝福赶紧补充:“是从没见过活的现任杀手。哎,你有没有什么可以一咬牙,就死掉的那种自/杀毒药啊?”

    问了半天,那人一个字也没说,祝福觉得颇为无趣:“算了,还是把他送给警察叔叔玩吧。”

    宗原却面露难色,他在村民面前装傻充愣十多年,忽然一天被掀开了真面目,他竟然感到有些胆怯,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们。

    “本来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家的这枝土造枪,没想到,还能遇上这种事。说起来,你到底为什么要装傻躲在这里啊,欠高/利/贷吗?”祝福好奇地问道。

    宗原苦笑一声:“如果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那就好了。”

    很久以前,宗原的家族,都是为了另一个家族服务,在那漫长的战火连天的岁月,他们侍奉的家族渐渐人口稀少,流失难寻。

    到了现代,社会安定之后,忽然有一天,一个男人拿出当初那个家族的信印出来,说要重新让家族兴盛,他不仅积聚着财富,也在寻回当初那些忠心耿耿的侍从。

    那个充满野心的男人,他有一个很大的计划想要实现,如果赌赢了,他能够获得难得估量的财富和权势,如果赌输了,那么也许整个地球都要陪葬。

    “听起来这个设定还真够中二的,那个男人是谁啊,我认识吗?”

    从宗原嘴里吐出的三个字,让祝福惊呆了。

    “秦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