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九十章 女人心
    初夏的山林,温度不冷不热,大雨之后的清新更添几分舒适。

    可是祝福却觉得心底好像结了层冰似的,冷到刺骨,脚下也沉甸甸,她曾经因为自己可能是瑶光的转世,能与李墨一有一些前世的渊源而挺开心,可是现在,她希望自己跟这个见鬼的祀星族没有一丁点关系。

    她看着李墨一,期待着他的回答,李墨一看着她的表情,认真的说:“瑶光不是坏人,这些人一定不是瑶光派来的。”

    “是吗……可是,身为大祭司,会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祝福低低的说,好像只是在问自己。

    李墨一双手紧紧按着她的双臂:“祀星族上上下下有一万多人,其中有些人,的确是希望神权永固,也因此与皇权产生了纷争,但是瑶光她不是这样想的!否则,瑶光也不会举行祭星仪式。”

    看着平日里总是淡定从容的李墨一脸上写满了着急,祝福心中不由羡慕起那个在千年前就已经消失的大祭司,她得是多么有魅力啊。

    “你别急,我信我信。”祝福反过来安慰李墨一,“原来我还以为春桃会是被村里人杀掉,因此她诅咒这个村庄,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那这圆山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李墨一负手望着那条若隐若现的路:“永星石。”

    “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祝福想起刚才在蜃梦中听见的名词,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李墨一对永星石也并不是完全了解,只是在祀星族的时候曾经听说,永星石是天上的星星落在地上后,被大地上的翡翠化为一体,从而拥有了天与地共同的力量。

    当瑶光与钦天监同时算出,将有慧星降临灭世人间的时候,瑶光决定启动祭星法阵,而法阵成功的关键,就是这块永星石。

    大恒皇朝的钦天监秘档则对每年每月发生的天文地理异象有详尽的记录,更重要的是,麒麟将军刘觥奕在写给朝廷的军报中,也曾提及此事,并说自己捡到一块。

    因此,瑶光决定与承澜女皇联手,为世人消弥此祸。女皇决定派人去寻找永星石下落。

    刚巧春桃身为一品诰命夫人,参加宫内宴饮的时候,听见这个消息,便主动向女皇提出,自己可以带人去找。

    李墨一说完,看着祝福说:“我只知道这些了。”

    后面的事情,他不说,祝福也能猜到。

    女皇派出的人还没有到,祀星族中那些早已不满凤氏皇朝对族内事务过多干涉的人已经先动手了,他们自称女皇特使,将春桃带走。

    祀星族有特别的器具,可以探知永星石的下落,一到村子,他们便准确的定位到了刘将军的祠堂下,虽然春桃有些疑惑,但是想到此事已不仅仅是一家一国之事,而是整片大地上所有生灵相关,想来刘将军也不会见怪,便将他们带去了。

    如果未来将会如天文学家预测的那样,慧星将再一次与地球围着太阳公转的轨道交叉,正巧碰个正着,那么,寻找永星石,也许还真得再次提到日程上。

    不过眼下最令人烦恼的事情,应该还是这村子里连续出的两起事件。

    在做笔录的时候,祝福已经把在峡谷里遇见那几个人的事情也一并告诉了警察,他们炸开了山体,让溪水改变位置,导致村里人中毒。

    祝福有一种奇怪的预感,还会有人出事,但是,她却完全没有证据,不能像柯南里那样一条一条的列出来,就不会有人理她。

    再说,理了也没什么用啊,她自己都不知道死的会是谁,甚至连凶手的动机都不知道。

    山洼村的日子明明那么好过,他们为什么非得想弄出个大新闻来,折腾圆山村的穷人?

    总不能是为了优佳基金的扶助计划吧。

    祝福百思不得其解,看着她苦苦思索的模样,李墨一笑道:“你看看,你又开始为这些原本与你无关的事情发愁了,还记得在六库吗,还有上回的事,你简直是要把楚昊和齐楠的活都给抢干净。”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祝福说完这句话,突然想到一部历史题材的电影里,把匹夫给改成了匹妇,忍不住笑起来。

    见她终于不再愁眉苦脸,李墨一松了口气:“你啊,真是……操不完的心。”

    祝福笑笑:“与瑶光比,我操的心够不够多?”

    “……”

    不知道为什么,祝福明明不希望李墨一是多么多么的思念瑶光,她害怕李墨一根本不喜欢自己,只是把自己当替身,却又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主动提及,想要试探李墨一的反应。

    李墨一没有回答。

    祝福也没有追问,她也觉得自己有点无聊,走了两步,惯性向后甩的右手忽然被人牵住了,她的手比李墨一整整短了一个指节的长度,完完整整的被他的大手包住。

    李墨一紧紧地牵着她的手:“你与她不一样,你是你,你有你的好处。”

    “嗯……”祝福心里好像开出了流淌着花蜜的鲜花,内心里的小人在唱歌跳舞欢呼雀跃,表面上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李墨一又补充道:“你要是下次再提出这种问题,我就要问你秦伟了。”

    “喂,你这个男人,要不要报复心这么重呀。”祝福忿忿道。

    素来温文儒雅的李墨一,忽然表情变得很欠:“我的性别是男没错,但是我当初的职业可是杀手,讲究的就是有来有往。”

    祝福一时语塞,她倒是完全忘记这件事了,噎了半天才说出几个字:“咱们都这么熟了,哪用得着这么客气,不需要有来有往,我愿意单方面的给予。”

    “……”

    李墨一僵了半天,才冒出来一句:“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快。”

    “能让天殿首座夸一句反应快,我真是三生有幸,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们赶紧下山吧,我总觉得还要出事。”祝福飞快地说完,拉着李墨一就往山下跑。

    没跑两步,她觉得身子一轻,李墨一将她抱起,负在背上:“既然着急,那还是我背着你快些。”

    快到山下的时候,还没有将祝福放下的意思,祝福赶紧拍拍他的肩膀:“放下,快放下,别让人看见了。”

    “看见又怎么样?”李墨一不解。

    祝福说:“你现在走的可是当红小鲜肉风格,你这还没粉丝呢,就先谈上恋爱了,你还上哪儿去找女粉丝?本来有粉丝的,都会因为婚讯而掉粉呢,你啊,还是稳妥一点的好。”

    每次都是用这个来做理由,李墨一心不甘情不愿的将祝福放下:“那我不要做这个人设不就好了,难道我要一辈子孤独终老?”

    “这倒不用,等你三十五岁宣布结婚什么的,应该就没关系了吧。”祝福在脑中很认真的回忆着现在那些小鲜肉男明星们的婚恋情况,似乎都是跟这个搞暧昧跟那个搞暧昧,没一个确认有正牌女友或是结婚的。

    毕竟搞暧昧可以用来炒片子的热度,但是如果已经是名草有主了,那就不是炒热度了,变成小三的故事了。哪个女星也不想自己变小三啊。

    李墨一一面仔细的为祝福把头发上沾着的草屑碎叶捡掉,一面说:“我记得射雕里的任盈盈喜欢上令狐冲的情节。”

    “嗯,在洛阳的绿竹巷弹琴治病嘛,不算什么特别的。”

    “不,我要说的是,我觉得,任盈盈爱上的不是令狐冲,而是那个对小师妹岳灵珊一往情深的令狐冲。”

    “啊?”祝福头一回听见这种理论,任盈盈难道不是喜欢的就是令狐冲的狂放不羁吗?

    李墨一说:“你看,我说瑶光好,你就心底里冒酸气,但是任盈盈却总是喜欢说岳灵珊什么什么,甚至心理活动都是如果岳灵珊什么什么的……那就是希望令狐冲能好好的和岳灵珊在一起。”

    他顿了一顿,继续他的惊天大发言:“我认为,任盈盈是令狐冲和岳灵珊的cp粉。”

    “你这段时间是刷了多少网页论坛啊,连cp粉都知道?”

    “混一行就要了解一行的规矩,省得哪天被人骂了都不知道人家在骂什么。”

    不错,很积极的工作态度,祝福从李墨一的身上,忽然想到网上有很多人觉得自己只要穿越到古代,或者是举家移民到某灯塔国,就一定可以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但是,就她所知道的而言,一个人如果能在某处混的好,必然是在处处都不会太差,就算是拘于时势或是各种外在条件,也绝对是中流偏上,而不会是在泥潭里仰望天堂的那种。

    当年能在杀手组织里混成最高核心部门里最高等级的杀手,李墨一当然绝对不可能是那种大脑里只长肌肉没有脑回沟的纠纠武夫。

    祝福一直相信这一点,每次听李墨一对事情的看法和分析,她的这种感觉都会加深一层。

    一个无论在哪里都可以过得很好的人。

    一个根本不在乎身在何处的人。

    是不是身边到底是哪个女人,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是不是当有机会,他就会回到瑶光的身边?

    永星石,会不会是让他回到过去的一扇门?

    他现在能爽快的不提瑶光,那么等到回去之后,他是不是也可以愉快的把自己忘记,而整天跟瑶光卿卿我我?

    想到这里,祝福忽然生气了,她冷冷的甩了一句:“你这么厉害,谁还能管得了你。”

    说完,大踏步的往剧组住的方向走去了。

    李墨一愣在原处,他认真的反思了一下自己说了什么,竟惹得祝福如此生气。

    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混一行就要了解一行的规矩,省得哪天被人骂了都不知道人家在骂什么。”

    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她为什么突然生气了?

    月黑堂最核心部门天殿的首席杀手李墨一先生,一向自认善于揣摩人心,精通人性优劣,与贵女命妇打交道,也从未失过手,今天,他却错愕的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祝福在想什么。

    当年他狠狠地嘲笑过说出“女人心,海底针”的人是自己无能,现在,这一巴掌狠狠的反抽在他自己的脸上。

    眼看着祝福走远了,李墨一不得不追上去:“你为什么生气啊?”

    “没生气。”

    “可是……”

    “怎么,我还会骗你?”

    在对话彻底变成可笑的言情风之前,有人出现了,容诗音站在路的尽头,看见他俩,笑着招呼:“开饭啦。”

    李墨一出于礼貌应了一声。

    祝福那股子邪性忽然上来了:“哼,真亲热。”

    “什么?!”李墨一这下彻底慒了,祝福一直以来都是活泼外向的性格,他从来都没觉得与祝福之间的沟通需要猜,需要想,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墨一不得不重拾当年游走在那些皇亲国戚的女眷中的技能,每次哄这些女人,她们都很容易的开心起来,将许多秘密告诉他,让他得以顺利的完成任务。

    可是,怎么面对着祝福,他所有的技能都好像被封印了似的,使不出来。

    饶是李墨一再怎么智计百出,聪明过人,也万万想不到,祝福从听见他那句话,到生气之间,大脑里已经走过了万水千山。

    而且祝福也绝对不会告诉他事实真相的。

    因为她自己也知道……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想着李墨一莫名其妙的被自己怼了一顿,祝福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要补偿一下。

    吃饭的时候,因为两人回来晚了,所以留了两个紧挨着的位子靠在一起,李墨一还担心自己坐在祝福身边会不会让她心情不好,食不下咽,刚想着用什么理由才能不着痕迹的跟别人换个位置,结果祝福去盛饭的时候却替他也盛了一碗……

    “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再帮你去添些?”

    李墨一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善意,弄得更加莫名其妙,他习惯凡事先找自己的原因,因此,他在心中默默反省:“一定是到了现代以后,日子过的太滋润了,疏于练习,导致这么强烈的情感变化都无法探知原因。”

    最后,李墨一做出了一个决定:回去以后,去考个心理咨询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