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八十九 献祭
    棺中的女尸,看起来历史已经非常久远了,棺内什么随葬品都没有,只有一具骷髅架子,连块布片都没有。

    “下葬时没穿衣服?还是埋得时间太久,衣服全朽坏了?”祝福强忍着心中那股莫名其妙激烈的情绪,靠近。

    李墨一摇摇头:“头发还在,衣服不可能朽得干干净净,一点都不剩,应该是在下葬的时候就没有了衣服。”

    “是……是春桃吗?”祝福努力憋出这个名字,对于历史的时间轴来说,春桃离她不知有一千年还是两千年,但是对于她的感知来说,春桃是一个刚刚才与她分别了两天的可爱小姑娘,她无论如何也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李墨一仔细检视,摇头:“看不出,这是一个成年女性,我们见到春桃的时候,她也就十二三岁吧。变化太大了。”

    “也许不是春桃吧。”祝福嘴上这样说着,可是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叫嚣:“这就是春桃,这就是春桃……”

    祝福多么希望自己能回溯到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出现这样的惨剧。

    她想起,之前几次自己可以使用某种能力,都是在危急关头,或是自己受伤的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力量,也许……祝福从口袋里取出修眉刀,在手指上划开一条口子。

    修眉刀十分锋利,鲜血瞬间从伤口涌出。

    事发突然,李墨一无法阻止,惊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祝福看着血一滴一滴的落在泥地里,身体里,似乎有什么在苏醒。

    眼前的景物慢慢的旋转、模糊,继而再次又变得清晰,小溪的位置改变了,是改道之前的位置,棺木也不见了。

    “你看得见吗?”祝福低声问李墨一,李墨一点点头。

    林中传出人声,一个女子带笑的声音说:“没事的,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山上只有一些小动物,晚上会有狼,你们这么多人,狼也被吓跑了。”

    十分熟悉的声音,是春桃。

    脚步声由远及近,春桃的身影跃入祝福的眼帘,已经是个成年女子的模样,看起来也圆润了许多,身上的富贵妆饰叮叮当当挂了不少,头发挽起,已是为人妻子的模样。

    春桃身后跟着的那些人衣着虽不华贵,却也绝不是贫穷的山村百姓装束。他们的服饰多是箭袖、束腰、快靴,手里还拿着锤子、铲子、铁钎等物,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祝福心想,这些人莫不是拆迁队?她刚想与春桃打招呼,就听见队伍中有人问:

    “还有多远?”

    春桃指着前方:“不远了。”

    一行人加快脚步,浩浩荡荡向她指着的方向走去。而祝福与李墨一这两个大活人站在这里,他们就像没看见一样,就这么走过去了。

    祝福看着李墨一:“莫不是她看不见我们?”

    “大概,我们这是在蜃梦里。”李墨一说,“这是瑶光的能力之一,看来,你果然继承了她的能力。”

    那群人已经快要消失在视野里,祝福与李墨一紧紧的跟在后面,想要看看他们到底要去哪里,却发现,到了将军庙。

    现在的将军庙,还有四壁与供桌。

    “到了,就是这里。”春桃很开心的大声说。

    看起来为首的一人挥了挥手:“挖。”

    那些人甩开膀子开干,本来那将军庙就已经是摇摇欲坠的高危建筑,一锤子下去,墙壁马上四分五裂的倒下去,他们又开始挖地面,挖了没几下,就听见有人说:“挖到东西了!”

    众人都凑上去看,祝福也跟着凑了过去,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穿过这些人的身体,就好像电影里人可以穿过幽灵,幽灵穿过人那样。

    原来所谓的蜃梦,就如同4d电影,将曾经发生的事情重现。

    祝福一面想这个能力还真挺好用,一面继续看到底挖出了什么。

    一个遍布着花纹的红色盒子,用铁铲轻轻敲敲,盒盖发出清脆的声音,是金属盒。

    负责挖掘的人小心将盒子挖出来,盒子有一本16开的书那么大,看样子还挺沉,那人想打开,却发现根本无从下手。

    整个金属盒子严丝合缝,没有锁孔,没有挂环,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一块天然的铁块。

    这只盒子,从一个人手上传到另一个人手上,每个人都摸索了一遍,却没有一点点的变化,最后,盒子交到了为首那人的手中,那人看了看,嘴角微微一笑:“百巧盒。”

    旁边有人不失时机的拍马屁:“大人果然通晓天下万事,连这是什么都能看得出来。”

    “看得出来有什么用,百巧盒的机关有上万种,我也只知其中一些的解法罢了。”为首那人仔细端详着百巧盒,伸手向着盒子的某一个部位轻轻按下去,盒子发出清脆的三声“咔咔咔”,竟是变了个形状。

    他又按动几下,盒子一层一层被打开,最后露出最中心的部分,那里藏着一块碧绿色的八角形石头,他看着那块石头,放声大笑:“终于拿到了。”

    周围的人齐声恭喜:“天佑长老,天佑我族!”

    春桃的表情忽然变了,她看着为首那人,无比震惊:“你,你不是陛下的人?”

    “哈哈哈,承澜女皇吗?怎比得上我祀星族瑶光大祭司!”为首那人放声大笑。

    春桃一怔:“瑶光……瑶光?”

    她的目光中似乎充满着回忆,春桃大声说:“大祭司姐姐,我曾经见过!她绝对不会弃天下百姓不顾,夺走这块石头的!”

    为首那人停止笑声,冷冷地看着她:“就凭你,也敢说见过大祭司?还大祭司姐姐?你有什么证据?”

    春桃摇摇头:“那是三年前的事了,大祭司姐姐曾经到过我们村,为我们祈雨,村里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原来瑶光大人已经发现这里的秘密,到此探查过了,不愧是拥有至高法力的大祭司。夫人,既然你与瑶光大人有旧,你就老老实实不要给我们惹麻烦。”

    春桃用力摇头:“不,永星石与大恒的国运休戚相关,你们不能这样自私,置黎民百姓于不顾,大祭司姐姐当初救了我,祀星族的人绝不会视天下入熔炉而不顾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黎民百姓?那也是大恒的黎民百姓,与我们祀星族有什么关系,东宁的皇帝说了,只要我们不插手,大恒将来被并入东宁,他们照样尊祀星族为圣地,是为国中之国,绝不干涉。”

    “你们怎么会相信会侵略他国的人能信守承诺!”春桃急得流出眼泪。

    那个人又是一笑:“当然不信,我信的是祀星族有自保的能力,就算是东宁,想要拿下祀星族,也要问过大祭司的法阵,还有我族的数万神兵!东宁人都是商人,最懂得权衡利害,这一点,不用你来操心。”

    眼见着永星石拿不回来,春桃低头抹泪:“可是,我奉陛下之命来取永星石,你们将它拿走,我如何向陛下回禀呢。”

    “哈哈哈,原来你也只不过是担心自己的荣华富贵罢了,这好说,你加入我们祀星族,整个神州都没有人能动得了你!带上你的老娘,带上你的全家,一起投入我祀星族中吧。”

    春桃点点头,她将眼泪擦去,笑道:“原来是这样,那便好说了,我知道一条近路,东宁北燕联军将至,想必诸位也急着赶回去。”

    “不错,那就走吧。”一行人十分轻松的向前走,春桃忧心忡忡走在后面,祝福看见春桃双手紧握着项链,默念着什么,陡然间,地动山摇,好好的路,忽然就没有了,向下塌陷了十几米,不是塌陷,而是这块山头向上抬高。

    走在前面的人全部摔落悬崖,而那为首之人,站立不稳,怀中的铁盒摔出,落在春桃面前,他强挣着想要站起身,却被一个从虚空中缓步踏出的人吓得滚落悬崖。

    山鬼湘的声音十分无奈:“你何必为了这些人,搭上自己的性命?”

    原来,这就是那条路为什么会中断的原因?祝福瞪大了眼睛,竟然不是天灾,而是春桃?

    “我一时失察,愧对女皇陛下的信任,唯有以死谢罪。”春桃的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山鬼摇头:“大恒的国运,原本也就到此为止了,并且,千秋青史无留名。”

    “……”春桃震惊的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许久,她才叹了口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许这就是我这山里孩子最后的一点无聊执着吧,记得大祭司姐姐说过,即使是个女子,也当仰不愧天,俯不愧地,我的错,就一定要挽回。”

    春桃捡起那只铁盒:“山神娘娘,能不能容我一段时间,让我将永星石送进宫中,再来领死?”

    山鬼唤来赤豹,对春桃说:“坐上去。”

    春桃十分坦然的坐在这凶猛巨兽身上,赤豹面前的空间发生了扭曲,好像被撕开一般,露出无尽黑暗的内里,它驮着春桃缓缓走进,过了没多久,它又带着春桃回来了。

    从赤豹身上下来,春桃对着它深施一礼:“有劳。”

    “永星石,得了未必是好事。”山鬼看着春桃露着淡淡微笑的脸庞,“使用它召唤幽冥军团的人,与你一样,也要付出代价,并且是永生永世无法摆脱的诅咒。”

    “陛下知道,我相信她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春桃十分轻松,笑道,“现在,该我付出代价了。”

    只见春桃拿起方才那些人落下的铁铲,一下一下的挖着,直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才扔下。

    接着,她抬手,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去。

    祝福睁大了眼睛,不知她这是要做什么,一眼瞥见李墨一已经扭过头,闭上眼睛。

    春桃自己走进坑里,躺下,闭上眼睛:“有劳山神娘娘了。”

    山鬼又是一叹,坑旁的土堆抖动着,向下落,竟是要将春桃活埋。

    只抖了一下,便停止了,春桃睁开眼睛,不解的望着山鬼。

    “自古忠臣良将不落幽冥,不堕地狱,你用性命换此逆天之举,也是为了忠信与国家,我赏你口薄皮棺材吧,想来,后土大神也不会怪我。”

    说着,凭空出现一口薄薄的木棺,春桃的身体浮起,落在棺材中,棺材盖飞起、合上。将着,土堆剧烈抖动,倾泻入坑,瞬间,这片土地,又变得平平整整,没有人知道,有一位忠于使命的女子,在此香消玉殒。

    山鬼看着祝福与李墨一:“你们回来,是为了她吗?”

    祝福没想到山鬼竟然可以看到她,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山鬼猜到她在想什么,说道:“你忘记我是从你那个时代过来的吗?虽然时间线混乱了,但是对于与天地同寿的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春桃,她真的就这么死了?她是被活埋的?”祝福心里十分难过,这样一个聪明可爱的小姑娘啊。

    山鬼面无表情:“不,是被石头砸中后脑而死,没有什么痛苦,总比活埋要好。”

    “春桃她做了什么一定要死?”

    “你不是看见了?她用性命与我交换了条件,用森林的力量,引发了山崩,原本一般人的命我都不会收,但是她不一样,三年前,她就该死在河里了,她的命格因为你的到来而发生了改变,她的灵魂上打着河伯的印记,但是却永远只能属于这片山林,因此山林也会得到河伯的庇佑,从此风调雨顺。”

    祝福想到与春桃的灵魂发生“共情”时的那些感觉,本以为那是她被人谋害时瞬间的情绪,原来竟有如此复杂的内情,愤怒失望与不可置信,也许是因为那些欺骗她的祀星族人。

    祝福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比如永星石是什么,它现在在哪里,可是根本来不及,眼前又是一阵晃动,待一切清晰之后,已是站在改道的小溪旁。

    李墨一看着怅然若失的祝福,低声说:“走吧,她是自愿给山鬼的献祭。”

    祝福看着他,好像下定很大决心似的问道:“祀星族……是邪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