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命运
    死者的身份已经确定,是村里一位药农,虽然同然许多草药已经可以人工种植,但仍有一批药只能在野生环境里生长,最多只能模拟人工环境。

    这个人就是包了一片山头,有事没事巡视一番,缺水了补水,没肥了施肥,在野生环境里,让药材的产量达到最大。

    要说对这一带地形的熟悉程度,除了他也没谁了。

    “你们这边除了红信石,还有什么矿产资源?”祝福假装不经意的问道。

    村支书摇摇头:“要是有矿,我们哪儿还至于这么穷,就算有矿,也无非是一点石英矿,不值钱,还不够修路的。”

    “可惜你们村本来是有路的,断了。”祝福深深的对这个村子致以了同情,不知道是什么年代发生的,也许,就是在春桃离开之后。

    村支书点点头:“是啊,可惜,这村子最早能找到的历史,就是一百多年前,先人避战乱到了这个已经荒弃的村子,留下来。再往前,什么都没留下,只看见一条断头路。”

    虽然数千年来,国家文明传承不曾断过,地震与河床断流,都会有人记录,但如果是战乱年代,只怕就算有人记下,那资料也散佚在茫茫历史之中。

    春桃到底是什么年代的人,只怕祝福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晚饭是土鸡,加了土豆炖的,特别香。

    大家都快吃完了,李墨一和关林森才回来,李墨一闻着空气中的香气,十分遗憾。

    祝福从灶头端出来两碗满满堆尖的鸡肉:“给你们俩留的。”

    “真是善解人意,体贴入微。”关林森随手拿起一碗,却被祝福夺下:“这是给李墨一的。”

    “有什么区别?”

    “有,李墨一喜欢吃脆骨。”

    关林森拿起另外一碗,笑着说:“我也喜欢。”

    “上回吃掌中宝,你把脆骨全给吐了!”祝福唾弃的看着关林森,就好像他的脸上大大的写着“骗子”二字。

    本以为自己的行为已经足够小心,没想到还是被她看见了:“居然看的这么仔细。”

    “是我告诉她的。”李墨一笑眯眯的将鸡肉里的汤汁拌在饭里,鸡肉和土豆在大铁锅里炖煮了很久,浓得好像能抽出丝来,浇在白米饭上拌匀,比什么菜都下饭。

    关林森自言自语吐槽着秀恩爱的两个无耻之徒,发现自己的碗里都是最喜欢吃的鸡心鸡肝等等内脏,还有鸡爪鸡翅,炖得很酥软,筷子夹着甩甩就能甩出去似的。

    他那张冰山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你这小子还不算特别没良心。”

    “是我帮你盛的。”乔瑜双手抱在胸前,倚在门边,看着关林森嘴里塞得满满的模样,那盏昏黄的灯光照在她眼里,满满的温情。

    “得出什么结论了吗?”祝福问道。

    “没有确切的结论,基本上与我们的判断一样,熟人作案,再多我也不好问。”李墨一放下空碗,看着关林森细细的品味着那些吃起来分外费劲的零碎,摇摇头:“这有什么好吃的。”

    “太容易的事情做太多了,就想做些复杂而有趣的事情。”关林森脸上的神情就好像写着:“年轻人,多学着点吧,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

    祝福拉着李墨一:“吃完饭出去散散步,有益身体健康。”

    村子里的人现在都恢复了健康,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说村里遇到的这次中毒事件,越说越玄,也有人说起那个被杀掉的药农。

    听了几拨人聊的内容之后,祝福觉得村里人实在是太能扯了,以他们的想象力,要是文笔稍微好点,绝对可以霸占网文界前十啊,不仅有人性伦理、还有鬼怪灵异、还有香艳下流。

    只是没一个说的有一丁点依据,所有的依据都来自于“我听说”,“我姑妈的三婶子”,“我小舅家的二叔”之类那些面目模糊的亲戚。

    四人顺着村里的路向前走,发现前方已经是那个神婆家,神婆的屋里还是黑乎乎的一片,似乎没有人。

    祝福靠近之后,却发现神婆坐在屋门口生气。

    “阿婆,你这是怎么了?”祝福问道。

    许久没人搭理的神婆看见祝福,拍着大腿哭嚎起来:“不知道哪个天杀的啊,把我的水银给偷走了!”

    “水银?”

    “是呀,一罐子呢,那是我驱邪用的,那可是祖师爷给我留下来的呀!哪个天杀的偷走啦,毒死他啊!”神婆痛心疾首。

    祝福很是奇怪,虽说水银的名字里带了一个“银”字,可是,并不是贵金属啊,反而有毒,这村里的人也不至于自己做体温计玩吧?

    除了神婆,村里也没人会玩跳大神驱邪了,谁会偷她的水银呢?

    祝福忽然想到,曾经在淘金的资料书里看过,当黄金是以金沙状态分布的时候,与泥土混在一起,十分难以提取,如果有水银,黄金就会被水银吸附过去。

    最后稍加提炼,就可以得到较为纯粹的黄金。

    果然,还是与金矿有关吗?

    “我曾经采访过矿大的教授,他跟我说我国的黄金矿分布不匀,质量也不好,提到了这里,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乔瑜把自己所知都告诉了他们,“也不知道这个药农是不是捡到了一颗金沙,就当做是宝了。”

    关林森联络了认识的一位开矿的朋友,询问他对这个地理位置黄金矿的认识。

    不料那人听了就笑起来:“那矿啊,三百年前就有人开过,全是渣渣矿,挖出来的金沙还不够买药的,哪是什么金矿,那山底下不全是红信石吗?红信石伴生的铜矿,顺便伴生了一点金沙。”

    “那地界那么早就有人住了,真有大金矿还轮得着你知道?”

    关林森冷静的问:“那怎么这里的村民都不知道有这事?”

    “那是啊,几百年前的事了,那不是战乱跑了一拨,后来一百多年前那里不是还毒死了一拨吗?要不是我跟这行混了几十年,我都不知道啊。哎,小关啊,你爸还好吗?什么时候出来跟我喝一杯啊。”

    “他在国外环游世界,我都找不到他了。”关林森敷衍几句,挂了电话。

    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件事告诉负责调查的警察,可是,似乎已经迟了。

    村外已经有年轻人兴奋无比的在盘算着发财以后应该搬到s市还是搬到b市了,整个村子都被一个声音笼罩着:“金矿、金矿……”

    当一个地方贫困了许多年的时候,只要有一点点翻身致富的可能性,他们都会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那样不肯松手。

    谁也无法指责他们眼皮子浅没见识,活下去,是他们现在最大的念头。

    哪怕只是一个泡影,哪怕只是一个梦想。

    有些性急的年轻人,甚至不顾天已经黑了,打着电筒,拿着火把就往山里去,恨不得能被狗头金绊一跤,明天就可以成为百万富翁。

    在幻境中,山鬼答应他们,不再伤害深夜上山的女人们,因此,在这些村民的脑中,已经完全没有了这个禁忌的印象,进山的人,有男有女,在黄金面前,性别从来都不是问题。

    别说女人力气小,看着这些人的眼神,只怕给他们一只八百斤的金猪,他们不仅能跑,还能飞。

    山里的金矿可不像进城里的金店,只要找到门,里面各式各样的千足金随便拿。

    这些村民,甚至都没有与任何一种矿打过交道,不懂得什么叫矿洞,也不懂得什么叫洗矿,只以为在山上走走,挖一挖,就能看见成块成金的金子。

    可是,他们中,却混着一个真正懂的人,那个人偷走了神婆的水银,也许,他还是命案的凶手。

    这一晚上折腾,当然不会有任何结果。

    到后半夜,电筒没有电了,火把也烧尽了。村民们这才恋恋不舍的回到村里。

    可是他们根本睡不着,每户人家的枕畔床边,都在谈论着黄金二字。

    第二天清早,祝福从梦中醒来,觉得口渴,摇摇晃晃去喝水的时候,却发现李墨一正从外面进来。

    “你这是刚回来?去哪了?”祝福问道。

    李墨一压低声音说:“又有人消失了。”

    山鬼已经依约离去,相信她没有出尔反尔的理由,那么这个人又是为什么消失了呢?

    祝福轻声问道:“摔山沟里了吧?这山里缝隙那么多,谁知道是不是掉到什么洞里去了。”

    “我在地上看见了这些,才知道他消失的。”

    李墨一拿出手机上拍的照片,林间的地上掉着一个手电筒,还有仿佛被什么东西拖走留下的拖拽式痕迹。

    “野兽?”祝福脑中闪过那个在幻境中被野狼拖走的里正,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对,没血。”

    村里人,原本根本就不知道有金矿这回事,为什么忽然之间就流传开了,是谁告诉他们的?如果金矿的事能被传开,那么死在床上的人,到底是为什么而死呢?

    李墨一看着祝福苦恼的模样,轻声说:“我们下午就走了,这种事情,不是你的份内事,交给警察去处理不就好了。”

    “其实……”祝福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下一本想写刑侦小说,你看现在网上那么多刑侦ip改编的都挺火的,要是我赶上这一波,说不定也能跟着火一把,到时候我就可以买房子给你住了。”

    “……”

    李墨一神情复杂地看着她,祝福在脸上抹了一把:“哦哦,我还没洗脸,是不是有脏东西?”

    “筑巢是雄性应该做的事,你把我的活抢着做了,我该怎么办。”李墨一揉揉她的脸。

    祝福不服气地伸手捏住他挺直的鼻子:“干嘛揉我的脸!”

    李墨一不得不放开祝福的脸,伸手抢救自己的鼻子:“因为你的脸不会往下掉粉渣,也不会掉鼻子或者掉下巴。”

    “你歧视化妆吗?”祝福唾弃的看着李墨一,他摇摇头:“我只是不喜欢把自己化的亲妈都认不出来,如果长的特别吓人,或者是受了严重的外伤除外。妆前妆后两个人,实在是接受不了。”

    “哼,直男!现在已经不是女为悦已者容的时代了,是女为悦已而容,我们是化着给自己看,看着镜子,高兴!”

    祝福为了表示气势,昂着头,看着李墨一。

    忽然后面有什么东西顶着了一下她的膝盖,回头却发现是乔瑜踢来一个小板凳,她指了指:“站上去。”

    祝福站上去之后,终于可以俯视李墨一的头顶,心情特别好,刚想再说点什么,发现李墨一的头顶有两个旋儿。

    她马上忘记了刚才的话题,开始进行性格分析:“哎,我外婆说过,有两个旋的人脾气特别犟,看来这些果然都是迷信。”

    “那当然,迷信不可取。”萧钧天也出来了,看他这打扮的整整齐齐的模样,真像是下来视察的青年企业家什么的。

    祝福忙从板凳上跳下来,问道:“萧总,其实,你来到底是干什么的?”

    一部电视剧而已,能让优佳基金会的会长云枫亲自前来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更何况优佳背后的嘉品集团总裁,同时也是大股东萧钧天。

    “在场各位也不算外人,我不妨直说,这个村子,是老爷子临死前心心念念说有什么大恒古国圣器在这里埋着。我答应过他,一定会到这里来找找。”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圣器……”祝福脑补了《夺宝奇兵》里的圣杯。

    萧钧天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望着远方的山林:“我根本就不信这些东西,都什么年代了,说集齐了圣器,能逆转天地,真有这能力的话,为什么古恒国消失了?现在变成了一个穷的连电都没有的破村子?”

    “你们女孩子喜欢的那些水晶,什么招财的,招桃花的,世界五百强企业里,哪一个是卖水晶的?真能招财,怎么不见他们自己发财?”

    平日里,很多人说萧家能如日中天,都是因为祖宗通阴阳之术,能掐会算,才会步步为营,从不行差踏错,萧钧天很不满。

    “真要是一切天定,人还要努力做什么?等着命运安排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