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怀好意
    这个妇人一天之内受到的打击实在太多,惊恐之后燃起了希望,本以为女儿就此平安无事,没想到,现在又要让她赴险。

    在雨地里又跪了这么久,她的身体实在支持不住,便晕了过去。

    春桃见状哭叫着“娘亲”,也跑了出去,祝福叹了口气,这也实在是没办法,不这样,村里人根本就不可能将道路开通。

    快要到傍晚的时候,整整下了一天的雨,终于转小,只有空中飘着微微雨丝。

    黄土的道路,被雨水和成泥,一脚踩下去,很快就陷进去,连脚背都看不见,再拔出来,与叫化鸡倒有七八分的相似。

    今天本不是进山的好时候,但是,祝福都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能呆多久,对于这些村民,她并没有什么帮忙的心思,完全是为了春桃这个丫头。

    村民散去,祝福李墨一与容诗音三人在春桃家,帮着她准备进山所需要的东西,崔寡妇倒下之后,一直没有力气爬起来,容诗音一直在她身旁照顾。

    李墨一则是从各家搜来油布,为春桃准备晚上睡觉的旅装睡袋。

    春桃家里真的很穷,自古以来孤儿寡母都是不好过的,大家族里跟着拖一拖还没什么,这种村子里的,寡妇若是有个儿子倒也罢了,像她家这样只有一个春桃,本家的叔伯但凡有点坏人,便会以各种方式将家的田宅侵吞。

    这么看来,这个村子里的人也并非坏到无药可救。

    祝福哼着小调,研究桌上放着的那几样食材,都是从村里的人那里搜刮来的:馒头、腊肉、红薯干、菜油……就这馒头,都是前天的。

    这已经是村里能拿出来最好的东西了,也真是穷,早点把路打通就好了,也许等回到属于自己的时间之后,会发现,那个村子突然变得十分现代化,十分富裕,这倒也不错。

    眼看着天要黑了,别人家里已经开始冒出了炊烟,只有崔寡妇这里还冷锅冷灶的,祝福卷起袖子,企图大展身手,然后……

    她尴尬的发现一个问题,灶是冷的,没有火。

    烧大灶是一个相当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对于从来没有烧过的人来说,是一个史诗级的难题,比如祝福现在看着黑洞洞的灶口,大脑一片空白。

    应该怎么办?听家里老人说过以前烧煤炉的时候,要先点着报纸,再用报纸去点木屑,再用木屑燃着小树枝,然后再点着蜂窝煤。

    这个年代……有报纸吗?

    最后,祝福决定放弃,不懂就问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祝福问春桃:“你家这个灶,是怎么点的?”

    春桃一蹦一跳的过来,只见她不慌不忙的拿起一块石头,叮叮当当的敲了几下,然后又不知做了些什么,柴禾就传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厉害厉害。”灶烧热了,祝福往锅里倒上油,把馒头切成片,等油锅烧热了,将馒头片整个丢下去,滚油沸腾着,一股属于面粉的香气升腾起来。

    炸好的馒头片沥过油,金黄香脆,闻着就令人垂涎欲滴。

    围在一边的春桃抽动着鼻子:“呀,真香。”

    她家里平时能见着一星半点的油已经是老天爷开了眼,哪里能有这种机会,用半锅油来炸馒头片吃。

    “拿去吃吧。”祝福拍拍她的脑袋。

    春桃应了一声,伸手想要抓一片,想了想,将整个盘子端了去。

    不多时,便听见春桃稚嫩的声音:“大哥哥吃,大姐姐吃,娘,娘吃馍馍片,是大祭司姐姐亲手做的。”

    蒜苔炒腊肉,这事本不是很难。

    如果用的是煤气灶的话。

    这个大灶,要调火势,全靠不停的折腾柴禾,祝福顾得了下面,顾不得上面,忙乱成一团。

    不小心蒜苔上沾着的水还溅到了一旁的油锅里,一阵可怕的油爆声炸起。

    祝福被那声音一惊,本能的向后倒退几步,方才一直弯着腰,猛然起身,眼前顿时金星直冒,脚下没站稳,差点一头撞上碗柜。

    忽然,身后不知什么时候伸出了两只有力的手,揽住她的肩膀:“小心。”熟悉的声音,祝福连头也没回,便举起抓着铲子的手:“来,下个订单,把蒜苔和腊肉杀掉,做熟。”

    李墨一的声音里充满笑意:“那你付出的价格是什么呢?”

    祝福转身,望着他,忽然踮起脚,对着李墨一不厚不薄的嘴唇,重重亲了一口:“不用找了。”

    “……”李墨一看着她慌乱逃走的身影,用手指轻轻拂过自己的嘴唇:“还不够数。”

    很快,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就绪,崔寡妇被春桃扶起来,她看着桌上放着的一盘腊肉炒蒜苔,忽然捂住嘴,眼泪不住的往下掉。

    可把春桃给吓坏了:“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崔寡妇深吸一口气,拍拍她的肩膀:“没事没事,只是一下子想起了从前,我刚生下春桃的时候,家里也是没钱,别说肉了,连大米白面都见不着。唉,怪我不好,生个娃哪里就这么娇气了,非想着要吃腊肉,她爹跟其他后生上山,这一去……就没回来……”

    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春桃用小手抚着她的后背,也是红了眼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容诗音轻声道:“嫂子,你也别太难过了,春桃她爹在天上,一定会好生保佑你们娘儿俩的。你看,春桃这不就是逢凶化吉了吗?俗话说的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崔寡妇含着眼泪点点头,看着祝福:“大祭司娘娘,您今天来,可是救了我们娘儿俩啊,若是春桃死了,我是断断活不下去的。”

    祝福一向不太擅长安慰别人,只是笑着说:“今天春桃得救,也是因为你教导有方。”

    “我?”崔寡妇不解。

    祝福将今天春桃对她说的话,又说了一遍,只说像春桃这小小年纪,却能想到这些,将来必能大成。

    “大成什么呀,哎,她不过是个女孩子,将来,也就是嫁作别人妇,侍候公婆男人一辈子。”

    祝福摇头:“女孩子也能做出一番事业,就算是嫁做人妇,养出的孩子,也比别人见识强些,一点一点的,只要遇到机会,就能飞黄腾达。”

    崔寡妇被她一席话说的心花怒放,笑着擦去眼泪:“嗨呀,当着诸位贵客,我在胡说些什么,快吃快吃,菜都凉了。”

    “大祭司姐姐,你是好人。”春桃抬头看着祝福。

    祝福一点也不客气:“那当然。”

    吃完饭,村子已被暮色笼罩,春桃背着祝福给准备的干粮和水,走出家门,一步步向山里走去,村里的人看着这个少女孤独的背影,有些人祈祷她可以平安回来,这样就说明山神的诅咒已经被打破。

    但是有些人就不这么想了,被祝福嘲讽过的里正,缩在自己的屋子里,隔着窗扇望着春桃消失在村口,脸上满是怨恨之色。

    这次祈雨坛上,祝福将他勒索大户钱财的行径公之于众,如果这次春桃能平安回来,村民将会找他算回头帐,而如果春桃死在山上……或许这件事,还大有转机。

    夜色更深,春桃一个人在山里走了许久,虽然祝福对她保证不会有事,但是她心里还是十分害怕,竟然忘记要在天黑之前把帐篷搭好,现在再想要搭,什么都看不清,完全没有办法弄。

    一阵小风吹过,树叶上残留的雨滴唰唰的落下,就如同又下起了小雨,甩了春桃一头一脸,单薄的衣服很快便湿透。

    她将油布帐篷抖开,自己紧紧裹起来,这才觉得身上回复了一丝暖气。雨后的森林,四处都是湿嗒嗒,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黑暗的林间,不知道哪里传来了野兽的咆哮声,春桃吓得继续向前跑,直到被虬结在地表的树根绊倒,重重摔在地上。

    她扁着嘴,委屈的想要哭,一抬头,却发现前方竟然是块平地,在平地正中,影影绰绰的似乎有座房子。

    有房子,至少就有一个可以挡风的地方了。当下,春桃也忘记腿疼了,开心的跳起来跑到屋子里。

    房子也不知道多久没人住了,地面上原本的砖都裂成一小块一小块,杂草丛生,屋顶……哪里有什么屋顶,春桃抬起头,只见满天的星光。

    正中有一张破破烂烂的供桌,实在太黑,也不知道是供的哪位神仙。

    春桃到底是山里长大的孩子,很快在附近找到了一些干柴,她用随身携带的火石和火镰生了一堆篝火,温暖的火焰在柴草上跳跃着,将这片恼人的黑暗撕开一个空,让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得到一些安慰。

    借着火光,她看见供桌上供着的那尊神像。

    哪里是什么神像,却是一块牌子,春桃不识字,只觉得这牌子的形状,很像爹爹的牌位,也许这是谁的牌位?

    想到这里,春桃心里先是一紧,赶紧跪下磕头:“春桃什么都不知道,误闯这里,还请您不要见怪,容我在这里呆一夜,明天就走。”

    一阵风从破烂的大门刮起来,火苗猛然一摇,映在斑驳的墙壁上显得分外诡异,春桃又连连磕了几个头,赶紧缩在火堆边,用油布裹紧着自己,心脏“怦怦”狂跳不止。

    漫长的山路走下来,让她现在觉得又有点饿,春桃从包裹里找到几块肉,用树枝挑着,靠在火边慢慢的烤。

    很快,一股浓浓的肉香,便慢慢飘满一屋,又飘向屋外。

    春桃一抬头,赫然发现门外有一个黑色的人影,正慢慢走进来,她惊慌失措,大声尖叫。

    “在这地方,你叫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理你的。”是里正的声音。

    春桃声音颤抖:“你,你想做什么?”

    “白天的时候,你就该祭河神了,阴差阳错,让你活到现在,白赚了大半天,也该满足了吧。”

    春桃分明看见里正手里的菜刀,隐隐闪着寒光,她慢慢向后挪,很快,背就抵住了墙壁,已无路可逃,她吓得闭上眼睛。

    接着,她的耳边,传来了另一个奇怪的声音,脚步声混合着从野兽咽喉中发出的,充满威胁意味的低吼。

    里正的惨呼,人类**被撕开的声音,还有呼啸的破风之声,不断传来,春桃不敢睁眼,她紧紧闭着眼睛,努力将自己缩得更小。

    很快,里正就发不出声音了,有什么东西,在舔舐着鲜血,撕扯着肉,一股带着血腥和腐臭的气息直往春桃的鼻子里钻。

    也许今天可能是要死在这里了,春桃缓缓睁开眼睛,木然地与趴在里正身上的野兽对视,那是孤狼,山中的人都知道,孤狼最狡诈也最狠,兴许是这里的肉香,将它引来。

    以春桃的能力,她是绝对无法从孤狼的利齿之下逃出生天。

    她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等着孤狼走过来,把自己咬死,吃掉。

    很快,那匹狼停止了撕扯里正的尸体,抬头看着春桃,那张染满鲜血的嘴,让春桃的血液都好像被冻住了。

    它向春桃慢慢走来,忽然,又停住了,转身,回到里正的尸体旁,叼起,向外拖走,只在地上留下长长的一条血迹。

    春桃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放过自己,也不知道后面还会不会有别的野兽过来,整个人都处在惊恐之中。

    “别怕,好好睡一觉,天亮就走。”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她一回头,发现身后的墙壁上有一个墙洞,祝福正冲着她笑,还有李墨一,站在她身边,春桃在他身上感受到可怕的气息,就如同死神亲临。

    刚才那匹狼,想来是因为他吧。

    可是之前见到他的时候,分明是一个温和可亲的大哥哥啊,她又抬起头,没错,就是温和可亲的大哥哥,刚才他杀气浓重的模样,仿佛只是一时的错觉。

    春桃想站起来,却发现刚才被吓得腿软,根本站不起来了,只得尴尬的坐在原处:“大祭司姐姐,你们怎么来了?”

    “来保护你呀。”祝福大大方方的从窗户跨了进去,坐在春桃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