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走不掉
    “谢谢你。”文湘努力微笑着,犹自留着两道泪痕的俏脸上,浮出一丝笑容。

    真相是残酷的,但是,对于文湘来说,却也是个解脱,她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因为长生而不得不永远为了云彰不告而别而生出怨气,甚至因此怀疑,云彰是不是在山的外面遇见了美丽的姑娘,而将她抛置于脑后。

    因此,她恨所有长得美貌的人类姑娘,在文湘的眼中,所有美丽的姑娘,都有可能是勾引走云彰的人,在无月之夜,她故意让山中的植物变得更加繁密,让看不清路的女人摔下山崖,或是扭伤脚踝,被野兽吃掉。

    “半夜三更还出来的女人,一定不是什么正经人,死了也是活该。”

    从此,山鬼杀人的传说,就在这一带流传开,所有的姑娘都不敢在太阳下山之后,还在山林附近活动。

    也因此,圆山村一直很穷,他们想要去省会,需要兜很大很大的一个圈子,要走上五六天。而他们主要的经济作物是新鲜水果,他们即没有距离优势,也没有保鲜技术优势,只有坐拥着能长出甜美果实的金山,过着穷日子。

    这也是萧钧天他们之前想要帮助他们的原因,只要从山中开出一条道,汽车油门一踩,不过一天功夫,就能到市里的火车站,再坐上半天的火车,就可以到省城。

    他们的杏子桃子如果能进省城,价格可以翻十倍不止。

    这也是萧钧天当初选择了他们做为优佳基金帮助对象的原因,那是因为他们值得帮,而且看起来,村民也并不懒。

    只是一提到要从山间修路,村民们就面露难色,找出各种借口,最后才不得不承认,是因为山鬼作祟,虽说这些年山鬼只害过女子,但是谁知道山鬼会不会一不高兴,连男子也不放过呢。

    因此,虽然帮助了这么久,圆山村的贫穷状况依旧没有得到改变。

    文湘以古代楚国最高的礼仪,向祝福拜谢:“没想到,在这个年代,竟然还有你这样拥有上古祀星族大祭司力量的人。”

    “你知道祀星族?”

    文湘点点头:“是,当初祀星族大祭司的确来此祈雨,我在山林间也深受她的力量影响,你们进入村子之后,我便感觉到你身上的力量,才会加入剧组,想要引你出手,可你却不知如何使用,我原本只是想将你带到这里,希望你能想起曾经的一切,没想到,他们……”

    说着,她看着李墨一与容诗音:“也会一起过来,想必与当年的大祭司也颇有几分渊源。”

    “他的确是的。”祝福指着李墨一,“可是我的确是现代人,对此没有一丝丝印象,刚才念的那几句,是不知怎么就在我脑子里跳出来的。”

    许久没有出声的李墨一低声问道:“请问,她们两个的身上,都有大祭司的力量吗?”

    山鬼摇摇头:“只有她。”她指着祝福。

    转而她又疑惑的说:“可是,容诗音如果不是与大祭司有关的人,她也不会被我的力量带到这里来,村民能看见她,说明她与这里的磁场相合,至少曾经有过与这里相关的记忆。”

    接受了眼前一切不可思议事件的容诗音,也从刚才的慌乱中缓过来,问道:“我似乎,曾经梦到过类似的场景,而且在梦里,我祈雨成功了。”

    山鬼沉思片刻:“也许,这就是你们人类所说的传承?”

    “我传承大祭司?可是你不是说我身上没有祭司的力量吗?”

    “也许,你是她的后人。”

    “咦?大祭司姓容?”容诗音看着李墨一,李墨一摇头。

    自上古以来,华夏民众的姓,虽变化不多,却也并非恒定不变,或是少数民族归服,改汉姓,或是为避灾祸,或是为了假冒名门之后,也或是皇帝赐姓……

    “不过,大祭司有孩子?”祝福忽然想起这个问题,如像李墨一所说,大祭司在祭星失败之后,便灰飞烟灭,灵魂进入轮回,那么,又怎么会有后人?

    李墨一想了想:“瑶光有个妹妹,叫玉衡,确实嫁人生子了。”

    这样看来,也许容诗音是大祭司妹妹的后人,的确也是与大祭司相关了。难怪长得这么像,兴许就是侄女像姑姑……呃……顺便加个隔代遗传。祝福强行在脑中将这个逻辑圆了一番。

    “你家有没有什么族谱?”祝福眼睛闪闪发光,说不定可以从宗谱上看出什么。

    “有是有,但是我家不是长房,族谱在长房伯伯那里。”

    “等拍完回去了,我们可以借来看看吗?”

    “应该可以吧,我让我爸去说说。”

    想起村里的地下水,祝福问文湘是否有办法可以把红信石全部弄走。

    文湘摇摇头:“我虽是掌管山林,但是只能管有生命的,地下矿石,是天地生成,属自然元素,我无法移动。”

    “那就很麻烦了,看来只好劝他们搬家了。”祝福苦恼的撑着脸。

    文湘指着外面的河道:“你们进入村子的时候,是不是没有看见这条河?”

    “嗯,在很远的地方了。”

    “其实,红信石都是以这条河为界,在深山之中,山溪无毒,只要不喝地下水,对村民也无碍。他们的果树都在远远的位置,属于不同的地幔层,树的根系是不会吸收到毒素的。”

    “……你是不是去城里学过地理和生物?”这专业用词一套一套的,不太像一个正常的上古精灵干得出来的事。

    文湘颇为骄傲:“ofcourse,我可是上完学的,还工作过两年。”

    “然后你就辞职回来了?”

    “是啊,我跟主管说,我要辞职回去当神仙。我现在还记得主管的表情呢,她跟我说,少看网络小说,那些东西不是真的,还说可以给我半个月的假期,让我好好休息休息,一定是精神压力大大了,才会想这些。”

    祝福脑补了那位可怜主管的表情,也忍不住笑出声。

    “说不定网上搜搜奇葩辞职理由里,能找到那位主管的投稿呢。”

    几个人说笑一阵,文湘再拜:“我该走了,我离去后,幻境自当解除,你们也可以回到正常的时空里去了。”

    “慢走,有空来s市玩,我请你撸串吃小龙虾。”

    文湘向外走去,在雨中,与她并行的还有赤豹与文狸,花草做成的衣衫,被雨水冲刷之后,颜色显得更加娇艳。

    她的辛夷车后跟着赤豹文狸,渐渐消失在雨雾之中。

    祝福双手捧着脸:“好了,你们刚才是不是听到她说,只要她走了,幻境就解除?”

    三人默默无语的看着面前齐刷刷在大雨中跪成一片的村民。

    为首的老者连连磕头,说了许多,大意是请大祭司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他们刚才对容诗音的小小不敬,他们也是求雨心切没办法……

    “求雨心切就要杀人吗?焉知你们不是因为杀孽太重,才会使得上天降罪。”祝福看着这些实用主义者,什么鬼啊神啊,他们付出祭品就一定要得到回报,不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哪里是信仰,根本是市场经济。

    “我现在只想知道,我们怎么回去。”祝福以手扶额,根本不想听他们说那些毫无意义的废话。

    李墨一倒是十分的从容:“下雨天留客,人家置办齐了这么一桌酒宴,不如尝尝。”

    “不要,万一是从山里弄来的呢,那底下可是有砒霜的!”祝福拼命摇头。

    “这些都是界河另一边的,不会有事。”李墨一又挟了一筷子。

    老者见李墨一肯动筷子了,表情已放松大半,至少说明,大神肯接受他们的供奉了不是吗?那么,下面就可以继续提要求了。

    他搓着手,躬着背,站在门口:“大祭司啊,可否请您在这里留下,我们村上下几百口人,都需要您的无穷法力啊。”

    祝福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吐槽一句:“就这么一桌子菜,就想永久买断了啊?”

    老者虽然没有听见她说的话,但是看她脸上的表情,嘴角那一抹嘲讽的笑意却是十分明显,他不解,大祭司会跑到这穷乡僻壤来为他们求雨,不就是因为她有一颗悲天悯人的慈悲之心吗,怎么现在却变了个人似的。

    难道是……嫌供献还不够?

    他“扑通”跪倒在地:“村子实在是太穷啦,我们这里单是出山就要走上十几天,实在生活不易,还求大祭司体念我们凡人困苦啊。”

    “我给你们指一条明道,你们向东,笔直开出一条道来,将来,就不会受苦了。”

    老者连连摆手:“向东?使不得啊,那会触怒山神娘娘的呀,万万不可动山上一草一苗呀。”

    这老头子还真是麻烦,文湘从来也没说过不能动山上一草一苗吧,祝福微微皱眉:“刚才山神娘娘已经对我说,只要你们不往界河左边的林子里种东西,也不要从那里的山林里采摘任何东西,她就可以原谅你们。”

    老者虽然已经见识过祝福方才祈雨灵验的神通,但是……她刚才不是一直和一个侍从一个侍女端坐在屋里吗,除此之外,别无他人,如何就与山鬼娘娘说过话了?

    “如果连这样的信任都没有,我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呢?”祝福心下着急,怎么还在这奇怪的时空里呆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离开。

    老者吓得又跪在地上:“大祭司娘娘,不是小老儿不信您,实在是山鬼娘娘当初实实在在的杀了几个丫头,村里的女娃娃人人自危,连男人都不敢在入夜后进入山林,这条路实在实在是无法开通呀。

    这个老头实在固执,而说好的回到自己的时间轴又完全没有希望的样子,祝福还是不得不给他们想出个解决办法。

    心烦意乱的祝福站在门口,一眼看见跪在崔寡妇身边的那个小小身影,祝福抬起手,向她招了招:“春桃,过来。”

    春桃抬起头,怯怯的看了看祝福,又看了看老者:“族长。”

    老者急切地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灵光呢,大祭司娘娘叫你过来,你还不快过来。”

    春桃这才敢站起身,进屋。

    祝福看着浑身湿透的她,想想如果不是自己忽然出现在这个时代,春桃就会被杀死,根本就没有救这个村子的心思,这些人,活该!

    “春桃,姐姐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祝福蹲下身子,柔声细语的问她。

    春桃摇摇头。

    “为什么呀?他们对你这么不好,要把你杀掉,你还舍不得这里吗?”

    春桃望着屋外跪着的崔寡妇,坚定的摇了摇头:“这里有娘,还有我爹的坟墓,娘说过,屋子坏了可以修,但是不能什么都不做就不住了,如果一坏就走掉,那么天下之大,也不会有我们住的地方了。”

    “你想留下来,改变吗?”祝福对这个小姑娘可称得上肃然起敬,在这样的山村里,这么小的小姑娘竟然能有这样的思想,想想现代网上还有不少人嫌国弱民穷,发出那种可笑的言论,说什么我生在这个国家是没办法,我儿子生在这个国家是没本事。

    说的好像这样无能的人去了别的地方能活得很好似的。

    本来祝福真的是一点帮助他们的**都没有,现在却被这位名**桃的小姑娘一番话说动了心,她定定的看着春桃,一字一句问道:“如果需要你为村子做些事,你怕不怕?”

    “不怕!哪怕是嫁给河伯做新娘,只要能让村子风调雨顺,我也愿意!”春桃那双纯真无邪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定。

    “好,”她站起身,朗声对族长说:“这样吧,你们不是怕山鬼娘娘生气吗?今天是什么日子?”

    族长回答道:“四月三十。”

    “三十啊,无月之夜,今晚,春桃会一个人上山,如果明天她完好无事的回来了,你们就修路去吧,要是她出事了……反正你们本来也就是要她的命嘛,现在不祭河伯祭山神,也没什么区别,也不委屈了她。”

    族长语塞。

    人群里传来一阵喧闹:“崔寡妇晕过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