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八十章 祈雨
    关林森一直以为自己和李墨一这样的两个人,已经是整个地球上唯二的两个怪胎,没想到,竟然还有山鬼这种本以为只存在于《楚辞》中的……人物。

    不过由于自身的特殊性,关林森的惊讶一闪而过,对他来说,山鬼这种不科学的生物与自己这个总也死不掉的怪物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一个有社会危害性,一个没有。

    “祝福就这么答应了三天?”关林森问道。

    “嗯,她说,反正三天能解决就解决了,解决不了,也永远解决不了了。”

    关林森默默的听着帐篷里的动静,忍不住感叹:“这还真像她。”

    他又转头看着李墨一:“你可有对策?”

    “没有,你呢?”

    “好巧好巧,彼此彼此。”

    接着两个男人相顾无言。

    第二天,直升机带来了刑侦人员与法医,他们对尸体进行了解剖和痕检分析。又将李墨一和关林森叫去反复询问。

    在排除两人的嫌疑之后,法医主要向关林森询问在他进行查看时发现了什么。虽然关林森亮出自己的医生身份,但是给活人治病的医生和让死人说话的法医,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法医原本只是想问问尸体在第一时间发现的时候,是否有发现什么特殊的事情,没想到,关林森的描述之详细,用词之精确,几乎详细到尸体旁是否遗落有土壤、草种、昆虫,并且用手机拍下了一些细节的照片。

    甚至连死者的鞋底、房内留下的脚印,都已经详细的观察过,

    这已经远远地超出法医的工作范围了。

    法医不由赞叹:“关医生,你观察的这么仔细。”

    “嗯,没办法,我的上司,嗯,驭下极严,向她汇报什么事情的时候,她总是会想到任何一种可能的问题,如果她提出的问题,我答不上来,就惨了。”关林森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法医自动将这一抹笑容翻译为苦笑,同情的看着他:“好可怕的上司。”

    “习惯了。”关林森笑笑。

    大致的尸检结果出来了,死亡时间与关林森判断的时间基本一致,那是村里人基本已经处在中毒状态之后。

    死者没有挣扎,几乎可以说就是两个说话说的好好的人,突然被对面相谈甚欢的人捅死了。

    “凶者杀了他以后,还没有走。”一位侦查员仔细看着房间里的脚印,可以看出,此人在杀掉死者后,藏进了放衣服的柜子里。

    “他应该是想要把尸体带走,但是却因为有人进来,他来不及逃走,只得暂时躲起来。”

    看着衣柜中,木板上和衣服上蹭上的血迹,李墨一想到如果当时祝福在这里呆得久了些,影响凶手脱身,或是发现凶手的行迹,一时好奇上前去看,那么,凶手很有可能狗急跳墙,杀人灭口。

    想到祝福可能会受到的伤害,李墨一的眸色变得更加幽深,整个人不由生出一股出鞘锋刃般凛冽意味,他的声音冰冷:“现在道路都被封了,是不是说明,这个凶手,还在这个村子里?”

    关林森看出他的紧张:“没事,祝福没看见他的脸,他不会想要对她做什么的。”

    “这种人就在身边,我就没办法安心。”

    侦查员又检查了门锁,确认这个门锁之前是锁的好好的,直到被祝福打开,两个人聊什么会聊的好好的突然就闹出人命呢?

    侦查员向祝福询问她当时发现尸体时,观察到了什么样的情况,没想到祝福拿出了两个杯子:“我进屋的时候,发现了这两个杯子,水还是温的,电视剧上不都这么演么,一杯是受害者的,另一杯就是凶手的。所以,我就全拿来了。”

    当祝福得知凶手当时就藏在衣柜里,说不定就在门缝里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着她把杯子带走,心中不由也是有些害怕,而她知道凶手现在还在这个村子里的时候,她更加紧张了,凶手会不会因为企图报复,而把她给灭了?

    站在她身后的李墨一,似乎感知到了她心中的想法,他那带着磁性的男低音在祝福的耳边响起:“别怕,有我。”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祝福那颗忐忑不安的心忽然平静下来,虽然凶手仍在暗处身份未明,虽然山鬼的三日之约迫在眉睫,但是,听见他的声音,就好像有了无穷的胆量,就好像不管怎样,他都可以搞定。

    对案件进一步的侦查就由市局的侦查员和法医继续往下追踪。

    现在,剧组里又似乎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

    吴卫国强撑着刚刚解毒,还很虚弱的身子身子,前往之前搭好的祭星台,拍摄整个剧中最精彩也是最**的部分——登台祭星。

    容诗音换上大祭司的衣服,妆容与仪态乍一看,几乎与大祭司一模一样,但是,只开口说了几句话,李墨一就明显感觉到差距,不是一点点的差距,实在差的太多了。

    也许是因为容诗音之前出演的角色都是都市言情剧里的女孩子,想要表示傲气就是抬着头,表示生气就是嘟着嘴,完全无法演出大祭司那种温润之下的霸气、胸怀天下的慈悲。

    甚至连念台词的时候,都显得做作。

    吴卫国可不是那种能容忍演员念“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人,他一直坚信,说的话代表这个人的心思和情绪,如果说台词都说不出应该有的情绪,那演出来的角色,呈现在屏幕上的时候,也不会好。

    就算后期有感情丰沛的配音演员去配音,屏幕上的那张脸还是无法传达出应有的情绪。

    一遍又一遍的重来,容诗音的心里越来越紧张,第六遍甚至还不如第一遍,她忽然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否认和悲观的情绪,她一下子蹲在祭星台上,哭起来。

    这下也没法拍了,吴卫国焦躁的抓着头发,却也没办法,只得说“休息一会儿”,就自己躺在一旁的帆布椅上闭目休息。

    云枫叫容诗音先下来喝口水,容诗音却自顾自的还蹲在原处,一动不动的伤心。

    “我上去,再跟她聊聊。”祝福自告奋勇,也登上祭星台。

    她与容诗音蹲在一处:“我写这一段的时候,还是从你微博上写的那段梦境得到的灵感,你再想想,当时,在梦中,你是怎样的感觉?”

    容诗音有些惊讶:“那是写在小号上的,你怎么知道。”

    “我看过你演的《飞花满城》,很喜欢,一喜欢嘛……就特别关心啦。放松些,你一定可以的,来,我陪你一起念一遍台词。”

    容诗音抬起头,看着祝福的笑容,点点头,她慢慢站了起来。

    李墨一忽然听见头顶上传来两个女声朗声吟唱着熟悉的台词,那是祝福小说中的祭星词,唤起天地之间的生命力,与天外飞来的星星对抗。

    “北辰耀紫微,光华映太虚……”祝福与容诗音吟唱时,也做出同样的动作,那是参礼天地,祭祀群星的礼仪,那是古老的祀星族,唯有大祭司才掌握的不传之秘。

    虽然祝福穿着是现代的服装,但是,她整个人的表情与气势,不输身旁的容诗音分毫。

    李墨一痴痴的抬头看着她,脑中又闪现出当初在祀星族的时光,就在长长的祭星念至一半时,敏锐的李墨一感觉到在林子里有异动,他刚想往林子里查探,无意间转头发现云枫与吴卫国虽然睁着眼睛,却动也不动,好像被定住了一样。

    “又是结界吗?”李墨一抬头,看着高台之上,容诗音与祝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还在念着台词。

    而李墨一,则是本能的感到了危险正在逼近:“快下来!”

    他话音刚落,林中的“隆隆”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响,站在高台上的容诗音和祝福显然是看见了林子里发生了什么,两人的表情充满了惊惧。

    接着,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从林子里喷射了出来,向高台冲去,由木架搭成的高台,顿时摇摇欲坠,木屑四下飞溅,不堪重负的木架发出令人感到不安的“吱吱嘎嘎”声,眼看着,便慢慢向一边倒下。

    站在最顶端的祝福与容诗音站立不稳,李墨一的双眼只盯着祝福,没曾想,容诗音先摔了下来,李墨一微微一愣,就听见祝福大声喊:“快接住她!”

    在空中,容诗音发出绝望而惊恐的尖叫,一声还未完,便被一双结实的胳膊牢牢抱住。

    她惊魂甫定,发现抱着她的人竟是李墨一。

    双脚刚刚踩在地上,还没站稳,李墨一就如风一般不见了,只丢下两个字:

    “站好!”

    架子倒下了,没有完全落下,挂在了一旁的粗壮树枝上。祝福身体悬空,就靠一双手牢牢抓住木架子,眼看着也支撑不住了。

    祝福低头往地上看了一下,哎哟,起码得有三层楼那么高,这么挂着也不是办法,听说那些玩跑酷的,从四楼跳下来,然后一个前滚翻消去冲击力,就可以完美的毫发无伤。

    祝福低头研究了一番大概会在什么地方落地,应该在哪里翻滚,在脑中勾划出一个完美的动画效果图之后,她果断将手松开,脚尖绷起,膝盖略弯。

    “嘿!”预想中的失重感并没有出现,她的手松开了,目光所及之处,却依旧是原来的模样,难道是传说中的悬浮术。

    李墨一的胳膊是她强大的悬浮法力的来源。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攀上了三层楼高的参天大树主杆,双腿盘在树干上,就在祝福手松开的那一瞬间,他刚好稳稳的抱住了祝福的腰。

    李墨一将祝福紧紧的揽在怀里,身子轻盈如风,轻轻地落在地面上,再将她松开。

    “不够浪漫啊。”祝福对李墨一直接从斜次里就伸出手把她接住很不满意,应该像古装剧里那样,女主角先从高处落下来,然后男主再飞上去抱住,两个人对视、转圈,不转上三分钟都不好意思落地。

    李墨一没在意她的浪漫想法,一把将她的手抓起来,仔细检查:“手怎么样,是不是受了伤,有没有拉到筋骨?”

    看着他紧张的样子,祝福觉得好笑:“我什么事都没有呀。”

    “你刚才手一松,我的心脏都被你吓停了。”李墨一紧皱着眉头,祝福手上之前被树枝拉伤的伤口,又一次裂开了,而且裂的更大,血不停的往外流。

    祝福笑笑:“没事,流一会儿就停了,我不是血友病患者,放心。”

    “我心疼。”李墨一觉得自己有必要恢复以前工作的习惯,随身备着纱布和药,不是为自己,是为了这个莽莽撞撞,总让人操心的祝福。

    林中发出“哗哗”的声音,李墨一本能的将祝福挡在身后,警惕地望着传出声音的地方。

    忽然,眼前的景物竟然变了,他们竟然回到了村子,不是现在的村子,而是古代的村庄,所有的人都穿着古装,祝福与李墨一面面相覤,“这,这是哪儿啊?”容诗音怯生生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的村民见到容诗音,恭恭敬敬行礼:“大祭司辛苦了,祈雨仪式的一应用具都已经置办齐全,开始吧,都等着雨水种庄稼呢。”

    “哎?祈雨?”容诗音整个人都慒了,今天不是拍祭星吗,哪来的祈雨,而且,怎么会忽然出现这么一个村子,还有村民?

    旁边的房舍里却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出来:“什么大祭司,我看就是骗子,每个神棍都神叨叨的吹牛,还不是为了骗我们钱。为了祈雨,花了多少冤枉钱,你们还祈!”

    “顺子娘,你不要这么着急嘛,大祭司说了,如果不能成功祈雨,愿意嫁给河伯做新娘。”

    容诗音虽然并不是什么学富五车,不过给河伯做新娘意味着什么,她还是明白的。当下脸就白了。

    她刚向后退了两步,本能的想要躲开,却听见一阵锣响,几乎所有的村民都出来了,他们齐齐的向着容诗音跪下,拜伏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