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火线告白
    随着那六位医生在村里的奔走与忙碌,所有症状较轻的病人已经得到了救治,基本无碍,只需要休息几天就会好。

    还有四五个重症的,砒霜的毒素已经对他们其他器官造成了损坏,七窍流血的症状虽已减轻,但眼白上的那一块块的红斑,并未完全减退。随时都有可能出现脏器衰竭而导致死亡。

    “他们几个,需要送回医院,进行进一步的观察和治疗。”带队的医生指挥着手下的医生们将那几人放上抬架,抬上直升飞机。

    “刘时溪呢?有谁看到他了?”带队的医生发现加上自己只有五个人,其他人也摇摇头,大家虽然跑的很分散,但是为了保证不漏掉一户人家,因此,大致的推进方向是一样的,没道理会漏掉他。

    “我来了,我来了。”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树丛后跑出来,紧随其后的,还有一个女子。正是刘时溪与容诗音。

    张主任看着跑得气喘吁吁的刘时溪,又看了看容诗音:“你们俩刚才……”

    刘时溪解释道:“那边半山坡上,还有三户人家住着,要不是她带着我去,我们就把那边给漏掉了。”

    “哦,谢谢,小刘,我们走吧,这几位重症病人还要送去抢救。”张主任挥手,让刘时溪赶紧上直升机,容诗音的眼里满是不舍。

    此时,一道灰色的身影如一道闪电,从远处飞奔而来,张主任仿佛看见了残影,怎么可能有人能跑这么快,他揉了揉眼睛,眼前站着的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刚才一定是太累了产生的错觉。

    “医生,这边有人被杀,麻烦通知法医。”李墨一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平静和沉稳。

    张主任的大脑思维还没有从大规模的中毒症状中转换过来:“被杀?你说这毒……”

    “不,是用刀杀的,死亡时间可能是今天早上。”李墨一平静的说,“天气热了,如果再迟些来,可能就会发生尸变。”

    “尸……变?”张主任现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什么聊斋剧组。

    “嗯,尸体发生变化,比如腐烂……”

    “好,我们这就回去,通知法医。”张主任挥手,让所有人上直升机。

    飞行员打开引擎,螺旋桨缓缓的转动,地面上的尘土飞卷起来,医生与病患都依次上了飞机。

    容诗音站在一旁,看着刘时溪的背景,咬着嘴唇,被祝福看见。

    祝福压低声音:“问他要电话号码了吗?”

    “没有,忙着救人呢。”

    “去要啊。”祝福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容诗音摇摇头,勉强挤出个笑容:“才相处了几小时而已,而且我们都不在一个城市,有什么用。”

    “异地恋也有成的啊。”

    “那是有基础的异地恋,并不是我们这样的。”容诗音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直升机缓缓升空,祝福看着容诗音走在乡间土路上的背影充满了孤寂与落寞,这一瞬间的心动,的确是甜美,只是如果没有以后的话,还是像她这样处理更好一些,否则,只会劳神伤心。

    只不过,当时的容诗音万万没想到,过了没多久,两人竟然再次相逢,爱神终于眷顾了这对情侣一回。

    现在这里只剩下了李墨一和祝福,祝福问起那个尸体的情况,李墨一说就是正面一刀毙命,没什么悬念,也没什么技术含量,死者甚至都没有挣扎。

    “听起来像是熟人作案。”祝福笑笑。

    李墨一忽然伸出手,温柔地摸上她的头发,祝福一怔:“怎么?”

    “没什么,你的头发上有草。”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李墨一将那根枯黄的草茎拿给祝福看。

    祝福“哼”了一声:“这破草是跟你串通好的吧,故意让你来摸我一下。”

    “哎?”李墨一愣住了,这是哪里来的歪理邪说。

    祝福踮起脚,也伸出手,揉乱了李墨一的头发,嘴里还说:“我要报复。”

    被她的手这么一碰,李墨一忍不住一把抓住她的手:“别闹。”

    “偏闹偏闹,只许你抓我,还不许我抓你了。”祝福伸出另一只手去抓他的头发。

    李墨一也伸出另外一只手将她的双手牢牢抓住,两人的身高差了不少,祝福踮着脚才能够着李墨一的头顶,这下双手被抓住,慌张的想要抽回手臂,结果脚下没站稳,身子猛得摇晃了一下。

    此时祝福感到自己的双手被松开,腰上被一双有力的大手固定住,她不由自主向前一倒,正扑在李墨一的怀里。

    带着干净肥皂味的温暖气息,冲入她的鼻尖,那是属于李墨一的味道。

    一时间,她竟舍不得离开他的怀抱,紧紧的将脸贴在他的胸口,他的心跳为什么也这么快?

    祝福抬头看着李墨一的脸,却正与他的双眸相对。

    两人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祝福那双已获得自由的双臂,慢慢的环住李墨一的脖子,她犹豫着要不要吻上去的时候,李墨一那双浅红色的嘴唇,已经向她压了下来。

    那一刻,祝福忍不住全身轻轻一颤,好像被电了一下般的酥麻。

    慢慢的,李墨一的舌撬开了她的双唇,两人更深的吻在了一起,祝福只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急促,她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比刚才李墨一心脏的跳速还要快,一下一下,似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脸上热热的,胀胀的,很烫。

    李墨一似乎是在这个长长的吻里释放出自己所有的情感,两人的唇与舌纠缠许久之后,李墨一才恋恋不舍的放开祝福,怜爱地看着祝福那微微张开,比刚才更加水润更加红艳的双唇。

    “我们回去吧。”李墨一说。

    可是勾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却根本没有松开他的意思。

    祝福看着他的眼神带着几分狡點,几分魅惑:“哼,亲完就想跑?”

    “?”李墨一对于她的不按理出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她用力勾着脖子,迫使他再次低头,祝福的红唇主动吻上了他,并且,更加热情奔放,更加用力。

    祝福的吻技太差,亲了没一会儿,倒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将李墨一放开了。

    “撩完就跑,这可不对。”李墨一低声轻笑,“你的吻技太差了,我来教教你。”

    两人再次拥吻在一起,只是这个号称要教人的男人,自己几乎把持不住,先放开了,祝福反倒像个男人似的拍着他的肩膀:“怎么了,一副被调戏的良家妇女的样子?”

    李墨一认真的看着她:“我们还有三天。”

    “嗯,啊,哦……”脑子里只有刚才那个旖旎画面的祝福,大脑转了几圈,才想起来李墨一指的是什么事。

    “啊,那个啊,不要在意,反正,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祝福微笑,“你不是之前总担心,你会忽然又被吸回原来的时空吗?”

    她得意的扬了扬眉毛:“你看,你还没被吸回时空呢,说不定我们三天后就死了。做人有时候要想的远一些,有时候,那些有的没的就不要想了。”

    看着她得意非凡的模样,李墨一有些好笑:“这事有什么好高兴的。”

    “没什么好高兴的,不过,能找到一个可以说服你的理由,感到很开心而已。”祝福背着手,抬头望着他:“所以,你是因为我们可能还有三天就要死了,才会来亲我的吗?”

    李墨一忽然沉默了,也许是被祝福说中了心事,也许三天以后,根本什么都不存在了,如果不表白,就一切都来不及了。

    “亲都亲了……更多的还想要吗?”祝福的声音又变得妩媚起来。

    李墨一捏着她的鼻子:“想,但是,我希望我们的第一次不要这么草率。”

    周围民房里都住着村民,村委会那边住着剧组,如果实在要找一个清静的地方,大概只有深山了,不,深山里也不清静,想着山鬼湘还在这片山里,说不定就在那什么的时候突然冒出来,那该多尴尬。

    祝福非常坚定的同意了李墨一的意见:“好,我相信,这事一定能解决!有我在,什么妖魔鬼怪都得让开!”

    李墨一看着她扬着头那得意的小模样,忍不住又将她一把抱在怀里,在额头上亲了一口:“天晚了,我们回去吧,看看他们怎么样了。”

    祝福与李墨一进来的时候,别人都睡了,只有导演吴卫国十分敬业的在看明天的剧本,并且拖着刚刚解毒的身体,画出了整个画面的分镜。

    听见响动,他抬起头:“你们回来啦,情况怎么样?”

    “医疗队把中毒很深的那几个人带走了。”祝福说着,就看见乔瑜从外面进来:“老实交待,你们两个刚才私奔去哪了?”

    “嘿嘿,哪有私奔,这不就是村里各处巡查一遍嘛,万一有谁没吃着药啊,什么的,我们也好及时叫人。哎,你们这是住在哪儿了?”祝福这才发现,后面的平地上,多了两个巨大的房屋,有点像军队里用的那种绿色大帆布帐篷。

    “有意思,我来参观参观。”说着,祝福飞也似的逃出屋子,往帐篷里去了。

    很快就传出她的声音:“哇,土豪啊,住个帐篷都这么豪华,看不出来,你那直升机竟然能装怎么这多东西。”

    “这间是萧总的?朴素多了嘛。”

    乔瑜含笑看着在帐篷里好像寻宝般兴奋的祝福,声音却带着几分严厉:“你对她表白了?”这话当然是对李墨一说的。

    李墨一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乔瑜转过头,认真的看着李墨一:“她受过一次情伤,不能再受第二次了,如果你敢骗她,让她伤心,我绝不会放过你。”

    “我保证,永远不会负她。”李墨一认真的说。

    乔瑜又长长地叹了一声:“哎,为什么我有一种嫁女儿的心情呢。那些闺蜜之间抢男人什么的,真的不是编出来搏关注度的吗?为什么我只有一种养好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呢……”

    她也不管李墨一脸上的表情如何精彩,自顾自的踏出房门,往帐篷里去:“这些东西你不是都见过吗,哪有这么稀奇。”

    “当然稀奇啦,这些东西都是在高贵华丽的房间里用的,跟这破帐篷完全格格不入嘛。”

    “你知道这是什么帐篷吗?”

    “破帐篷。”

    “……”

    关林森从后面轻咳了一声,走过来:“恭喜恭喜。”

    “你呢?”李墨一嘴角微微挑起。

    关林森低垂着眼皮:“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对她有好感,是因为她与凤歌之间的那些相似,还是因为她这个人本身。如果我是因为凤歌,而移情于她,对她来说,不公平。”

    “就算她是凤歌的转世,也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

    “你呢?你对祝福是怎样的?”关林森看着李墨一。

    李墨一双眼定定的看着帐篷里两个女孩子嘻闹的身影,缓缓开口:“我喜欢的是她,她与瑶光虽然有相似之处,但是,我很确定,我喜欢的就是她这个人。”

    “那你对容诗音完全没有动过心?”

    李墨一摇摇头:“虽然她与瑶光长的一模一样,并且,也很有可能带有瑶光的记忆,但是,让我心动的,只有祝福,没有之一。”

    关林森深吸一口气:“我真羡慕你,能如此清楚的面对自己的感情。”

    “还不是因为你当禁军统领当久了,阴谋诡计盘算多了,久而久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当初关林森害李墨一任务失败,重伤逃亡,是李墨一杀手工作生涯中一次重大的失败,始终令他耿耿于怀。

    关林森反唇相讥:“你这杀手,也不知道为了任务跟几个姑娘好过,都是逢场作戏,竟然还有真心,也是奇了。”

    “嗯,真心是瑶光给我的。我很感谢她……”李墨一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幽远,他想起了与瑶光在一起的日子,“她让我有了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感情,我已经错失了她,不会再错失祝福。”

    “我已经想通了,人要活在当下,谁也不知道不幸与明天,到底谁先来。”李墨一感慨。

    关林森却从他的话里敏锐的捕捉到信息:“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