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药
    现在村里其他人都有中毒迹象,就算是轻度中毒,也是全身发软,根本走不动,容诗音拿着水壶四处给人灌水洗胃,却也只能让那些中毒程度较轻的人自行喝水后抠喉,对于已经中病很深,根本无法自行活动的人,她完全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们把肚子里的水再吐出来,看着他们痛苦的样子,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容诗音快急哭了。

    祝福与云枫分头去各家各户搜罗鸡蛋,当祝福拎着篮子刚进院子,就看见容诗音坐在床边低低啜泣。

    “怎么了?”祝福见状,以为屋里的人已经死了,忙放下手里的篮子冲进屋,却发现,躺在床上的村民被灌了不少水,肚子鼓鼓的,有气无力的睁着眼睛看着她们。

    祝福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还活着呢,你抓紧啊。”说着转身就要走。

    手腕被容诗音一把抓住:“他吐不出水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祝福四下看看,大步走向这家人的碗橱,拿着筷子又走到床边,用手捏开村民的嘴,用筷子小心的压着他的舌根。

    过了没一会儿,村民的表情就发生了变化,祝福赶紧将他翻过身,小心托着他的头,嘴对着床下。

    “哗”,刚刚被灌下的水就全部吐了出来,水中微微有一些红色,那是三氧化二砷微溶于水的颜色,也就是古代所谓的鹤顶红。

    祝福又将村民放下,对容诗音说:“大概就是这样,再这么弄几回吧。我也不知道洗胃到底要冲几次,看他这么严重的样子,要么……来个八次?”

    “嗯……”容诗音也没什么主意,只能依着祝福的话去做。

    祝福在这家捡到六个鸡蛋,连篮子底也没盖上,心里着急,更何况,这些土法解毒的方法,也不过是以前为了写小说的时候查资料看到的,到底是不是有用,都两说。

    只不过尽人事,听天命而已,祝福走在街上,忽然觉得人命真是脆弱,不过喝了一些水,无声无息的就中毒了。

    而且,就算无病无灾,人生也不过百年,到时候,依旧要送亲人离去。

    祝福又想起得知外婆辞世消息时,自己无能为力的痛苦,又想起李墨一的话,她忽然懂了李墨一为什么明明对她是有好感的,却总是克制着迟迟没有表露。

    他是穿越时空来到这里,也可能某一天,就会忽然的消失。

    “真没用!我又不是没经过的,不就是又消失了一个男朋友嘛,我有什么扛不住的。”祝福暗暗咬着牙,又转进了一户人家的院子。

    这户人家的院门锁着,屋里没人,也许是恰好出远门去看亲戚了?

    “一定是上辈子积了大德,运气这么好。”祝福从齐腰高的栏杆翻了进去。

    里面的鸡舍果然粮多水多,还有四五个摸着还热乎乎的鸡蛋。

    祝福无意间往屋里看了一眼,发现有个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样子,莫非也是中了毒?

    她赶紧去推门,却发现房门也是锁着的,祝福一脚踹在门上,门却纹丝不动。

    祝福弯下腰,仔细看了看锁,这就是普通的弹簧锁,全靠锁舌卡住,如果没有从内反锁的话,还是很容易打开的。

    她从口袋里摸出身份证,往门缝里一插,厚薄正合适,从上往下划了一道,在门锁处稍稍别了一下。

    门锁应声而开。

    祝福赶紧跑进屋里,叫了两声:“喂喂,你还好吗?”

    躺在床上的人纹丝不动,身上严严实实的盖着被子,他双目紧闭,嘴唇已是苍白。

    空气中似乎有一股血腥味加奇怪的臭气,祝福心里一跳,心中生起不祥的预感,那人伸出被子的手上,有青紫色的斑痕。

    对于熟读各种刑侦小说的祝福来说,这个斑痕再熟悉不过——尸斑。

    她赶紧从屋里跑出去,站在外面的院子里,大口的呼吸着。

    如果是在城里,遇到这事当然马上报警,可是现在村子里鸡飞狗跳,大规模的中毒事件还在持续着,通向外界的道路又被山鬼震塌了,谁还有空管这个。

    祝福心慌意乱的想要去找李墨一商量商量,刚跑了几步,就听见头上有直升机的声音。

    她抬起头,看着那辆直升机,徐徐降落,舱门打开,陆续跳下六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他们跑向祝福:“病人都在哪儿?”

    “……你说砒霜中毒吗?各家各户都有,这家还有一个死……”祝福还没说完,他们就背着药箱四散跑开了。

    只剩下祝福一个人默默站在路中间,好吧,反正,先救还有一口气的。

    祝福正要走,又听见了直升机的声音,果然,又是一架直升机在头顶盘旋,徐徐降下。

    这是哪家医院这么大手笔?

    飞机舱门一打开,出来的是萧……钧天?!

    他下了飞机之后,又十分绅士的伸手去扶缓缓拾阶而下的红衣美女——乔瑜???

    螺旋桨停下,当祝福看见从驾驶舱里跳出来的人是关林森的时候,已经一点都不惊讶了。

    她迎上前去:“你们怎么来了?”

    “省疾控中心接到这边有大规模急性中毒的消息,还说发生了山崩,路也断了,紧急从邻省调了一架直升机过来,把药和医生都带来了。”

    “一架?”祝福看着面前的这架直升机,的确,上面并没有红十字的标志,乔瑜看出她的疑惑:“这是我家的直升机。”

    “你家的……”祝福一直知道乔瑜家很有钱,不知道竟然这么有钱,随便就有个直升机。

    “可是从s市过来,应该很远吧。”

    “哦,我们不是从s市过来的,是b市,这直升机是刚买的,在b市提货。关木木说他直升机驾照,想要试试。”

    还有……直升机驾照……

    关林森点点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考一个。”

    “你们怎么来了?”不远处李墨一拎着一大桶牛奶往这走来,祝福很开心:“医生和药都过来了。”

    李墨一点点头:“嗯,我看见了。”他将那一大桶牛奶递给关林森:“来,登机前把它喝掉。”

    “这是《村囧》吗?”关林森大笑。

    有了专业的医生,那些土法解毒的手法当然是用不上了,原本就不擅长做这些事的容诗音大大松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看医生的急救处理方法。

    “还是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看着利落。”容诗音由衷的说。

    医生一面忙着一面说:“小姑娘你做的也很不错啊,如果不是你给他们大量的灌水洗胃,说不定现在中毒的症状会更严重一些,很好。”

    被表扬的容诗音,心情大好,主动帮着医生递这递那。

    医生看了她半天,忽然问:“哎,你长的好像一个女明星哦。”

    他想了想:“演《夏日花开》的那个秦珊的,特别像。”

    容诗音的眼中绽出了光彩:“你看过?那就是我演的呀。”

    “哇,原来真的是你。我挺喜欢那个片子的,你演的不错。”医生拿起药箱,奔向下一户人家。

    容诗音演过六七部小成本的都市言情女主角,可是那些剧,在上连骂声都没有,就好像从来没拍过似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能有这种随便被路人认出来的待遇。

    本来照顾了几个病人,她觉得累得要死,现在突然全身充满了力量。

    她跟着医生往下一户人家跑,继续给他打下手。

    医生喂药她倒水,两人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却配合的十分默契。

    医生在忙的时候,她偷看着医生的侧脸,虽然被白口罩遮着,但是,只看那双眼皮,长睫毛,还有浓浓的眉毛,容诗音已经幻想了无数次在口罩之下的口和鼻是怎样的俊秀了。

    心底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似的,“砰砰”直跳,演了这么多年的言情剧,没想到在这里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怦然心动”。

    祝福把那个锁起来的屋子里有一具男尸的事情对李墨一他们说了,四人一起往那屋里去。

    李墨一小心的将被子掀起来,一股极其可怕的尸臭在空气中弥漫开,祝福与乔瑜不由向后退了一步。

    “让专业的来,乔瑜祝福你们出去。”

    两人依言出去,李墨一也想走,关林森说:“你留下来帮我。”

    “我不是专业的。”

    “说不定这凶手跟你是同行呢?”

    李墨一扫了一眼伤口:“别侮辱我的专业。”

    关林森笑笑,从自己的箱子里掏出白大褂,带上帽子、口罩与手套,也扔给李墨一一套:“穿上。”

    这种看起来很可怕的事情交给男人们干就可以了,祝福忽然发现,自个儿的老板不见了,她困惑的看着乔瑜:“奇怪,萧钧天去哪儿了?”

    “去找找。”

    萧钧天在剧组下榻的房间里,亲切的慰问了所有中毒的演职人员,吴卫国中毒较轻,他还惦记着有几个镜头没拍完。

    “可是,大家现在都这样了。”他看着这一屋子的人。

    萧钧天拍拍他的肩膀:“吴导真是对工作充满着热情,放心,哪怕是在s市旁边用钱堆,也要堆出来一个差不多的场景,给你拍。”

    “其实,也就差一个高台祭星的场景了,容诗音没事,再补上这一段就好,高台都已经搭好了。”吴卫国心心念念着要将这一段拍完。

    “就差一点点。”

    萧钧天对他的执念也十分的理解:“容诗音是没事,但是,灯光师和道具师不行啊……”

    “我可以做这两个工作。”云枫说,“在片场看了这么久,我没事的时候,也会去帮忙的。”

    “女二号当灯光道具?太浪费了吧。别人会嘲笑我舍不得花钱。”萧钧天笑道。

    云枫笑道:“别人怎么会知道我帮了这点小忙?只要你不在后期演职人员里打上我的名字,谁知道。”

    “说的好像有点道理。”萧钧天笑笑,“如果你们觉得可以,我身为投资人,似乎也没有什么阻拦的理由了。”

    “吴导,你真的可以吗?”他担心的看着吴卫国。

    吴卫国手上拎着机器:“马上去拍都行。”忽然他的胳膊一软,差点把摄影机摔在地上。

    萧钧天赶紧接过来:“您还是再歇两天吧。”

    说着,将吴卫国扶上床,躺好。

    一股浓烈的米饭香气从灶间传了过来,萧钧天深吸一口气:“怎么这么香。”

    “刚才我煮的粥,来,帮我盛一下。”云枫带着萧钧天往厨房去。

    大灶上的黑铁锅,咕噜咕噜的翻滚着浓稠的米粥,香气正是从这里面而来。

    “看不出来,城里的大小姐竟然会烧大灶。”萧钧天由衷的敬佩,云枫将几个大碗一字排开,一勺舀起,将白粥慢慢倒进去,一面说着:“以前拍乡村戏的时候,一时好奇,跟村里的人学的,虽然好多年没烧过,试了几次,也还行。”

    萧钧天微笑着看她低头认真倒粥的样子,正巧云枫一回头:“看着我干嘛,端呀,那边有盘子托着。”

    “我……”萧钧天看着她的双眼。

    云枫抬起头,看着他:“嗯?”

    萧钧天低沉着声音:“我很喜欢你。”

    “谢谢,我的影迷也这么说。”云枫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其实心中已是波涛汹涌,但是却不知道这个游戏红尘的男人,对自己到底是来真的,还是虚情假意而已。

    萧钧天双手紧紧抱着她的肩膀,就要吻上。

    “哎,粥好了啊,我来端……安……?”祝福的尾音在嘴里变了调,“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云枫轻轻推开萧钧天,抓住祝福:“我只是眼睛里进了灰,他帮我吹一下而已,你想什么呢?快帮忙把粥端过去给他们吧。”

    “哦?”祝福的眼神从云枫身上飘到明显欲求不满的萧钧天身上,发出了“嘿嘿嘿”的笑声。

    云枫好像在躲什么似的,扔下一句话:“你也别偷懒,快端。”便好像要逃开什么似的,往大屋里去了。

    吴卫国接过祝福端来的粥:“容诗音呢?把她叫过来,我们今天晚上可以把祭星那段给拍了。”

    “啊?您都这样了,还要拍呐?”祝福知道他敬业,没想到这么敬业。

    “嗯。”吴卫国只应了一声,却是那样的斩钉截铁,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