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解毒
    在祝福说出三天之后,山鬼文湘便露出满意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谁会守着宝库却不知道怎么打开的呢?”

    她又笑道:“那么,我就不打扰二位了,这几天,我还要好好的拍戏赚些钱呢,云彰醒来之后,肯定要给他置办一身名牌,起码也得几万块吧,拜拜。”

    文湘正要转身离去,祝福忽然把她叫住:“既然你的心愿能得遂,不如也帮我做件事,做为交换?”

    “什么事?”

    祝福指了指小溪:“那个,反正你随便也能让山啊地啊,抖一抖的嘛,不行就让这些藤蔓啊树枝啊,把那个裂缝给堵上,这三天我还是要喝水的,不想再跑到山上再来打水了。”

    “呵呵,这个容易。”文湘手臂轻挥,祝福又感到脚下一阵颤动,文湘看着祝福:“我虽不能令大地合拢,但是,随便找点什么把那个裂缝堵起来,还是做得到的。你们回去的时候,溪水就会回到原来的位置。”

    “那个井水,是你弄的吗?”祝福想起那个被诅咒的井水。

    文湘轻轻的踩了踩脚下的地面:“就在土层之下,满是砒石,地下水从砒石上流过,每一滴里面都有……”

    她的声音低沉而充满危险气息:“……砒霜。”

    “啊,砒霜!”祝福急了,那东西自古以来就是剧毒之物,“你把大地震裂,使得村民不得不喝井水,你,你……”

    祝福还没有“你”出来个一二三来,文湘冷笑看着她:“不,你错了,这可不是我弄的。这是你们这些贪婪的人类,自己作出来的祸事,若是我?哼,我拉开一条地缝,还要用火药硝石这种可笑的东西吗?”

    果然,这条地缝,是那天在峡谷里看见的人炸出来的吗?

    祝福闭口不语,文湘转身,携赤豹文狸仿佛走出时空的裂缝中一般,消失不见了。

    “你刚才跟她定下三天之期,是已经心里有数了吗?”沉默许久的李墨一问道。

    祝福将手中的水壶全部倒空,一手拎一个往前走:“没有任何办法。”

    “那你还……”

    祝福长叹一声:“不然呢?现在山体滑落,相信与外界的那条路已经被封住了,被困着也是没辙,既然山鬼这种上古神话传说里的东西都出现了,说不定三天之内,我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呢?”

    她看着一脸无奈的李墨一:“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要相信这个世界充满奇迹。”

    面对她这样完全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李墨一笑着摇摇头:“你啊,好吧,无论如何,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

    “哦,是吗,我们其实也可以坐在一起,或者躺在一起的。”

    “躺在一起?”李墨一的眼眸里露出一抹奇特的神色。

    祝福摆摆手:“哎呀,不要多想,万一山鬼把我们都给活埋了,我们可不就是躺在一起了么。到时候我希望你能把胳膊借我枕着,这样千百万年之后被人挖出来,我的颈骨还能保持一个错的弧度。”

    “不然可能会被医学院拿去给骨科的学生做为病理标本,嗯,说不定教授还是那个怎么都死不了的关林森,他会指着我的骨头说:‘看,这就是几千年前,在人类中流行的一种不死癌症——低头病’,这个女人有事没事就抓着手机低着头,整个颈椎都变形了。”

    祝福看着李墨一笑道:“想着要被关林森嘲笑,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关系,我替你把他杀了好不好?”李墨一笑道。

    祝福赶紧摆手:“别,还不如留着他干活呢,我看乔瑜也挺喜欢他的,要是把他给干掉了,估计乔瑜得第一个不放过我。”

    “快些走吧,剧组里的人都还等着水呢。”

    祝福刚应了一声,忽然就觉得身子被抱起来。

    李墨一双手轻轻一揽,便将她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现下碍事挡路的那些植物已全部退开,一条笔直的平坦小径沿着小溪一路向下。

    在离村口最近的地方打完水之后,李墨一与祝福回到村中,发现村中倒下的人更多了。

    几乎每户人家都有倒下的人,此时村支书还没有回来,祝福问他去哪里了,有一位中毒症状较轻的小伙子说:“支书到隔壁的山洼村去打电话了,哎,这一来一回,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山洼村是不是就是那个通车,并且还有移动公司营业点的那个?”祝福问道。

    “是的,平日路好走的时候,往那里去单趟也得三四个钟头,现在还不知道山路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哎。”

    祝福想起自己曾经在阅读相关病理书籍的时候有看过,对于砒霜中毒,除了使用最佳的中和毒性的药剂二巯基丙醇之外,还有就是催吐,以及使用烧焦的馒头研末,给病人喂下去,用以吸附毒物。

    水现在倒是有不少了,祝福叫来村里几个基本没事的人,还有神婆一起帮忙,请大家找些馒头来。

    “我们这村子,虽是靠着中原,但是吃面并不多,这会儿忽然想找馒头,的确不容易。”神婆念叨着,“不过,我师父说过,若有牛奶和蛋清也可。”

    “这两样,好找吗?”祝福急切问道。

    神婆笑道:“咱们这是村里,要找还不容易。”

    这几天对村民的调研工作,使得乔瑜和祝福对于这个村子里的具体情况了解颇多,谁家养了许多鸡,谁家养了许多奶牛,都是清清楚楚。

    祝福原本担心奶牛喝了带砒霜的水,只怕牛奶不能用了,好在这户人家给牛饮水槽里倒的溪水太多,牛并非喝完,因此没有饮那有毒的井水。

    拿鸡蛋容易,挤牛奶那可是技术活,祝福拎着桶往奶牛身边走了几步,奶牛长长的“哞”了一声,转脸看着她,吓得祝福倒退两步。

    “有谁能告诉我,奶牛,它顶不顶人的呀。”祝福贴着牛栏,看着奶牛向自己一步步靠近,完全不知所措。

    “我来吧,你去给他们灌水洗胃。”李墨一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他打开牛栏,接过祝福手里的桶,向奶牛走去。

    在小凳子上一坐,他不紧不慢的开始给奶牛挤奶。

    祝福叹道:“为什么你这么熟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