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复活
    小溪不宽,李墨一在水中飞速向前奔,忽然,一根长长的树枝从岸边横刺出来,挡在李墨一面前,李墨一纵身一跃,想要跳过去,却被另一根树枝扎中后腰,整个人在空中失去平衡,他双膝猛然磕在河床中遍布的石子上,痛得身子猛然一颤,双臂的力量却又加重了几分,生怕将祝福摔了下来。

    李墨一想要站起身,却只是身子一晃,没有抬起来分毫,又有一根树枝从岸上伸过来,从背后直扎李墨一的后心。

    被抱在李墨一怀中的祝福眼睛瞥见,她的左手从李墨一的肩头伸出,手掌刚刚抓住那满是荆棘小刺的树枝,又硬又锋利的锐利一下子扎破了她的手掌,鲜血从细细密密的伤口里,一下子涌了出来。

    那根树枝沾上祝福的鲜血,反倒像被滚烫的开水浇着了似的,猛然从祝福手中抽回,尖刺将她手掌上的伤口拉扯的更大,祝福惊呼一声,眉头紧皱,李墨一赶紧查看她掌上之伤,虽然只是皮肉伤,但是看起来却十分的触目惊心,人的手是最为灵活与精密的部分,几乎稍稍一动,就会牵动所有伤口一起叫嚣着疼痛。

    “我没事,我没事。”祝福看着李墨一心疼的表情,反倒安慰起他来了。只是手掌火辣辣地疼,现下没有什么可以包扎或是上药的可能,她忍不住把手浸在溪水中,想要缓解那仿佛被火烧一般的痛。

    然后……“我勒个去!”如果说刚受伤的时候她只是倒抽一了口凉气,现在她是真真实实的发出一声巨大的惨嚎。

    被水这么一浸,伤口比刚才要痛上十倍。

    溪岸旁那些张牙舞爪的树枝,忽然好像得了命令似的,竟然齐齐的向后退了,就连野草与荆棘,也老老实实趴在路边,又恢复了被李墨一踩伏的模样。

    祝福有些惊讶,她看着自己的手:“哈?我这血,不会是还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功能吧,不知道要是遇到个千年女尸,她能不能冲我下跪呢?”

    勉强站起来的李墨一笑笑:“我们还没脱险,你竟然还能想到这些有的没的,也真是……”

    “特别厉害?特别出息?”祝福双手环着他的脖子,生怕李墨一一激动把她给扔溪里去。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岸上再一次传来“沙沙”声,两人齐齐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

    只见如路障一般的树枝、妖蛇一般的藤蔓,好像见到了它们的皇帝,齐齐向后退去,在李墨一和祝福面前,出现了一条笔直的通道。

    通道的另一端,站着的是他们熟悉的女孩子——文湘。

    可是现在的文湘,通身的气度,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一丝他们熟悉的气息。

    虽然身上的衣服并不华贵,但她站在那里的模样,就好像是山林的统治者,在这里的一切,都要听从她的号令。

    祝福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文湘微笑的看着她:“我?我不是人。”

    “那你是什么?那个见不得漂亮姑娘的女山神?”祝福提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觉得很荒唐的词。

    “呵呵呵呵……我更喜欢屈平给我起的名字……”文湘身形微动,一赤豹一文狸,出现在她左手两侧,身后更是凭空出现一辆饰满着山花与桂枝的木车。

    整个人的衣饰也变了,乌黑的发间簪着芬芳的石兰,腰间环着青翠的杜衡,一双美目若顾若盼,嘴角微微带笑。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祝福惊讶的看着她:“你是山鬼?”

    文湘点头。

    “你既然是山鬼,为什么好好的要害人呢?又不是精怪等着上天修仙。”祝福想不明白。

    文湘抚着挂在脖子上的那串项链:“如果不是人类先招惹了我,我才懒得与你们这些寿命短暂的生物打交道。”

    “那些人,杀了他,我却以为他背信弃义离我而去。可怜他被冰封那么久,在那样黑暗的深山之底,一个人,那么久,他一定十分寂寞……”

    原来《九歌山鬼》中,最后山鬼竟然真的是在等待着一个人: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那个在冰洞中被冰封的少年,是与山鬼相好的男人?那手中的项链,是他买来要送给山鬼的?

    祝福忽然感觉到信息量好大,她还在晕乎乎的想着那些有的没的,却听见文湘说:“你身上有强大的力量,竟然连我都无法压制,你,又到底是谁呢?”

    文湘缓缓抬起一只手,笔直的指着祝福。

    祝福转脸看着李墨一,又转头看着文湘:“我?就是一个平凡而又普通的女孩子呀,为工作而烦恼,为加班而痛苦,为工资低而惆怅。”

    “是么?”文湘的嘴角泛起一抹嘲笑,“你也是异类吧?”

    祝福看着她,指着李墨一:“咦,你怎么知道他是异类?”

    文湘冷哼一声:“他只是一个命稍微长一点的人类而已。你就不一样了。也许,你的力量可以让云彰复活。”

    “如果你相信世上有灵魂,那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认识的云彰的灵魂也早该转世去了,强行复活,还不知道复活的是谁,有意思吗?”祝福脑中闪过木乃伊、生化危机……等等一系列不该活着的活了的片子,身上不由一阵恶寒。

    文湘又轻轻的抚上一条项链:“不,他还在,他就在这里,我能感觉到。”

    “我不想帮你干这种事。”祝福皱着眉头,文湘低头浅笑,如花朵在风中轻轻摇动,说出的话,却令祝福不寒而栗:“没有关系啊,如果他不能复活,我就让这一村子的人,还有你们的人,一起给我的云彰陪葬,你看,这是不是很公道。”

    “你想做什么?”祝福怒视着文湘,后者微笑看着她:“虽然,我伤不了你分毫,但是,在这片山林大地之上,我的话,就是命令!”

    也没见她做什么动作,只是纤细的手臂轻轻抬起,随意的晃动了两下,祝福只看见从李墨一身旁流淌的溪水,发出剧烈的摇晃,就好像装在碗里的水似的,拍打着溪岸两侧。

    祝福感觉到隐隐的震颤,从李墨一的脚下传到他的胳膊上,再传到她的身上。

    “这是……”

    文湘轻松的笑道:“没什么,山裂而已,山体随便滑个坡,裂条缝什么的。”

    祝福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竟然亲手毁坏你自己栖身的地方。”

    文湘好像听什么特别有趣的笑话似的:“嗯……你在开口说这句话之前,有没有想过,你们人类对自己栖身的地球又做了什么?”

    她的话一下击中祝福,平时如何巧言善辩的祝福,此时也一下子一个字也接不上来了。

    文湘又笑道:“再说,对于大自然来说,雷霆雨露均是天恩,动物死了,正好埋在土地,化为春泥更护花,这也是你们人类写的,不是么?植物的种子也不会死,在合适的时候,它们还会长得更好。“

    她复又顿了顿:“何况我也没有做什么种族灭绝之类的事情,只不过这里的几百个人死了,外面还有六十多亿人口呢,种族可以继续延续下去,比起你们人类干出的事,我可是有底限多了。”

    这种论调,祝福听过许多,著名的中二病、这辈子没希望看到下文的烂尾断更漫画《x战记》就有著名的对话

    “既然人可以杀动物,为什么不能杀人呢?”

    漫画中的麒饲游人也给出了回答:“因为有人会伤心吧。”

    但是在这里直接照抄似乎没什么用,祝福已经想到如果自己这么回答,文湘会怎么说:

    “哦,他们伤心,与我何干?”

    到时候就很尴尬了。

    没接到李墨一接话了:“你让他复活,可是,他也只是普通人类,**只能坚持百年,然后还是会死,你为什么不让他凝固在最鲜活最风华正茂的年纪?”

    “还是,你根本就是因为自私,根本不管他能不能适应现代这个社会,就非得让他醒过来陪你,你有没有想过,他是不是愿意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复活?他的朋友,他的亲人,都已经不在了。”

    文湘面露不屑之色:“可是他有我,有我,就够了。”

    “你就让他在山林里陪着你呆一辈子吗?”李墨一看着她,“他复活了,也只不过是一个少年,想要接触外面更多彩多姿的生活,你喜欢这里,不代表他也喜欢这里,也许他可以为了你在这里呆一天两天,三年十年,可是时间再长呢?热情在一天天消磨,外面的诱惑一天天的增加。”

    “说不定,哪天,连山林都没有了,变成了城市,失去了山林力量的你,还能做什么?还能让他开心吗?”

    文湘愣住了,然后,她用力摇摇头:“只要有我在,他就满足了,他当初是这么跟我说的,他是一个信守诺言的人!”

    看出她的自信心不再是完整一块,而是在李墨一的语言打击下已出现了裂痕,祝福又补充道:“不错,我也相信,他当初一定是一个信守诺言的人,但是如果他复活过来,面对了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他也不会变吗?看他的年纪,被封入冰里的时候,也不过是十七八岁吧,能见过多少好东西?他的眼界一旦被打开了,他就永远无法回到山林了。”

    文湘双手捂住耳朵:“不,这不会是真的。”

    祝福又补了一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文湘虽是山林之神,但如今沾染了人间之情,因爱故生忧,因爱而生惧,如今的她竟然患得患失起来,她的右手握着项链坠,右掌微微颤抖,似乎犹豫不定。

    她真心的希望云彰复活,但是,如果云彰不认识她了呢,如果认识她,但是很快就变心了呢,那么今天所做的一切,是否还有意义?

    一向在山林间自在逍遥的文湘,竟然不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才对。

    祝福又说:“你何不就让他安安心心的去了呢?不要逆天而行。”

    文湘咬着嘴唇,许久,她的神情已经镇定下来。

    “我要求,复活他!”文湘一副不容拒绝的神色,“否则,我便要将整个村子埋在山中!”

    “……”

    “……”

    一时间,很静,祝福示意李墨一把自己放下来。

    李墨一抱着她,将她轻轻放在岸上。

    祝福望着文湘:“好吧,我被你胁迫了,不过……我该做些什么?”

    “你有这样的力量,却不知怎么用?”文湘一脸“你骗谁呢”的表情。

    祝福摊手:“我要有这本事,早就发大财了好吗!先把曹雪芹给复活了,拉到百家讲坛去告诉全天下人,秦可卿不是公主,史湘云最后没跟贾宝玉在一起!”

    看她神情不似作伪,文湘冷冷的说:“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找出办法,否则,就让这些人,陪葬!”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让他醒过来啊?”几千年过去了,到底还有什么丢不下放不开的?“他也不是有心负你,他是被冰封住了卡在洞里出不来,这也不是他愿意的啊。”

    文湘的眼睛瞪视着祝福:“我的云彰竟然被封在那里,而且,云彰不是失脚掉落山缝而死,他的身上有兵器伤,他是被人杀死的。”

    祝福扶额:“你要替他报仇?杀他的人就算无疾而终,跟彭祖似的活了八百年,这会儿也该死了啊。”

    “那个冰洞,我以前一直没有发现,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里有屏障,我根本无法探知,”

    文湘咬牙:“在这片属于我的山林里,竟然有我也无法探知的领域,这不是普通人做的,就是冲着我来的!云彰是替我而死。”

    这逻辑……有点跳跃……不过,对于一个常年在山林里晃的人来说,也不能要求太高了,祝福也没办法,只得挥挥手:“好吧好吧,我尽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