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打水
    再回到村子的时候,已是万籁俱静,夜色笼罩在这片大地上,李墨一与祝福回到下榻之处时,整个剧组的人也都睡着了,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安静详和,暖气烧得还是很足,湿掉的鞋明天早上就能干,祝福本想用水缸里的水刷牙,想起神婆的话,不由觉得有些瘆得慌,于是放下手中的杯子,嚼了块口香糖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乡村清晨的宁静,就被吵闹的人声打破了,祝福昨天回来的迟,错过了困劲,醒得反倒比平时还要早一些,她依稀听见什么吐血,什么全家,忽然就想到了神婆说的水有问题。

    她迅速的穿上衣服冲出去,发现路上已经有不少人在向同一个方向跑去,她随着一起过去,那是村支书点名为剧组打水的小伙子家,原本宽大的屋里和院里已满满的站着都是人,羊圈里的几只羊也都倒在地上,嘴角带血。

    只是此时人都救不过来,谁还管羊怎么样了。

    祝福挤进屋,看见几张床上都躺着人,父母躺在里屋,双目紧闭,已经没声了。年轻小伙子兀自在床上痛苦的翻滚,眉头紧皱,神情十分痛苦,村里唯一的医生就是神婆,她坐在床边,检查两人的状况,等她翻开小伙子的眼皮时,祝福心里猛然一跳,那个年轻人的眼白上分布着不规则的血色红斑——鬼瞳?

    村里出了这样的事,最紧张的还要属村支书,他站在一旁,紧张地搓着手:“怎么样?是什么病?”

    “天谴,天谴啊……”神婆摇头晃脑,深深的看了村支书一眼,“昨天,他为了抢先打水,将老婆子推倒,今天神灵就要惩罚他不敬老之罪。”

    她又环视周围人一眼,发出了冷冷的笑声。

    在场所有人不由得心里发毛,村支书为了稳定人心,大声说:“什么天谴,这是急病!要讲科学,要找医生治!我去打电话!”

    说是打电话,其实要去隔壁村里打,这里没有信号、没有电线,更没有电话线。

    村支书走了,其他村民也纷纷回家,生怕沾上了这户人家的不祥气息,村支书虽然说这是急病,但是,有谁见过急病是人和羊一起得的?而且发病这样快?大家都记得,昨天下午,这个小伙子还十分精神的在地头干活。

    一层阴云压在所有人的心头,很快,同样症状又出现在了第二户人家头上,刚巧也是昨天为剧组去打水的那几个小伙子之一。

    此时,祝福就听说,剧组那边也出事了,她赶紧回去,发现剧组的人虽然没有像村民那样发症那么重,但是,那十几个发病的人也是蔫蔫的躺在床上根本起不来,有呕吐症状。

    李墨一正在忙前忙后照顾别人,祝福看见小海想要挣扎着起来去喝水,她忙制止:“水里有毒,忍着,千万别喝。”

    现在整个剧组里没事的只有李墨一、祝福,还有晚上吃了黄瓜和西红柿做晚餐,完全没有喝一点井水的云枫、容诗音。

    “这是怎么回事啊。”容诗音十分的慌乱,她对这样烈性的病症记忆,只有许多年前席卷全国的**型性肺炎,而且她所在的城市并没有太多的发症病人,从来没有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身边一群人就这么倒下的恐惧。

    祝福抱着两个大桶:“也许是中毒,不确定,村支书去打电话给县里了,要等医生来。”她准备上山去打水,溪水只是被截断了,上游一定还有足够的水。

    正准备出门,被李墨一接过:“我去。”

    李墨一的脚程和力气当然是祝福所不能比的,祝福将桶递给他,自己又拎上壶:“虽然我拿不了太多,走的也慢,但是,你走三趟,我走一趟,也是聊胜于无啊,你尽管用你的速度走,不要管我,多打些水回来要紧。”

    瞬间,李墨一就不见了,祝福目瞪口呆看着他远去的方向:“这速度……”

    顺着溪流向上走,祝福看见旁边有许多野草与荆棘倒伏在路边,断口处十分新鲜,一定是刚才李墨一过路的时候给开的道,只要顺着走就可以了。

    “再往上一点就有水,石头滑,小心。”李墨一已经打完水,如旋风一般从打水之处折返,路过祝福的时候,在她耳边留下这么一句话。

    这种感觉,还真有一种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两个各自忙于工作的革命伙伴擦肩而过的感觉呢,祝福这么想着,嘴角不由微微翘起。

    越过山体的裂口处,溪水依旧欢快的在河床奔流,然后注入裂缝,祝福打了满满两壶水,拎了拎,又怂怂的将装满的壶倒掉三分之一,这样的重量,只怕没走到山下,她的胳膊就抬不起来了。

    想想李墨一一手一个大桶还奔走如飞的模样,祝福忽然觉得自己好没用,不会法术,体力又不行,长得又不好看,要啥没啥,真的好不般配啊。

    她深深的叹了口气,拎起壶准备回去,却感觉到身后有人,她猛然回头,发现是文湘,祝福很高兴:“你也没事啊,太好了,你怎么在这?”

    文湘应了一声:“我不喜欢井水,所以我昨天也是在这里打水的。”

    “你怎么知道井水有毒?”祝福冷不丁的问道,文湘被她突如其来的一问,不由一怔,不知如何回答。

    “是不是你下的毒?”祝福紧盯着她。

    这口井在当初打好之后的第四天就弃用了,之后过了百余年,也就是昨天刚刚淘开,再次出水,从村里走到这,要走四十多分钟,而且文湘昨天结束戏份,天已经擦黑了,以当地人的风俗,为了不得罪山神,在端午附近,女人是不会在晚上进山的。

    文湘的话处处都有破绽,祝福又想起昨天晚上那几个邻村的人,也许,文湘是得了他们的好处,才在井水里下毒的。

    面对祝福的步步紧逼,文湘却神色轻松,笑道:“可是,我昨天一直在拍戏呀,井出水的时候,我还在山上呢,今天第一户起病的人家,那可是第一个就去打水了,那会儿我还在跟吴导在一起,他在跟我说下一场要拍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