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女人心
    李墨一的目光扫过散落在地上的木棍、石块和铁锹,整个人的神色就变了,祝福刚想再开个玩笑,忽然眼前一花,李墨一跃上大石,将祝福紧紧的抱住:“对不起,以后我绝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他的拥抱是那样的用力,好像要将她揉进身体里。

    祝福感觉到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似乎刚才的事情,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恐慌,像他这样一个强大的人,竟然会有这样的反应,李墨一……他也是喜欢着自己的吧?

    祝福虽然被压得有些胸闷,心底里却好似开出一朵花来。

    李墨一将自己身上的毯子给祝福披上:“走,我们去找那几个人算账。”

    祝福摇头:“算啦,你想要怎么算账?杀了他们吗?还是打他们一顿?都没有太大的意义呀。”

    “你还是这样的善良,永远以最后的结果做为行事的依据。”李墨一看着她,眼里满是温柔。

    这样一双深深的眸子,看着祝福的脸,那一刻,祝福却忽然不确定了,李墨一这双眼睛里倒映着的到底是自己,还是那千年之前的大祭司瑶光?

    原本想要逗李墨一说出告白的祝福,忽然被这样的不确定弄失了兴致,虽然李墨一说过,她可能是瑶光的转世,但是,她对千年前的事情一点印象也没有,对于自己大发神威的事情也一点印象也没有。

    无论男人女人,没有人乐意去做另一个人的替身,哪怕自己就是这个人的转世也一样。

    爱情是这样的自私和充满了独占欲,如果李墨一喜欢的是瑶光,对祝福的感情完全承自于对瑶光的爱,那么,这种爱,她宁愿孤老一生,也不想要。

    祝福将心中原本沸腾的感情压下,微笑着说:“我可不像你的瑶光那样善良和大度,我只是觉得,报仇,就要破坏他们心中最重视的事情,让他们满怀着希望,最后突然希望破灭,这样才有意思呀,对不对?”

    看着祝福故意露出的邪恶笑容,李墨一莫名的觉得,虽然祝福嘴上说的是那几个人的事,但是为什么好像是在对他有所不满?

    虽然李墨一从古代到现代,所选的生存之路都要靠揣摩人心才能走下去,但是,对于面对自己在意的女人,他却似乎总是大脑缺根弦,无法明白她到底是在想什么。

    瑶光是这样,祝福也是这样。

    “我的鞋湿了,我们回去吧,明天再收拾他们。”祝福冷哼一声,自然而然的跳上了李墨一的背,李墨一只觉得背上一沉,笑道:“你可千万别随便对别人这么做,要是稳不住身子栽一去,那就是一身两命了。”

    祝福一面披着毯子,一面笑道:“你觉得我是这种随便会往男人背上跳的女人?”

    不好……好像又说错话了,李墨一似乎终于可以领悟到女人的心情变化应该从几个方面来判断了。

    比如“你觉得?”比如刚才那句“我可不像你的瑶光”……祝福,她这是在吃瑶光的醋?李墨一想着如何说话才会不惹祝福生气,一面背着祝福跃下石头,替她拿好鞋,向村子里走去。

    祝福绘声绘色的讲刚才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番,又说那几个人肯定是作贼心虚,不然跑什么,什么阴兵借道,鬼都没见着好吧。

    “你不是也听到有人和马的声音?还有马奔跑的声音,却没有见到马?”李墨一问道。

    祝福一脸无所谓的模样:“那种声音啊,也许是我听错了,山谷间的风声啊,落石的声音啊,兴许就是这样,再说了,就算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地磁现象而已,又没有真的过来,不要在意。”

    “你还真是……”说到半截,李墨一却住口不言。

    祝福歪着头,捏住他的耳朵:“真是什么?”

    “真是心够大。”李墨一无奈摇头。

    祝福这才松了手,笑道:“一直都这样,你在洞里发现了什么?”

    李墨一将他在洞中的所见一一详述,祝福猜的没错,小溪的水果然全部通过山体新生成的裂缝渗入了冰洞之中,将冰洞里的冰块全部都给融尽了,洞里的水倒不是很多,都随着疏松的山体流向别处了。

    “那个古代少年的尸体呢?”想着冰块融化了,那个尸体也从冰封中解开,祝福脑中又闪过了各种灵异悬疑小说里的情节,“比如尸体不见了,尸体起来走路了,尸体叫你爸爸什么的……”

    “为什么会叫我爸爸,”李墨一猜到这是祝福又在乱开脑洞了,决定无视这句话,继续说:“尸体还在,但是,手中握着的东西没了。”

    祝福清楚地记得在冰封状态下,这个少年的手里捏着一串项链,“啊哦,没有了啊,真可惜,本来还想着要是溪水把冰块给融了,还能拿到那串项链呢。”

    “你……”李墨一微微皱眉。

    祝福赶紧摆手:“哎呀,开个玩笑啦,我还嫌拿死人的东西晦气呢。嗯,那项链会不会是有人已经进过洞,拿走了?”

    “有可能,也许,就是刚才那伙人,他们用火药炸开山体,将溪水引下来,然后发现了这个山洞,进去拿走了项链。”

    祝福不屑的说了一句:“他们会被诅咒的。”

    “你不是一直很相信科学的吗?”李墨一笑道。

    祝福哼了一声:“别人倒也罢了,你这个从古代跑过来的人,有什么资格跟我提科学,在你这边,科学已经死了,物理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

    听着她的话,李墨一笑笑:“是啊,像我这样从古代忽然就这么‘唰’的跑来的人,会不会哪一天,就‘唰’的又被什么不可思议的力量带回去呢?也许是在工作的时候,也许是在吃饭的时候,也可能是在睡觉的时候……就这么忽然不见了……”

    他忽然扭过头:“那时候,你会找我吗?像你当初找秦伟那样?”

    “也许会,也许不会……如果你留下的东西很乱,我可能会先报警,让警察叔叔来找你这个失踪人口,然后,该干嘛干嘛呗,不然怎么办,再恩爱的夫妻都注定有一个要先走呢。”祝福说的毫不在意,两只脚在毯子下一晃一晃。

    李墨一忽然心里觉得轻松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