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人心
    星空下的峡谷,怪石嶙峋,好像一只只伏在阴影里的怪兽,祝福笑着说:“那些什么阴兵借道,不会是从石头影子变成的传说吧?”

    李墨一没有说话,他心里明白,事情一定没有这么简单,如果是满月之夜,月光非常明亮,山石的阴影才会更加浓黑,更像怪兽,而现在看,阴影的颜色极淡,整片整片的石壁都是黑的,根本没有光影错觉的效果。

    祝福从李墨一的背上跳下来,兴冲冲的往冰洞里跑,刚踩了一步,就发出嫌弃的声音:“噫……水漫金山了,不会是冰块都化了吧?”

    “不会。”李墨一向前几步,“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

    李墨一提气,飞身跃起,踩在石壁上那些微小的突起部分,看着他轻盈的背影,祝福忽然想起曾经见过的水鸟,难怪以前武侠小说里有一种轻功叫“燕子三抄水”,看起来真好看,可惜看起来这么好看的姿势,起码得学个好几年,还得天天练好久,自己是肯定没这恒心的。

    “里面怎么样?”祝福将双手拢成喇叭状,大喊,没有回音,她无聊的坐在外面的大石头上,看着眼前的峡谷,接着,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以前过年的时候,正月间,空气里化不开的气息,那是火药的味道。

    奇怪,这里为什么会有火药的味道?祝福捧着脸,认真的想:“难道是阴兵借道之后留下的味道?这年头,连阴兵都用上火药了啊?”

    又等了半天,李墨一还没出来,祝福忽然听见峡谷深处有响动,却听不清在说什么,那声音由远而近,祝福也顾不得水会不会湿鞋了,赶紧躲进洞里,她偷偷的伸头往外看,只见有几个人正在往峡谷外走去。

    “等他们喝了水,上吐下泻,就不会在元山村呆着了,到时候,我们给他们送药,再往我们村一接,他们还不得感恩戴德,到时候,再让赵叔出面去谈,还有谈不下来的?他们好意思拒绝救命恩人?”

    “还是卢大哥有主意,把溪边的地缝炸一炸,水全漏光了,哈哈哈。为了留住人,齐老头真够拼命的,这么快就把那口老井给淘澄干净了,不然,我们当天就可以去接财神爷了。”

    “急什么,那会儿要他们走,他们就算过来了,跟咱们也没什么交情,不如等着我们雪中送炭,病中送药,那才叫感情深。今天再炸一回,那边地裂,要是他们那帮拍戏的过不去那就更好,到我们村去拍,到时候,把你家的丽芬打扮打扮,说不定还能混个角色,当女明星!”

    “啧啧,不愧是卢大哥,想的就是周到!”

    几个人嘻嘻哈哈的走过去,祝福这才松了一口气,听起来,似乎溪水突然断流是人为的,想要让剧组到隔壁村子去,而最终目的是想让优佳基金往那个村子里多投钱?

    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哪个村子的,要是知道的话,无论如何也不能往这种黑心的地方投资。

    估计着那几个人去得远了,祝福披着毯子,从洞里走出来,鞋子湿透了,实在穿的难过,她将鞋子脱下,站在泥地里会让湿的鞋裹上一层泥浆,因此她高高的站在大石头上,裹紧毯子等待李墨一出来。

    高耸的峡谷石壁加速了空气流动,风速比起旷野上要强许多,祝福哆哆缩缩想要转过身,避开强风,这么一转身,她几乎被眼前所见的一切吓呆了,刚才分明已经离开的那伙人,怎么又回来了!

    祝福有一个习惯,情绪极度紧张的时候,就会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怖的笑声,在峡谷中回荡。

    在黑漆漆的峡谷之中,忽然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高处,背着光,看不清五官,头发像千年藤蔓精狂舞的分枝,身上穿着的大袍子飞扬,赤着双脚,没有穿鞋,脚上却干干净净,没有沾染一点泥泞。

    她还在笑,她在疯狂的笑着。

    “鬼!!!有鬼啊!!!”不知道谁率先叫出声,这样的诡异气氛下,所有人都跌跌爬爬向峡谷口奔去。

    最先镇定下来的是卢大哥:“不对,我听说元山村有一个神婆,莫不是她?要是她的话,那她刚才一定是躲在什么地方偷听我们说话,要是这些事给传了出去,我们一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

    人心一狠,那真是恶向胆边生,此时那几个人也冷静下来,在地上寻了石块与木棒,还有一人手里抄着用来埋炸药坑的铁锹,又折返回去,要寻祝福麻烦。

    看着他们回来的身影,祝福心中猛地一跳,不是吧,这样还吓不着他们,都这样了还吓不着,这胆儿是有多大啊!

    刚才那通狂笑,已经让祝福的紧张情绪缓解了不少,她现在挺冷静的,相信笑声已经惊动了李墨一,他很快就会从洞里出来。

    那几个人小心翼翼,一步步试探着向前,祝福也没什么招,慌张的惊叫没有任何意见,她就这么站在高处,冷冷的居高临下看着他们。

    “装模作样!”卢大哥手一挥,“把她了结掉,找个地方埋了,不能让别人知道。”

    祝福看着他们拿着棍棒凑过来,又害怕的样子,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又将他们吓的停在原处,卢大哥催促:“你们还在等什么!”

    他们又磨磨蹭蹭的往前挪,走的比蜗牛还慢,祝福十分紧张,此时,一缕头发刮在她的鼻尖,痒痒的十分难过,她猛然抬起手,想要去抓抓鼻子,披在身上的毯子一下子没抓稳,被一阵路过的狂风吹飞。

    那几个人看见一块巨大的黑幕飞起,又向他们笼罩下来,几乎魂都吓飞了,又飞快的退回卢大哥身边,刚才那几步算是白走了。

    “你们真没用!”卢大哥恨恨的说,手中横握着铁锹,一步步向祝福走去。

    眼看着祝福在劫难逃,忽然,峡谷深处传来了人喊马嘶的声音,马蹄在大地上奔腾的声音是那样真实,祝福什么都没有看见,只觉得风比刚才更大了。

    刚才胆气十足的卢大哥此时如同见了鬼一般,大叫:“阴兵借道啊!”

    扔下铁锹飞快的向峡谷口奔去,其他人本来就已经怕得要死,全靠这么一根主心骨,现在主心骨怂了,他们哪里还能撑得住,将手中的木棍与石块扔在地上,跟在卢大哥身后狂奔出谷。

    “怎么了?”李墨一的声音从洞里传出,祝福笑道:“风也吹过了,人也跑光了,大哥你才来啊,你是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