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七十章 手札
    “诅咒?”祝福眼睛一亮,虽然她一向认为,所谓诅咒,无非是毒药或是细菌病毒造成的急性传染病,她问道:“是什么样的诅咒?”

    神婆看着祝福,神秘的说:“这事是我师父说的,一百多年前,他云游四海,为避兵灾,来到这个村子,当时啊,这口井刚刚打成没三天,那个惨啊,村子里都是死人,没死的,也一只脚踏进鬼门关啦,连个收尸的力气都没有。”

    听她描述这场景真够吓人的,莫不是鼠疫?祝福想着井里飘着一只死老鼠的场景,身上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神婆又继续说:“后来,我师父在这村子里呆了七天,把没死的人从阎王爷手里救回来,总算没让全村死绝,我这屋子,就是村里人感念我师父的大恩大德给修的,哎,当时的人老的老,去的去,现在年轻人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对我这般不敬,迟早要受鬼神报应!”

    祝福认真的问道:“那这七天,大师是上山采药,还是扶乩请仙?”

    “那可是几十上百条人命呐!当然是双管齐下。我师父说,他当时白天采药,煮药送给病者,晚上观星燃符,为这村子的人续命,也正是这样,才七天之内,将这场灾难消灭干净。”

    祝福听着她絮絮的夸耀自己师父如何如何的神通广大,可与鬼神对话,许下各种功德,这才让村子太平无事,她的脑子里只有“白天采药”,这才是符合科学精神的世界观嘛。

    “那,大师有没有说过,是采的什么药?”祝福对看各种药方也是很有兴致的。

    神婆从枕头底下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本非常破旧的线装本子,上面用毛笔写着一行一行的药名,包括份量、使用方法。

    神婆家里只有一个小小的灯泡,颤颤微微的发出最多十瓦的昏黄灯光,还不如正在熊熊燃烧的炉灶亮堂……嗯,熊熊燃烧?

    祝福抬头发现李墨一正坐在灶前,手里拿着一把木枝,似乎有肉类被烧熟的香气从那边飘过来。

    “你在干嘛?”祝福问道。

    李墨一抬手,潇洒的往肉串上洒了一把调料:“烤羊肉。”

    这香气,实在是太犯规了,这个村子里的羊,一般都是赶出去自己找草吃的,早听那个农妇说自家的羊如何如何的好吃,肉质如何如何的鲜美,当时不饿,还没什么感觉,只是自我吐槽了一下“羊羊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羊羊。”

    现在,什么可不可爱,大肉串,来十个,都可以吃得下去。

    祝福默默抱着本子,凑到李墨一身边,李墨一不经意的用胳膊将她与灶洞之间隔出一个安全的距离:“还没好,再等等。”

    “喂喂,在你心中,我就是这么没出息的吃货吗。”祝福与灶火保持一段距离,开始研读神婆师父笔记本上的笔迹。

    “这字写的还行。”祝福对笔记本上的字体啧啧称赞,正在烤肉的李墨一偏过头,发现笔记本上的字都是用毛笔写的繁体,并且都是竖版,他问道:“你认识这些字?”

    “开玩笑,这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好么。”祝福骄傲的一扬头,“再说,这字无论是在医生界还是在鬼画符界,都已经是上上之品,起码每个字我还能勉强分出是什么。”

    李墨一往炉灶里又丢了一块干柴,火光更加明亮了些,笔记本上的字更加清晰,祝福笑道:“是他写得太草啦,再亮也没有用的。”

    手中的笔记本被接过,祝福好奇地看着李墨一:“怎么,你还懂药理?”

    李墨一起身将烤好的肉串分给神婆五串,又坐回灶边,将十串递给祝福,祝福一面啃着肉串,一面眼巴巴地看着李墨一捧着笔记本,他笑笑:“药理只不过是略懂,不过我认识这字体是胭脂行草,想要练成这样的字体也要费一番功夫,并不是信手涂鸦。”

    祝福嘟囔道:“只要不是正楷,都是鬼画符。”

    “怀素与张旭如何?”

    “跟他们俩不熟,就算是永和九年,岁在癸丑那篇,我也看不出写的好不好。”祝福理直气壮,“字就是给人看的,就不能端端正正的写吗。”

    祝福狠狠的咬上一口肉:“手艺不错,比苏岩那个不靠谱的强多了,要是哪天你不想拍戏了,在街头开个烤串摊子,一天起码能赚个五百块。”

    火光跳跃着,照在笔记本上,也映在李墨一的侧脸,柔光更显得他皮肤光滑细腻,没有一丝瑕疵,挺直的笔梁更显得英气十足,他低垂着眼睫,认真看着手中笔记本,许久,翻过一页。

    “找到了。”李墨一低声说,转头却看见祝福愣愣地看着他,嘴里鼓鼓的,“怎么了?”

    祝福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把嘴里含着的烤羊肉块草草嚼嚼,咽了下去:“没事,没事,你找到什么了?”

    笔记本上记载着百年前,神婆的师父在此游历行医时遇到事情。

    这个村子虽不大,却有上千年的历史,村里人始终都是在山溪之中取水,不方便,旱季只能在石缝中等水慢慢滴下来,而雨季,从上游冲下的水质浑浊,需要沉淀许久之后才能饮用。后来,隔壁村通了路,运来了先进的打井设备,这才打了村里的第一口井。

    没想到,这口井出水的第三日,村子里就有人生了重病,并且早上发病的人,晚上就死了。

    大师的笔记本上详细记述:病者所呕似米泔,后若胆汁,所泻者皆血也,双眼若鬼瞳,口鼻出血,村中近半皆如此。

    “字呢,我每个都认识,但是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祝福指着“鬼瞳”二字,“比如这是什么东西,鬼瞳?写轮眼吗?”

    好在李墨一也是陪着她看了好几集火影的人,点点头:“差不多,以前将眼结膜充血,称之为鬼瞳,有可能整个眼白都变成红色。”

    “噫……”想到可能的场景,祝福不由的缩了缩脖子,“什么奇怪的病啊。”

    “这么长一串,简而言之,就是七窍流血。”

    祝福微微挑眉:“中毒?井里被人下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