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老井
    这个村子里一定发生过什么,可惜村子里一直到三十多年前才开始摆脱文盲满地走的情况,所以,也没有什么乡村记事之事的文献留下来,县志里也不会记这种事情。

    祝福遗憾的准备回去,忽然想起今天山里小溪都干了,又问起村支书水的事情,村支书摆摆手:“么事么事,村里有个老井,昨天看着水小了,我就叫人把那口井给清了清,今天已经出水了。”

    原来村里有井?如果有井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去溪里打水,被地底土壤和岩层过滤的井水一般来说比山泉水干净些。

    “当初为什么会弃用这口井呢?”祝福脱口问道。

    村支书吱吱唔唔了半天,祝福忽然想到了恐怖片里的常见桥段,忙说:“啊,不用说了,我也不是特别想知道。”

    见她不再继续追问,村支书也松了一口气,又强调了一下今天已经有人淘过井了,新出的水都是干干净净的。不强调还好,越说,祝福越想到一些可怕的事情,胡乱应付了几句,就与李墨一离开了。

    “这里真的没有别的水源吗了?”在回去的路上,祝福带着希冀的眼神看着李墨一。

    可惜,李墨一却给了她一个令人失望的回答。

    这里地势较高,地下水并不丰沛,能有一口井已经很不错了,祝福咬咬嘴唇,又问李墨一:“那,这个井,是不是因为发生过什么事,才会被弃用的?”

    李墨一摇摇头:“我在的时候,这里的人还没有打深井的技术。”

    好吧,意思就是,连这口井都没有。

    祝福很想去看看那口井是什么样的,各地的传说中也少不了井,比如京城里传说与北海相连的井,还有五龙井,四眼井,说不定这口井也有什么玄妙之处。

    李墨一看着她,笑道:“现在又不怕了?”

    刚才祝福的紧张原来都被她看在眼里,祝福有些不好意思,急急分辩说:“我只是想到这个井里会不会以前死过人啊,或是被人下过毒啊什么的,又不是怕这口井本身。”

    “我陪你去。”李墨一与她并肩向那口古井走去,现在是做晚饭的时间,井边已经有不少人了,这种使用古老的辘轳打水的技能,在年轻人中几乎已经失传,所以,进度很慢,排队的队伍越来越长,等待的人也越发没了耐性。

    没有耐性,长长的队伍,就会导致一件事的发生——插队。

    为了抢夺水权而真的械斗出人命的事情,在近现代史上并不少见,往往见于两个村子之间,一个村子很少发生这种事情,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指不定往上数两辈就是一家子。

    但是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在后面的几个人是给剧组挑水的,前面的人总是慢慢腾腾的打不上来,那几个人火急火燎的催,生怕误了事情被村支书骂。

    “你要不行,就让我们先打,光一桶水就打了十几分钟,你让我们后面的人怎么办。”一个年轻小伙子的声音。

    “打不上来是这个辘轳不好用,怎么能怪我,我也是排队的!”浓重的方言,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很耳熟,祝福踮起脚尖一看,不是那个神婆吗,她也来这打水了。

    再后来,年轻小伙子又催了几回,神婆大概说了些不中听的话,两边的言辞都激烈起来,最后其中一个小伙子飞起一脚,将神婆放在一旁的水桶踢飞,自己过去摇辘轳打水。

    神婆一见着急了,扑上去就要跟小伙子动手,可是她哪是年轻小伙子的对手,被人在肩膀上推了一巴掌,顿时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腿就哭喊起来。

    虽然祝福听不懂她哭喊的内容是什么,但是得知她是个独户之后,祝福不由得对她心生同情,忙上前扶她起来,又帮她把被踢翻的桶捡回来,她跑到井台边,对年轻小伙子说:“她一个老人家打水确实困难,就麻烦你们帮忙给她打两桶吧,不然我来打?”

    有人识得她是剧组的人,而且还是颇有身份的,忙陪笑道:“哪能让您动手干这粗活呢,我来我来。”

    不过几下功夫,两个水桶就装满了,祝福拎了一拎,还挺沉,她双手用力一提,桶却轻得跟不存在一样,李墨一的右手握在她的两只手之间:“我来吧。”

    两只沉重的木桶在李墨一手里轻飘飘,似乎只不过是空的两只塑料桶而已。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祝福感慨着去扶神婆,神婆却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她:“你们让山神生气了,山神一定会报复的!”

    “哦。”祝福完全不在意,饶有兴致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山神生气了?她跟你说的?”

    神婆神叨叨的不知道在念些什么,祝福也懒得理她,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把水和人都送到家,也就算功德一件了。

    走了这么多户人家,神婆家大概是本村第一贫困大户,所谓家徒四壁,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吧,房子最顶头是个灶台,灶上有锅,却是冷锅冷灶,连柴都没有,地上堆着一些玉米和土豆,别的再也没有了。

    祝福挺奇怪:“那天我们进村的时候,不是好几个年轻人帮你吗,怎么连个帮着劈柴的都没有?”

    神婆闭着眼睛还在叨叨,不理她。

    祝福耸耸肩,大概这位神婆也是辟谷的,不吃饭,要尊重别人的信仰,她拉着李墨一:“我们走吧。快饿死了。”

    李墨一正要将桶里的水倒进缸中,神婆忽然睁开眼睛:“别动。”

    “嗯?”祝福和李墨一同时转头看着她。

    方才被推的那一下,似乎伤到了她的腰,她捂着腰慢慢走过来,眼睛里闪动着不知道什么情绪:“这水,我是拿回来试药的。喝不得。”

    “啊?”祝福看着那水,清亮亮的,没什么问题啊。

    见她脸上一副迷茫的表情,神婆说:“看你们两个人心善,送你们一句忠告,不要喝井里的水,那水已经被诅咒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