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讲戏
    文湘没精打采的坐在一旁的板凳上,来来回回的ng对一个从没有过表演经验的小姑娘来说,也是极大的消耗,无论是体力还是情绪。

    祝福递给她一杯水:“歇会儿,先不要着急,前面表演的这么好,说明你还是很有天赋的,这一场是不是让你想到什么事了?”

    文湘接过水,低着头,声音如蚊蚋一般的微弱:“导演一定很失望,我就是什么事都做不好。”

    此时她身上的戏服没换,眉头微蹙,笼罩在她全身那淡淡的忧愁,如在山间石上缓缓流动的清泉。

    让祝福忽然想到了《九歌山鬼》中描述的场景,那是一个痴心等待却始终不可得的悲伤。

    而这个剧情的设定也是沿袭着九歌的风格,山鬼要等的少年最终没有回来,只留下了一世污名,而两人之间的错过,让山鬼情绪失控,导致三年大旱,最终山鬼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莫非文湘是因为看到后面的剧情,觉得现在的甜甜蜜蜜到最后不过是一场白日烟花,因而提前引入了情绪?如果是在后半段演出这样的效果,那将会是一个非常棒的表演,可是,现在就这样,嫌早了,山鬼现在还幻想着与少年恩爱一世。

    祝福没有看着她,目视着远方的山林,好像在自言自语:“天地初开之时就在山林间的山鬼,见惯了时间流逝,将自己熟悉的东西一一带离这个世界,直到遇到了那个少年,人的寿命敌不过时间,你却忍不住还是被他吸引,无论以后有多少意外,有多少突如其来的灾难,你都已经想好去接受,包括看着那个少年变成老头子,而你还永远的青春美貌。”

    文湘深吸一口气,没有说话,祝福又继续说:“不管担忧的未来会不会成为现实,至少,你现在得到了一段欢娱的时光,他每天上山打猎、采药,是你山林生活中最期盼的时间,你看见他,虽然知道他一定会死在自己前面,但是,却依旧满怀着希望等待他的出现。”

    随着祝福低柔的声音,文湘的眼神活起来了,似乎被她的声音所感染。

    吴卫国正在拍另一场李墨一的单人戏,刚好喊cut,就看见祝福带着文湘走过来:“她可以了。”这么快?吴卫国将信将疑,不过还是召呼摄影师准备。

    为了让文湘进入角色,先拍的是李墨一被山鬼扶到大路旁。伤重不支的杀手,浑身染血,路过的山鬼好奇的打量着他,拿起小树枝,小心翼翼的戳戳他的脸。

    李墨一微微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个身边带着暗红色大豹子的娇俏少女,他想要让这个少女救他,于是忍着巨大的伤痛,对她露出最温和无害的笑容,接着便晕了过去。

    山鬼从没见过见到赤豹还能笑出来,还笑得这么好看的人类,一时好奇,便想要出手救他,可是她只是山泽之力,并不能治愈杀手身上纵横满目的伤痕,她只得将杀手拖到路边,等着人类将他救走。

    再然后,饰演村中少年的男演员出现,山鬼真正的爱恋开始了,文湘表演的非常投入,将初恋少女那种接近爱人时的羞怯与远离爱人时的思念表现的淋漓尽致。

    坐在监视器前的吴卫国别提多满意了,自己没看走眼,这个小姑娘的确是有天赋的,只要稍加点拨,就一定可以成为一线女星。

    直到少年失踪,山鬼久盼而不至,文湘的情绪进入了彷徨与焦虑,魂不守舍。

    最终那一长段,山鬼发威,大地干裂小溪断流的场景更是令人感到惊心动魄,吴卫国几乎都舍不得喊停。

    山鬼与大祭司的大斗法,祝福站在镜头之外、容诗音的背后,看着文湘对自己撕心裂肺的喊道:“你们都是坏人,都是骗子!”

    不知怎的,祝福想起那天在溪水旁初遇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对着自己喊的,看着正面的文湘,祝福觉得她就是在对着自己咆哮,心中不由一颤。

    今天已经没有戏份的李墨一站在祝福身边,感觉到她的异常:“怎么了?”

    感受到身边的温暖,祝福这才从剧情中出来,笑道:“没什么,她演得太好了,我都被吓了一跳呢。”

    “不如我们先下山吧,你不是还要走访几家农户吗,我陪你。”李墨一拉着她一同下山往村里走去。

    一路上,祝福问起他当初被大祭司救的时候,有没有没事抛媚眼去勾搭别的女人或是女神,李墨一笑着摇摇头:“我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也许在半昏迷的时候随便笑笑?”

    祝福嘟着嘴:“随便笑笑,流氓……”光顾着聊天,脚下没看路,祝福被树根一绊,整个人直挺挺的向前扑,踉跄三步仍未站稳,就在额头即将与露出地面的一块尖尖石子发生亲密接触的时候,她终于停住了。

    一双有力的手牢牢的揽着她的腰,祝福人没站稳,先叫了一嗓子:“吓死我了!”声音传来的声音有些无奈:“本想着向前冲三步你就能自己站稳了,真是令人意外的发展。”

    “你们俩在这呀?”云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祝福赶紧站直,刚才那狼狈的样子都被她看了去,李墨一打了个招呼:“嗯,我今天的戏份结束了,陪她去走访几家农户。”

    “正巧,我也要去,一起吧。”云枫话音未落,然后觉得脚下地面一阵抖动。

    祝福眨眨眼睛:“地震?”

    可也就这么一下子,之后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三人继续下山。

    快到山脚的时候,祝福发现,眼前有一条宽宽的沟,沟底有圆溜溜光滑滑的大小石子,沟边上的石子上还有绿色黑色的青苔。

    “难怪没看见小溪,竟然干了?”祝福还看见了遇到文湘时,她站的那块地方。

    还记得那天看见的小溪水量,怎么也不像一天一夜就会干涸的模样,上游发生什么事了?祝福不解。

    回去的路上,一些手提水桶水壶的村民正三三两两往回走,桶里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