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溪旁
    祝福从噩梦中醒来的时候,天空刚刚开始泛出淡淡的青色。

    伸了个懒腰,看看时间,凌晨五点差十五分钟,这是许多年来祝福最早的睡到自然醒记录。

    她只觉得口干舌燥,渴得厉害,“再睡一会儿起来”的意志力被“起来喝一大杯水”的大脑碎碎念击溃。

    被窝里实在是太暖和了,没有铺着褥子的地方摸起来甚至有些烫手。

    祝福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梦见被一颗拖着长长红色火焰的星星击中,整个人被烧成飞灰。昨天临睡前,云枫担心降雪后山中气温更低,向村支书提出将炕烧的更热一些。

    云枫的要求,村支书一口应下来,马上叫人又是搬柴又是添火,结果硬是把祝福给热醒了,她起床找水杯,里面只剩下一口水,根本无法浇熄从咽喉里喷射出的火焰。

    从屋里到有水的灶台间需要走两百米,祝福望了一眼窗外,雪已经停了,地上的积雪也荡然无存,昨晚的风雪交加好像只是一场梦。

    祝福换好衣服,推开门,阵阵晨风柔柔的吹着,还是很凉,空气吸在肺里有一丝丝的刺痛感,她找了块毯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起来,为了喝口水被吹感冒,想想也很丢脸。

    到了灶台间,举起竹编外壳的热水瓶,很轻,晃晃,没声音,“不是吧……”祝福打开瓶塞,将热水瓶一百八十度倒过来,瓶口晃晃悠悠的悬着一滴水,好似嘲笑她一般,慢慢悠悠的砸在泥地上,很快被泥土吸收。

    看来,只好去打水了,昨天看见有村民拿着水桶从前面那条路走出来,应该就是那里了吧,祝福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总不至于硬等着然后渴死。

    祝福一手压着裹在身上的薄毯,保持温度,一手拎着巨大的水壶,向小溪走去,忽然想起在网上常见的田园牧歌派,动不动就想着要归隐山林,在青山绿水间呼吸着清新空气,吃着新鲜的蔬菜,远离污浊而喧嚣的都市……

    “让他们来打几次水就哭着喊着要回污浊而喧嚣的都市了。”祝福将壶换了一只手,对着有些僵硬的手呵了一口气,想要暖一暖,暂时的暖和之后,沾在手上的水汽却让皮肤感到更加的寒冷。

    “还有多远啊……”祝福望着眼前窄窄的小路,看不见头,一度怀疑自己走错了,正在这时,她发现前面有个披着黑发的女孩子在走,那个女孩子穿得十分单薄,手里拿着比祝福手里的壶还要大的木壶,艰难前行。

    看衣着打扮,应该是村里的小姑娘,没错走,祝福紧赶慢赶追上去,想跟的近一些,万一后面还有岔路,也好有个向导。

    祝福的脚步声很响,可是那个姑娘竟然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这姑娘的心也太大了吧,正常人一大早听见有人在身后跟着,就算是男人,也会看看身后跟的到底是谁。

    此时,祝福的脑中不合时宜的跳出了村支书的警告,入夜以后不要进山。

    可是,没说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进山啊,现在虽然太阳还没有出来,但是山间景物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了,现在到底算白天还是晚上?

    看这姑娘身上服饰即不是新嫁娘的红衣,也不是女鬼标配的白衣,也不是汉服唐装,虽然有点土气有点旧,但不可否认,那就是现代最常见的格子外套和黑裤子,脚上踩着一双曾经可能是白色的球鞋。

    祝福暗笑自己脑补实在是太多太丰富,一定是因为旧文完结,新文未开,脑中的灵感和编梗的**在蠢蠢欲动,不如回去就再开新文吧。

    带着轻松的心情,她不紧不慢的跟在小姑娘身后,果然很快就到了小溪旁。

    小溪中潺潺流水欢快的……等等,潺潺流水呢?祝福发现面前的小溪平滑如镜……如镜……

    竟然冻上了!下雪还能理解,冻上了这是闹哪样?零下了吗?

    这下可怎么打水呢。

    前面的小姑娘身体力行为她做出示范,举起木桶,在冰上敲了两下,薄冰应声而碎,冰层下的流水哗哗流淌着。

    祝福观察了一下,这个小姑娘所站的位置应该是平日村民的水常站的地方,别处不是荒草丛生就是乱石堆岸,所以,她决定等这个小姑娘打完水,再过去。

    小姑娘弯着腰将桶浸在溪水里,冰层破口还不够大,她拎起装了半桶水的木桶又想砸下去,却失去了平衡,脚下一滑,摔进水里,祝福赶紧扔下水壶就扑过去,将小姑娘从溪水里拉出来。

    溪水不深,但是小姑娘整个人摔了进去,全身衣服湿透,祝福拉着她的手,感觉好像握着一块冰。

    祝福此时才看清这个小姑娘的脸,不由在心里赞叹一声,这姑娘真漂亮,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挺翘的鼻子,小小的嘴,皮肤并不白皙,而是经常与阳光接触的小麦色,看年龄也就十三四岁。

    土气破旧的衣服也挡不住她由内而外散发出的秀美,祝福十分羡慕,这就是传说中披着麻袋也好看的美人啊。

    祝福将自己身上裹着的薄毯给她披上:“赶紧回去吧,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小姑娘怔怔地看着她,缓缓地摇头:“你是坏人。”

    祝福一愣,后来想想,也是,第一次见面,就说要跟她回家,要在城里,说不定会被人当成拐卖人口。

    “我不是坏人,我是来这里拍电视剧的,不信你可以去问村支书。”

    小姑娘还是摇摇头,拿着木桶飞快的跑了,薄毯落在地上,她回头看了一眼,没有捡,又继续向前跑,很快就不见了。

    “哼,不识好人心。”祝福不高兴的扯扯嘴角,将毯子从地上捡起来,忽然她闻见毯子上有一股幽香,自己披着的时候没有这股味道。

    这不是香水香精的气息,是一种清幽淡雅却令人无法忽视的花草幽香。

    不用说,一定是那个小姑娘身上的,到底是女孩子,虽然是在山里,还是爱美的,可惜跑的太快,不然可以问问她这到底是什么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