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夕阳
    冷静下来之后,祝福还是想仔细看看他身上的服饰,李墨一担忧的看着她,祝福笑笑:“看尸体真的没什么的,木乃伊也好,马王堆的辛追也好,生化危机第一部里那个女人睁眼我都没怕过。”

    她又凑过去看,那种悲伤、不甘心的强烈情绪,再一次涌上她的心头。

    祝福自言自语道:“我也没这么悲天悯人,怎么看个尸体有这么多的想法?”她强压下这种奇怪的感觉,仔细看着这个冰中少年的服饰,记下来做为将来写作的素材。

    “咦,你看他手里是不是捏着个什么东西?”祝福指着他握紧的拳头。

    李墨一将祝福拉起来:“我们该走了,不然,他们到了村子发现我们没跟上,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

    祝福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处被冰封的山洞,出去之后才发现,太阳已经遥遥悬在西边的山头,倦鸟排列成行,掠过天空,归向远处的山林。

    纵马穿过峡谷,又是一片高山草甸,景象更是美得令人心醉,草原如同被熔化的金水沾染,变成一片暖暖的金黄,与盛放的金莲花相辉映,连绵不绝直延伸至天际。

    天地间一片寂静,连风声也不闻。

    西方犹自金黄一片,而最早出现的金星早早的与新月同时悬在已变成暗蓝色的东方夜空之上。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祝福忽然想起了这首,“虽然颓丧,但我还真的一下子想不到有什么更合适的。”

    她轻笑道:“不过,我还是比那些只会说卧槽真美的人,要强一点点的吧?”

    李墨一刚想说话,又听祝福接着说:“瑶光曾经以一已之力,让慧星偏离了轨道,这种上古神迹,现在还有可能有吗?虽然你们都说我什么抬手是风挥手是雨,但是,我自己却一点印象也没有,如果慧星真的要撞地球了,瑶光会突然占据我的意识吗,那我还记得自己这么多年的事情吗?”

    李墨一声音低沉:“这些都是未知,过好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祝福伸了个懒腰:“哪能过一天算一天呢,工作都得写全年工作计划的,刚毕业应聘的时候,还要被问什么五年十年的工作规划呢。我也得计划计划才是。”

    她扭头看着李墨一:“万一哪天,我的意识突然没了,我存的那么多钱,交的那么多年的社保,还有公积金,还有购物车里那些……多亏呀,要是能给我一个清晰的时间表就好了,告诉我哪天忽然就‘咔嚓’一下,没了,我在那之前,把该吃的吃了,该玩的玩了,该花的花干净了,也就没什么好遗憾的。”

    “还有,就是时间表千万别出错,不然,等我把钱全给花干净了,突然告诉我,过一年才死,那……可真是生不如死了。”祝福笑成一团。

    黑马感受到背上的人在剧烈的颤动,它不满的打了个响鼻,脚下又快了几分,祝福赶紧抓紧了李墨一的胳膊,她低头念叨:“我们聊我们的,你激动什么,你是单身马,又不是单身狗。”

    李墨一指着前方:“它很快就不是单身马了。”

    一条蜿蜒的小河挡在前方,河水倒映着金色的天空,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旁边有几匹悠闲的马,甩着尾巴,低头啃着河边的草叶。

    “你怎么知道它很快就不是单身马了,万一是同性呢?”最后一个字的音被风倒灌回祝福的嗓子眼里。

    黑马突然跑得特别带劲,从草地一下子跃进河里,目标明确,李墨一笑笑:“相信它是不会弄错性别的。”

    现在黑马十分兴奋,围着一匹漂亮的小白马转了好几圈,祝福大概明白它的意思了,她说:“那个,要么我们下来吧,别一会儿它骑在小白马身上,我们还骑在它身上,它多没面子啊?”

    李墨一点点头,抱着她从黑马身上跳下来。

    两个人类站在齐腰高的草丛里,默默的看着这匹黑马努力的向小白马献殷勤,并很快就达到了目的。

    “这速度……啧啧……”祝福看的目不转睛,难得一见这样的场面,正好可以做为写作的素材,当然要好好记下来。

    等黑马与白马完成了生命的大和谐之后,祝福才发现,身边的李墨一不见了。

    祝福东张西望,这才发现李墨一在一旁,手里还有一个未编织好的花环。

    “哈,采花大盗?”祝福凑过去,“看不出你的手还挺巧,我小时候用柳条编过,怎么看都是八路军准备去打鬼子的模样,你这个,可以让美女戴着去电影节电视节走红毯了。”

    “走不了红毯,走金毯也是一样。”说话间,李墨一已经将花环编好,扣在祝福的头上,望着她微笑。

    忽然远远的听见又有马匹飞奔靠近的声音,两人望着马蹄奔来的方向,一个当地人骑在马上,呼喝着,在河边吃草的那些马,都慢慢的往他身边聚拢。

    “这些马都是你养的吗?”祝福好奇的问道。

    那人看了一眼祝福:“天要黑啦,女娃娃不要在山里呆着啦,快走。”

    说着,又是一声唿哨,策马狂奔而去,五六匹马紧跟其后,黑马恋恋不舍的望着小白马离去的方向。

    “真可怜,就这么被拆散了。”祝福同情的看着它。

    李墨一飞身上马,又将祝福拉上:“今晚它就能梅开二度,那个人去的方向,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他一夹马腹:“走!”

    黑马“唰”的就蹿出去了,根本不需要什么鞭子马刺,祝福“啧啧”两声:“在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无悔的青春。”

    …………

    眼前出现了零零散散的房屋,有些看起来还行,有些看起来已经是摇摇摆摆,似乎只要一阵风就能把它给刮飞了。

    “到了。”李墨一跳下马,将祝福抱下。

    祝福东张西望:“你确定没走错?没看到拖拉机啊?他们在哪呢?”

    “不会错的。”李墨一牵着黑马,“我们是抄了近路,应该跟他们差不多时候到。也许他们的车坏了?”

    正说着,两人听见从村口传来一阵喧闹,赶过去一看,正是剧组的拖拉机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