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农家菜
    听说有诀窍,大家都来了精神,纷纷打听:“是在饲料里下药了吗?”

    “不会是转基因吧?”

    “是不是把下双黄蛋多的鹅拿出来配对,几代单传,最后就像纯种马纯种狗一样的,变成了只下双黄蛋的纯种鹅?”

    见这些见多识广的城里人也围着自己好奇的问长问短,刘新国有些小得意,他召呼大家:“大家都先坐下来,尝尝我们的农家菜味道好不好!等大家吃饱了,我再慢慢说。”

    “哈,还卖关子呢?”小巩笑道,不过由于赶早班飞机,剧组里的确许多人没有吃早饭就出来了,飞机餐又实在难吃,很多人都像祝福那样睡过去了,接着又是一路旅途劳累到这里,早就饿的不行。

    农家菜的卖相与城里大饭店里的菜相比,当然是差了很多,碗也是简单的大白瓷碗和素色瓷碟,但是这里的菜都是现从地里摘下来的,新鲜就不说了,味道也香的不行。

    一旁的剧务小姑娘对身旁的容诗音说:“看那个小葱涨蛋的颜色那么金黄,肯定是草鸡蛋,闻着就好香,我帮你挟一块?”

    容诗音有些为难的说:“草鸡蛋是很好的啦,但是我不吃葱的。”

    “唉?是因为葱会卡在牙里吗?”

    容诗音摇摇头:“不是,是葱有一股腥味。“

    “葱是素的,怎么会有腥味?”

    “嗯,就是有一种奇怪的腥味啦,我还是想尝尝蛋的,就夹一点点,那个边角上好像没有葱,麻烦啦。”

    剧务夹了一小块鸡蛋过来,容诗音将鸡蛋夹起来一点,赫然发现鸡蛋的表层之下全是碧绿的小葱,这下她更为难了,都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平时在城里吃饭,剩一半,倒一半什么的也不是没干过,但是在农家地头,还是贫困县……

    容诗音感到了巨大的良心谴责,在她另一边坐的是祝福,她发现容诗音正在艰辛的,企图在葱堆里扒出一点点蛋沫来,祝福将那块鸡蛋挟到自己碗里:“吃点爱吃的吧。”说完,她毫无芥蒂的将那块鸡蛋塞进嘴里。

    “谢谢。”容诗音十分感激。

    最后一道主食,是油炸的饼,饼皮是杂面做成的,被菜籽油炸的又香又脆,咬开薄薄的外皮,里面是甜香浓郁的花瓣,咬上一口,口感柔韧,香气在口腔中回味无穷。

    小巩问道:“这是玫瑰花饼吗?”

    刘新国慢慢品了口酒,沟壑纵横的脸上笑开了一朵花:“不是不是,我知道,你们说的是云南的玫瑰花饼,这花可比玫瑰花高级多啦,是我们这里的特产,山牡丹。牡丹,你们知道吧?那是花王。这牡丹花都是新摘下来的,像云南那些店里的玫瑰花,都是去年的啦。”

    “哦哦,难怪这么香。”小巩大口吃完了一个,又拿起一个。

    姑娘们早早的就放下了筷子,一旁又有人端上了绿色透明的酒,有几个女孩子摆手说不喝酒,刘新国说:“这是我们山里的果子自酿的,度数低,甜甜的,特别好喝。”

    别人还在犹豫的时候,好奇的祝福就先端起杯来,闻了闻,一股说不出是什么水果的清香钻入鼻尖,又微微抿了一口,的确没有高度白酒那种刺激性的味道,入口柔醇。

    一旁剧务问:“好喝吗,什么味啊?”

    祝福想了想:“应该是新鲜水果加糖以后,短时间发酵出的酒,大概出酒时间是一个月左右,所以基本上算是果汁,没有什么酒的感觉,大概就是我们那边叫做酒酿的口感。”

    听说没有酒味,桌上的姑娘们也纷纷举杯喝了一口,味道的确不错,不知不觉,一大瓶就喝完了。

    祝福一杯喝完,还想喝第二杯,却被一旁的李墨一按住了:“这种农家自酿酒最是厉害,喝的时候没有感觉,后劲很足,你平时就不喝酒,昨天又没有休息好,还是不要喝的比较好。”

    祝福觉得他是小题大作:“这甜甜的跟糖水似的,哪里会喝出什么问题来,我再喝一杯,就一杯。”

    桌上其他人都看过来了,李墨一也没办法,只得由着她再喝一杯。

    待酒足饭饱之后,还有人惦记着这个双黄蛋的故事,又问起刘新国,这里的鹅有什么保生双胞胎的秘方。

    刘新国眯了一口酒,放下,慢慢说道:“我跟你们说啊,这里的鹅啊,都是被山神娘娘保佑的。每年八月八,我们都会进行祭山神大典,叫跳月大会,是庆祝丰收,也是祈祷来年风调雨顺。”

    小巩忍不住插嘴:“祈祷就有双黄蛋了啊?”

    刘新国笑道:“别急嘛,你听我说,我们这边,从一千多年前延续下来了,但是,其实也没什么特别,但是听说有一年,也不知道到底是何年何月了,忽然啊,一场大旱,原本的泉眼全都干了,山上的树都快死光了,土地上全是裂的大口子,那年种下去的庄稼,全部变成一把枯草,眼看着秋天到了那就是颗粒无收啊。”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似乎深有所感的轻叹一声,别人还没有什么感觉。

    只有为了写小说而通读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的祝福也感同身受,农民,自古以来都是靠天吃饭,自始至终面朝黄土背朝天,多收了三五斗尚且食不果腹,遇到灾年,往往就只能成为流离失所,背井离乡。

    她忽然有一种心里升起熟悉的感觉,似乎她以前也曾经为了同样的事情而悲悯过,并且她可以做到一些事情,让陷入不幸的人们得到帮助。

    可是仔细想想,她除了在几次大灾的时候随大流的捐了些钱,也没干过别的什么事了。

    这种感觉到底是哪里来的……祝福不明所以。

    刘新国又继续说:“然后,有一个衣着很华贵的女子过来,说她可以与天地相通,向星辰上苍祈求帮助,以助我们度过难关。她独自一个人进山,等她出来的时候,她说这场天灾不是因为谁得罪了上苍,只不过是天道轮回而已,她把自己的项链送给了山神,山神会以灵力护住山间的一块土地,至少让那里确保可以长出粮食来。“

    李墨一微微眯起眼睛,似乎想起了什么,祝福看着他,两人双目一对,祝福便猜到那位衣着华贵的女子定是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