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到达
    一路上祝福睡得十分香甜,连空姐送水送餐都不知道,等她从一阵颠簸中醒来时,发现已经飞机已经落地,正在滑行。

    “哦,到啦。”祝福揉揉酸涩的眼睛,李墨一伸出手,祝福眨眨眼睛,会意的将颈枕和眼罩从自己身上取下来,递给李墨一。

    在到达区,接机的人不多,很容易就看见有人举着一个大牌子“欢迎【一世风华】剧组贵宾”,一个看起来约摸有六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站在举牌人的旁边,向内张望着。

    “欢迎你们到我们这里来。”他做了一下自我介绍:“我姓刘,叫刘新国,是镇里扶贫办主任,这次大家对安排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不满,尽管找我。”

    接着他又大概介绍了一下这里的情况,这里自古以来就是边境战略要地,山峦起伏,地形多变,在山间有一些古老的庙宇,但是里面的神像早已在战火中被毁之殆尽,曾经供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对了,你们说想问有没有地势平整的高处,这里真的有一个,但是在深山里,离最近的村子,还要再往里开两个多小时,路很窄,只有拖拉机能进,这样的大客车,是完全进不去的。”

    车窗外,属于城市的水泥森林慢慢消失,一幢一幢标准住宅楼被建筑风格明显自由奔放许多的自建小楼替代。

    标准高速公路,先变成了普通的柏油路,慢慢变成东一个坑西一个洞的柏油路,最后变成了被风一吹,便尘土飞扬的黄土路。

    祝福对这些地方一向充满着好奇,这种很久以前就有人类活动的地方,少不了各种八卦还有一些本地的神怪志异故事。

    于是她问道:“刘主任,你们这里有什么有趣的传说吗?”

    “呵呵,有趣的传说嘛,是没有的,不过我们这里有传说,在端午前后啊,太阳下山之后,女人就不能进山,否则,山神会不高兴。”

    这些神叨叨的故事里的神啊仙啊怪啊,怎么总是跟女人过不去呢。

    祝福问道:“为什么呀?”

    “端午是一年中阳气最重的日子,山神不能在白天出来,只有晚上才能在山林间游走,如果这时候遇到女人,特别是年轻漂亮的女人,山神就会不高兴。”

    这个理论倒是稀奇,祝福又追问:“山神看见漂亮女人不是应该想要娶回家吗,为什么不高兴?”

    “因为山神也是女的。”

    “啊?”

    传统的故事中,从来都是女子柔情似水,水神往往是女人,男子伟岸如山,山神往往是男人。这里倒是稀奇。

    “嘻,山神怎么是女的?”容诗音也好奇的问道。

    刘新国指着窗外:“看。”

    此时大客车在草木葱茏的山间行进,车的左侧是开满不知名野花的陡峭草坡,右边则是一条蜿蜒流淌的清澈小河。

    “这条河,是黄河。”刘新国语出惊人。

    车上的声音汇集成一个字“啊?”,黄河,就算没有亲自去看过,至少在电视上也是见过的,黄浊的河水在宽阔的河道自西向东,一路咆哮着奔流不歇,最后在汇入渤海。

    摄像师小王喃喃自语:“这……颜色不对啊。”

    灯光师小巩茫然的说:“气势也不像。”

    刘新国“呵呵”一笑:“这条河是黄河的支流。”

    “哦……”众人恍然大悟,道理也是有的,谁说只有巴颜喀拉山上下来的才是黄河呢?就算是黄河源头星宿海,也是由三条水系共同汇聚而成:扎曲、约古宗列渠、卡日曲。

    刘新国似乎也觉得对这些见多识广的城里人说这么一条小河是黄河,有点站不住场,他又补充一句:“毛细血管也是血管,对吧?哈哈。”

    车里的人们都被他这几句话逗笑了:“刘主任真会说话。”

    刘新国笑着说:“哪里哪里,既然管这里河水的是神是男的,那山当然就是女神了,那话怎么说的,男女搭配,干活才能不累嘛。”

    剧组里负责服装道具的小姑娘不太明白为什么黄河的河神是男的,一旁的灯光师小巩兴致勃勃的对她说起了还有黄河河神冯夷与洛水女神宓妃的神话,摄影师小王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出风头,也说了一个《西门豹治邺》的故事。

    小姑娘明显不欣赏小王这个故事:“上小学的时候语文课就学过啦,但是河伯娶媳妇明明是巫师编出来坑人的,要说那些什么大巫啊,大祭司啊最坏了,尽搞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骗人。”

    “噗哈哈哈哈。”周围的人忍不住笑出声,小姑娘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个剧组的女主角,不就是大祭司吗,她赶紧向容诗音道歉:“咳,不好意思啊,我们的大祭司最善良最好了。”

    连容诗音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放心,我绝对不会安排你嫁给河神的。”

    漫长的路途在欢声笑语中,倒也不觉得长。

    大巴缓缓停下,刘新国先跳下车:“到了。”

    车上的人们陆续下车,发现望眼四处皆是茫茫大山,,镇政府办公室所在位置大概是山间最平的一块平地,而他们明天要去的拍摄场地,是距离这里更远的一个村子。

    刘新国笑着说:“这要是在宋朝啊,你们就已经是在国外咧。”

    虽然已经快到端午,但是在山凹中的地上站一会儿,依旧能感受到四周山风凛冽,嫩绿色的小草刚刚抽出芽。

    导演不由的有些担心:“这么冷,金莲花开了没有啊?”

    “放心,那个村子是在山阳面的,比这暖和太多了,早就开成一片一片的啦,金灿灿的,满地都是,别提多漂亮了。”刘新国搓着手,“都一点多了,大家都饿了吧,来来来,饭菜已经准备好了,都来吃吧。”

    这是一个小食堂,里面只能摆四张大圆桌,每张桌上都放着八碟凉菜,有常见的南瓜红枣,也有当地特产,大家最好奇的是桌上一盆切开的咸蛋,咸蛋比寻常的鸭蛋要大上许多,更奇的是,个个都是双黄。

    “哇,你们这得切多少个,才能凑齐这么多双黄?”祝福脑中跳出了“生子良方”“双胞胎秘药”之类的巫医传说。

    刘新国一笑:“嘿嘿,这是鹅蛋,至于双黄么,当然是有诀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