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风雨如晦
    一直到事件结束,祝福也没有告诉李墨一发生了什么,她觉得既然事情已经太太平平的解决了,没有必要专门拿出来说,反而让李墨一分心。

    天上大雨如瀑,下班后最好的选择就是回去屋里蹲。

    一开门,就看见厅里那个熟悉,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李墨一。

    “你不是在拍戏吗?怎么回来了?”祝福有些惊喜,也有些意外。

    李墨一的语气还是一如往常那样的温和:“前几天,你是不是出事了?”

    “哦?哦~哦!出什么事啊?哎,对了,你顶这么大的雨回来,衣服都没湿啊,还是换过了?”祝福东张西望,环顾左右而言其他,心里盘算着一会儿应该怎么说才好。

    对于她这种低劣的逃避手段,李墨一不拆穿,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祝福自己也觉得这有点尴尬,只得老老实实说:“啊,那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出事了吧。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在好好拍戏吗,拍戏的时候要专注,要认真,要……”

    李墨一拿出一张报纸,硕大的头条标题《震惊:国际大集团华创竟然牵涉洗钱案》,里面的内容还挺详细,不过也只仅限于警方掌握了证据,一举冲进了齐清澜藏身之处,抓住了他,别的也没提。

    看完了,祝福才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李墨一大概也就只知道是公司出了事,他还不知道安雅倩把他们几个给绑架的事吧,要是知道了,不定干出什么事来。

    “哈,原来是这个,这叫什么事,我不过是一个打工的,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换家公司,也不会影响到我的,秦承远那边才叫出事,嘿嘿……”祝福一边尴尬的笑着,一边打量着李墨一的表情。

    李墨一看着她:“容诗音忽然晕过去了。”

    “啊,是吗,送到医院去看了吗?要不要紧。”祝福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到容诗音,只觉得心里莫名的跳了一下,好像他说破了什么真相。

    李墨一看着她尽力装傻的脸,有些无奈:“她醒来以后,说看见你昏倒在沙发上。旁边还有一男一女,好像被下药了一样。”

    不是吧,这也能看见?祝福压住心里的紧张,一本正经的分析:“一个晕过去的人说看见了我晕过去……然后你还信了?现在我要怀疑你的智商了。”

    祝福拍拍李墨一的肩膀:“年轻人,要相信科学,相信唯物主义。”

    李墨一忽然抓住她的手,把祝福吓了一跳,望着他:“干嘛?”

    “答应我,有事一定要告诉我,不要一个人去冒险,不要一个人逞强,不要让我再从别人的嘴里,别的地方,得到你的消息!”李墨一的语速比他平时要快,祝福感觉到他紧握着自己的力量。

    “哦,行,好,你,你先冷静一下,你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激动,我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祝福拍拍李墨一的肩,让他坐下来,她站起身,想给李墨一倒杯茶,李墨一却又一把拉住她:“我不是开玩笑。”

    “哦哦,我懂,我懂。”

    等祝福把杯子递给李墨一的时候,他的精神才放松下来,祝福问:“你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是以前发生过什么事,还是你想到了什么?”

    李墨一双手紧握着玻璃杯,双眼望着微微冒着热气的茶:“你刚才对我说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那双眼睛,那个表情,就像在祭星大典之前的瑶光,一模一样,我问她,这个祭星大典对她会有怎样的影响,她就像你一样,轻松的说,什么事都没有。”

    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声从他的唇中逸出:“如果我当时知道,那是需要赌上性命的仪式,即使成功了,她也会因为逆转天意而受到极大的影响,我就会把自己的心意完全告诉她,绝不留遗憾。”

    “心意?什么心意?你喜欢她?”女人的关注点总是会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李墨一坦荡荡的点点头。

    原来,他说的那个瑶光,还是个白月光啊。祝福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活的永远也比不上死的,有个白月光,后面的就全是将就,这是看了多少论坛、微博上那些要死要活的情感故事得出的结论。

    莫名的就觉得有些心灰意冷,李墨一,其实心心念念的还是瑶光吧。对了,他还说过,容诗音长得跟瑶光一模一样。

    与其试探来试探去,不如单刀直入,确认清楚。

    “哎,那你是喜欢容诗音吗?”

    “喜欢?”

    “嗯,你不是说,她长得像瑶光吗,我看她对你也挺有好感的,你们一起封闭拍戏这么久,也该日久生情了吧。”

    李墨一再迟钝,也感觉得祝福的话里有一股酸溜溜的味道,他摇摇头:

    “不一样。”

    “咦,你不是说一模一样的吗,还有哪不一样?”

    李墨一认真的想了想:“性格完全不一样,瑶光绝对不会因为明哲保身,而坐视无道之事发生,也不会那样的长袖善舞,小心翼翼的圆滑,讨好别人,她与别人的相处是平等而友善的。”

    “那不就是因为瑶光那会儿是个大祭司,一呼百应吗,谁敢对她一个不字,容诗音是个混娱乐圈的,面对那些充大爷的人,她不小心翼翼的捧着,大爷们不高兴,她可就没资源了。出身决定眼界,这是没办法的事。”祝福觉得李墨一的评价有失偏颇。

    李墨一看着她,微笑着摇摇头:“女孩子的心理还真奇怪,我说容诗音像瑶光,你就生气,现在我说她性格不像,你也生气,然则何时而乐耶?”

    最后一句居然还带上了一句《岳阳楼记》,看来他现在的情绪已经完全放松下来了,东拉西扯战术获得巨大成功。

    祝福抿嘴笑:“我才不是生气,我只是在摆事实讲道理,不服啊,你来反驳我啊?”

    “不了,论口舌之争,我赢不了你,就不以己之短攻彼之长了。”李墨一笑着认输。

    接着,他便起身,去取外套,祝福奇怪地问道:“你去哪?”

    “拍戏呀,还有两小时,得抓紧。”

    “今天要拍夜戏还跑回来?累不累呀你。”祝福有些心疼他。

    站在门口的李墨一,刚好伸手打开门,看着外面风雨交加,他的声音带着笑意:“即见淑女,云胡不喜?”说着,便走入雨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