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变天了
    所有的罪责都由华创影视有限公司背了下来,无论是秦峰还是齐清澜,都没有明显可以拿出手的证据来证明他们有参与其中,只得以经济犯罪的相关罪名提起诉讼,令人意外的是,竟然是秦峰认下了大部分的责任,被判有期徒刑五年,齐清澜只是被拘役六个月。

    赵思雅泪流满面,表示一定会等齐清澜出来。

    楚昊与齐楠以此为由,撤销了与华创的共同开发协议,谁也没有通知,两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s市,奔赴新的战场。

    事实上,由于这个案例的影响,与华创撤销合作的公司有很多,祝福虽然乐见其成,甩手不干,但是她希望把《一世风华》好好的拍完,如果她就这么甩手离开,只怕这部本来就出身不良的剧,会更糟糕。

    秦承远现在焦头烂额的烦着这些事情,原本集团内部有两个责任相仿的企划部与市场部,结果两个老大都进去了,挂在企划部名下的公关部也没了主心骨。

    员工大量离职,每天人力资源部都在处理如山一般高的辞职信,一个月之后,连人力资源部都走的还剩三个人。

    ***

    连续晴了许多天的s市,终于被乌云笼罩,下起大雨。

    早上九点不到,祝福照常进公司上班。

    前几日离职高峰期已经过了,曾经坐得满满的大办公区,有几块地方连灯都没开,祝福穿过这片区域时,莫名的想起“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间一场醉”,秦承远苦心谋划这么多年,一朝行差踏错,落得这样的下场。

    偌大的企划部里,除了她之外,还剩下一个人,一个刚入职五个月的应届生,这是他签的第一个公司,便遭此横祸,想要找下家,当然没有那些有几年工作经验的同事容易。

    祝福进门的时候,他正手忙脚乱的关掉招聘网站的页面,祝福了然一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怕什么。”

    小男生不好意思的冲她笑笑。

    此时,秦承远竟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用他一贯沉稳的语气对祝福说:“你来一下。”

    祝福跟在秦承远身后向总裁室走去。

    办公区仅有的几个人都坐在自己位子上,没有人起来走动,秦承远的脚步很轻,只有祝福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隐隐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回荡。

    秦承远慢慢走着,一路将办公区里所有没有打开的灯,一个个打开,随着开关轻微的脆响,办公室里又是灯火通明,只是没有了曾经的人气。

    进入总裁办公室,秦承远示意祝福坐下,他自己站在窗前,看着这场冲刷着整个城市的大雨:“你为什么还没有走?因为《一世风华》?”

    秦承远果然是个聪明人,祝福坦然地承认:“是,剧是我写的小说改编的,演员是我的朋友,我会尽我所能,让它不受这件事的影响。”

    “朋友?”秦承远不知想起了什么,从他嘴里说出的这个词,有一种嘲讽的意味,“如果有一天,你倾心相待的人完全变了,甚至把你出卖,你会如何?”

    本以为是被叫来谈工作,怎么突然变成了人性大拷问?祝福有点发慒,她想了想:“我的话,一定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吧,如果是关系特别特别好的人,把我给坑了,那一定是有什么原因让他这么做,或是我让他失望,而是诱惑实在太大。我的锅我背,诱惑么,看情况吧,有些是无奈有些是贪婪,我能原谅无奈,不能原谅贪婪。不知秦总说的是哪一种。”

    秦承远没有说话,他似乎在想着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滂沱大雨,就在祝福觉得他是不是已经灵魂出窍的时候,他忽然开口了:“那么,你为什么不能原谅秦伟呢?”

    这画风突变的令祝福有些措手不及,还以为他打算继续人性大拷问,继而讨论一下工作安排,怎么忽然又变成替他儿子当说客了?

    祝福觉得应该直接跟他把话给说死了,等这片子拍完,起码还得有半年,如果这半年华创还没玩完,她应该还不会走,那就得彻底断了他和秦伟的念头,省得一天到晚冷不丁的冒出来烦人。

    “过去的就过去了,爱情不像灯,说关就关,说重开就能重开,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秦伟已经是一个过客。公司里就谈工作,还请秦总不要对我个人的私事有任何的干涉。”

    祝福板着脸把这番话说完,秦承远不置可否,只是说了句:“你去忙吧。”就结束了谈话。

    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祝福怎么都觉得这事挺奇怪,按道理说,像这种家产颇丰的有钱人家,不说更重视长子吧,至少也该是两个儿子同样重要,怎么秦峰就是个透明人,还替义子担了更多的罪责,而秦伟却是双手干干净净,一点也没有沾上这些事情。

    难道……秦峰是隔壁老王的老子?或者是什么前妻生的,或是私生子?

    祝福脑中再一次如闪电般的滑过《霸道总裁的下堂妻》《冷酷首席的地下"qing ren"》《带球跑小娇妻哪里逃》……直到来电铃声将她拉回现实世界,是嘉品的来电,对方是萧钧天的助理,询问祝福什么时候有空,想要约她见个面。

    这个时候约见,肯定没好事,大概是嘉品想要撤资了吧?

    这时候撤资也正常,谁想跟吃了这种官司的公司合作呢,在这风口浪尖上的,拍出来的剧,只怕卖都卖不掉,出生就带了原罪。

    祝福将叹息压在心底,与对方约定见面时间。

    她将这件事向秦承远汇报,询问如果优佳基金那边撤资,华创的应对措施是跟着撤资还是一力承担下所有的费用。

    秦承远没有犹豫:“追加投资。”

    这个决定有些出乎祝福的意料,虽然做为原作者,她当然希望这部剧不要黄,但是从职业的角度出发,以华创现在风雨飘摇的状况,难道不应该是退步抽身更好?

    不会是为了哄她开心吧?一感动就同意嫁给秦伟了?狗血小说里倒真是有这么演的,祝福从来不认为这可以发生在现实中。

    秦承远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这部剧班底很好,或许是翻身的机会,尽力而为。”

    祝福明白了他的意思,走在一片明亮的办公区,她想起刚才秦承远一个一个按下开关的样子,他还没有死心,只要给他一点机会,他都会东山再起。

    这样的人,真是可怕,到底是什么,给了他这样的力量呢?

    祝福这么想着,窗外骤然闪电穿破云层,将窗外照得一片雪亮,紧接着一道炸雷响彻天地,雨幕更为稠密,连对面的高楼也看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