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放下
    刚刚才受到了那样的精神冲击,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祝福不由露出赞许之色:“了不起。”

    安雅倩坐在祝福面前,看着她的眼睛:“我打拼了这么久,自诩识人有术,从无例外,没想到,却被你这个小丫头骗了。”

    两个女人都是笑着,气氛却好像布满了火药,随时都有可能被一点小小的火星引爆。

    安雅倩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虽然祝福的年龄只有自己的二分之一,但仿佛已经经历了万水千山,看尽人间世事无常.

    那种繁华落尽之后的从容与淡然,安雅倩只在那些历经了世纪末的战火,世纪初的动荡,最终得以安享晚年的老人家身上见过。

    以祝福这样的年龄和阅历,不应该啊……

    难道是借尸还魂?安雅倩忽然想起了古代志怪小说里常见的桥段,在生意场上多年,以前的家族生意又总是与黑暗血腥脱不开关系,总有往来的合作者会说起他们在路上遇到的故事,虽然自己从未见过,但她对这些事情的接受度还是很高的。

    因此,她直接问:“你不是祝福吧,你是谁?”

    祝福轻轻一笑:“我?来这里有点事情,办完了就走。”

    “什么事?”

    安雅倩的话刚问完,祝福忽然闭上眼睛,身子猛地一沉,完全陷在沙发里,失去了知觉。

    “你怎么了?”安雅倩一惊,,上前试探她的鼻息,呼吸正常。她又并起两指,伸向祝福的脖颈,温软的皮肤在她的指尖平稳的律动。

    睡着了?

    安雅倩抱着双臂,看着歪在沙发上沉沉入睡的祝福,想起自己刚才看见的那一切是那样的真实,难道是自己中了什么幻术?

    “你对她做了什么?”赵思雅的声音将她从沉思中拉回。

    祝福睡着的时候,赵思雅和齐清澜的神志也恢复了清醒,中间发生的那些事情,都没有在他们的记忆里留下印象,只记得自己被安雅倩弄到了这房间里,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们毫无印象。

    现在眼前看见的情景就是:祝福昏睡在沙发上,安雅倩抱着双手,弯着腰,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

    “没做什么,她睡着了。”安雅倩接受了方才看见的那一切之后,对赵思雅的恶意也烟消云散,说话的口气也温和了许多。

    齐清澜没有说话,他感觉到在安雅倩身上有一些变化,但具体是什么变化,又说不上来,安雅倩望着他的目光,包含着复杂的情绪,进入这个房间之后,她对自己满满的厌恶几乎是写在脸上,但是现在,却是……内疚和歉意?

    发生这样的变化,一定与祝福的昏睡有关系。

    正在此时,祝福悠悠醒转,迷迷糊糊的揉着太阳穴,嘟囔着:“哎好累啊……”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安雅倩,她猛的一惊,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

    祝福跳起来:“你……”

    接着,她看见了站在齐清澜身边的两个彪形大汉,又坐下:“……到底想干嘛?”

    冲动又迅速认怂的样子,这才是安雅倩所熟悉的祝福,与方才那个仿佛习惯站在高位,一切尽在掌握的气质,完全不同。

    果然是借尸还魂吗?

    安雅倩看着一脸戒备的祝福:“你刚才什么都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没什么。”身体被另一个灵魂附上,这件事说出去过于惊世骇俗,不会有人信的,而且,也没有必要再提这事。

    “言归正传,这次我请你们来,是想确认一件事情……”安雅倩慢慢的说着二十年前的旧事,包括秦承远、齐氏夫妇,还有她和未婚夫之间的那件旧事。

    这么多年来她的心都像是封闭的蚌壳,紧紧的合着,所有想触碰的人都被无情的夹碎,祝福带来的幻象,只是一个契机,让她想起了那些被悲伤掩盖下的那些可疑细节。

    安雅倩从来都不是自欺欺人的掩耳盗铃之徒,她以女性的身份拼搏商海,除了有家中长辈打下的基础,还有她自身的冷静与对于事件的接受及反应速度。

    出于一点私心,她隐去了一部分细节,只说秦承远出于想要霸占信托基金的目的而收养了齐清澜,她也向祝福说明,当初在北极海狼得知她在华创工作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认为秦承远派她来打探基金划款的条件。因此始终都是冷冰冰的态度。

    “现在想想,也真是对不起你。”安雅倩想起热心帮助自己的祝福却始终被自己视为别有用心,话里也满是歉意。

    祝福指着自己:“那就是跟我完全没有关系对吧?”

    “是的。”

    现在房间里的气氛很是祥和,那两个可怕的保镖不知何时也已经退了出去,不知什么时候,沙发旁还多了一个小推车,上面放着红茶、咖啡,还有许多浇着蜂蜜的小松饼、嵌着蔓越梅的天使蛋糕。

    祝福心情愉悦的用最舒适的姿势窝在沙发里,随手抓起一杯咖啡:“既然话都说清楚了,手上也没什么深仇大恨,那这事就算完了嘛,还可以继续做朋友。”

    只是另外两人,却没她这么轻松,赵思雅看着齐清澜:“我……”只说了一个字,她又紧紧地抿着嘴唇,垂下的眼帘盖住了她不安的内心。

    齐清澜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怎么?”

    “你对我,有没有过真心?”她不敢看齐清澜,声如蚊蚋。

    齐清澜握住她的手:“也许我们之间发生的事都是有心人的安排,但是,我对你的感情,从来都是认真的。”

    不想作电灯泡的祝福左手端咖啡,右手捏蛋糕,与安雅倩并肩站在一起,轻声说:“你闹这一出也挺好,省得他们俩猜来猜去,好好的一对被搅合黄了。”

    “你也出力不小啊。”安雅倩转头看了她一眼,眼里满是笑意,“这次真是太委屈你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都会尽力满足。”

    “那个酒庄的牛排真不错,什么时候再带我去吃?”想起那鲜嫩多汁的牛肉,祝福双眼闪闪发光。

    安雅倩没想到她提出的竟是这样的要求,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笑起来:“好,一言为定。”

    忽然屋里的通讯器响了,里面传来急促的声音:“老板,是警察,直升飞机已经准备好,快走吧。”

    安雅倩应了一声:“等等。”

    屋里又恢复平静,安雅倩看着三个人:“如果你们想要我负法律责任,我也无话可说。”

    齐清澜笑笑:“只怕他们看见我,更想跟我聊法律责任吧。”他的语调满是轻松,赵思雅眼神一暗,不由得又向他贴近了几分,他的手搭在她的肩头,轻拍两下。

    ***

    齐楠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是楚昊和祝福,仔细打量四周,发现还是在酒店套房里。

    “我怎么在这?”他困惑的问道,“齐清澜呢?”

    祝福欢快的跳过去:“你的同事们在审着呢,赵思雅已经回家去了。不是我说,你这个塑料做的定位仪也太差劲了,你的同事说一直没有你的信号,所以才来迟了。”

    “来迟了?那你们有没有受伤?”齐楠一下子紧张起来,楚昊一直告诫他,自己的案子自己办,不要把平民老百姓给扯起来,经过这次之后,他感到了深深的后怕,下次断断不敢了。

    楚昊说:“本来你的定位信号都在正常发送,突然就乱了,一会儿显示你在南极,一会儿显示你在北极,还显示你在喜马拉雅山里,过了一个多小时才恢复正常,我们顺着信号找到你的时候,你还在昏迷,齐清澜被安雅倩和她的保镖绑着,祝福……”

    “行,好,打住,你看,我现在就在这里,特别精神,特别健康,对不对!我能跑能跳,我没事!”祝福语速飞快的打断楚昊的话。

    虽然她吃的一脸奶油的窘样已经被很多人看见了,但是,她绝不希望楚昊当着自己的面再对齐楠描述一遍当时的场景,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