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复仇
    “你把齐楠怎么了?”祝福脱口而出。

    “没什么,他还在好好的睡着,等事情完了,我会把他,还有各位都好好的送回去,不用担心。”安雅倩以眼神示意,房间里其他人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只剩下四人。

    沉重的黑布自动从窗户两旁边合拢,将窗外明艳的阳光挡了个严严实实,一丝也透不进,房间内一片黑暗。

    接着一束光,从屋顶上吊着的方盒中射出,对面白墙上顿时出现了热带风光,还有在沙滩旁嬉闹的几个年轻人。

    其中有一个人,给祝福非常熟悉的感觉,眉眼与五官与秦伟有五六分相似,整体气质却是南辕北辙。如果说秦伟是个自信满满,事事必要争先斗胜的人,那么投影上的这个人,则是心事重重,脸上虽然有笑容,眉梢眼角却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开心。

    他一定是秦承远。

    影片中时而是四个人,时而是五个人,安雅倩的身影也在其中,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娇嫩的小姑娘,就算是坐在沙滩椅上看海的时候,她的一双眼睛也总是偷偷的瞟着一个年轻的男子,嘴角边露出了微微的笑容,那是由内心散发出的甜蜜,与秦承远形成了鲜明对比。

    影片很快就结束了,投影内容变成了照片,他们乘坐的小船、新闻报道,还有抢救现场的照片。

    一个跪在安雅倩未婚夫身旁忙着施救的侧影,看着也十分眼熟——皮肤黝黑的肌肉壮汉关林森,

    祝福现在明白为什么秦承远看见关林森的时候,完全没有认出他来。

    投影全部结束,房间再一次回归黑暗,黑色遮光窗帘缓缓打开,阳光再一次将房间照亮。

    “三位看了,有什么感想?”安雅倩平静地问道。

    祝福茫然的想:“这我能有什么感想,不是我未婚夫,也不是我爸妈……”

    齐清澜先开口了:“除了说明你们关系好,还能看出什么。如果你认为是秦承远害死了你未婚夫,你就应该去找他,而不是来找我们。”

    “不,这事,跟你,还有你的妻子有关。当然要请你们来。”

    祝福眨眨眼睛:“那我呢?”

    “你是秦承远心目中的最佳儿媳妇,想来,你也替他做了不少事,也许他告诉了你许多秘密。”安雅倩看着她,就像看一只肮脏的过街老鼠,显然是把她视为秦承远一伙。

    祝福觉得挺委屈,也觉得安雅倩没错,之前机缘巧合让自己和安雅倩认识,正常人都会觉得这是故意接近的阴谋,然后还因为不想收那么贵的礼物,又上门去了一次,更有套近乎的嫌疑,再加上秦伟总缠着她,被误会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思来想去,自己还是默默的坐在一边听着比较好,省得说多错多。

    “跟我的关系,是因为信托基金?”齐清澜靠在沙发上,他身上的迷烟药效也还没有褪去,手脚无力,这也是安雅倩敢一个人留在屋里的原因。

    “不错,秦承远只知道你父母为你设立了信托基金,他只知道大概的提取条件,却不知道具体的,他一直在努力打探,也许他当初接近我的未婚夫,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齐清澜轻叹:“所以呢?你找我们来,到底是想做什么?”

    “虽然我是基金托管人,但是,我也不希望这笔钱,流到那个杀人凶手的手中,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基金提取条款,永远也不存在。”安雅倩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好像只是在述说一件普通的事情似的。

    她的声音,轻柔的像春风拂过嫩绿柳条那样,但是说的内容,却令人不寒而栗:“你成年,提取的是%,第一次结婚的礼金是%,还有%的给付,是在你的孩子出生之后。”

    “如果你永远也没有孩子,那么,这%就将在你死后,捐给慈善机构。”

    安雅倩看着齐清澜:“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只要一个小小的手术,你就永远也不会有孩子了。”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有几个人进入房间,就把齐清澜架起来,他虽然没有挣扎,但是眼中已充满了恐惧。

    赵思雅无力的叫道:“不要,你不要这样对他……”

    眼看着齐清澜要被拖出去,祝福忍不住用尽全身力量大叫一声:“等等,你一杀人凶手的未婚妻,还审判起受害者的儿子来了,居然还挺义正辞严?”

    安雅倩冷笑一声:“想拖延时间?没有用的。”

    “你的未婚夫杀了他父母,有铁证。”几句话说完,祝福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迷烟使她的体力大量流失,只给她留了点坐着喘气的力气。

    安雅倩好整以暇,做了个手势,那些人又将齐清澜放下,安雅倩看着祝福:“给你秒,你最好能证实你刚才说的话,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反正,我也不用对秦承远的儿媳妇手下留情。”

    “喂,不要随便拉郎配,我跟他儿子一点都不熟!”祝福急急的叫道。

    “还有秒。”

    “啊,开始计时了啊?你去看看他上衣口袋里的照片。”

    安雅倩示意手下去拿,但是摸遍了齐清澜的全身,也没有摸到那几张水下洞穴和白骨的照片。

    “小姑娘,在我这里玩花招,是没有用的……”安雅倩嘲弄的看着祝福。

    祝福呆住了:“不可能,我明明看着你把照片放在上衣口袋里的,你什么时候给拿出去了!”

    齐清澜无奈的苦笑:“他们冲进来的时候,我还没有完全昏迷,动了几下手,应该是掉在别墅里了。”

    “掉在别墅里?”安雅倩仿佛早已看穿了他们拖延时间的计谋,“好了,三十秒已经过了,把他带出去。”

    祝福只觉得莫名的血气上涌:“你这是心虚了吧,害怕知道真相,万一真的是你未婚夫杀人,你这么多年来的仇恨根本就是没有任何依据,干坏事就干坏事嘛,坦荡荡的做个坏人有什么不好,还非得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