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四十章 曾经
    虽然祝福从来都看不上齐清澜的人品,但是,此时,她却一句嘲讽的话都说不出来。

    此时齐清澜的模样,让她想起了几年前的自己,一手将她从小带大的外婆病了很久,是癌症,已经使用了各种方法治疗,病却越来越重,当时祝福正面临高考,全家上下只瞒着她,说外婆在放疗,病情稳定。

    但其实,在她第一天上午考完的时候,外婆就已经病危了。

    为了不影响她的考试,爸爸妈妈硬是强压住心中的悲痛,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家里甚至还放着相声,直到祝福考完最后一门,回到家里跟妈妈说一会儿去医院看外婆,妈妈才痛哭失声,告诉她,外婆的遗体告别,就在明天。

    其实祝福不傻,她早感觉有异,心里只有工作的妈妈为什么会在出差的中途回来,妈妈从来都不是那种因为女儿要高考,所以回来给女儿做顿好吃的人。

    不是没有猜到外婆的病情加重,但她也以为,那只是病情加重,至少……至少可以撑过这个夏天,让她在高中最后的假期,好好的在病榻前照顾照顾。

    现在齐清澜就这么低着头,双眼定定的看着手中的那条项链,如同她当初捧着外婆的遗照时那样,心中满是遗憾、悲伤,还有无能为力。

    太迟了啊,子欲养而亲不待。

    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搭在齐清澜的手腕上,赵思雅倚在齐清澜身边。

    从来都是冷静自若,从容不迫的齐清澜,露出了这样脆弱的一面,让赵思雅的心不由软了下来,再加上刚才齐清澜说对她是真心喜欢,不想伤害她,更让她的恨意全消,只想好好安慰眼前这个悲伤的男人。

    “你还记得你的父母吗?”她柔声问道。

    齐清澜点点头,又摇摇头:“记不太清了,只有一些模糊的印象。”

    他疲惫的闭上眼睛,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父母最后一次对他说话的场景:

    “清澜,我们要去海岛,你要不要一起去啊?”

    “不,我跟秦伟说好了,要组一个球队。”

    “哦,正好,秦叔叔也要跟我们一起去,他说让你去他家住几天,你们三个正好一起玩。”

    “好啊好啊。”

    “记得不要打架,要听大人的话,把作业写完,我们回来就接你回家。”

    可是那一个下午,秦承远回来了,他身后,却没有父母的身影,他天真的以为父母只是因为行李太多,所以先回家了,他迫不及待的要回家,看看爸爸妈妈有没有带礼物。

    “清澜啊,你以后,就在我们家住着吧。”当时刚过而立之年的秦承远,声音沙哑苍老的把齐清澜也吓了一跳:“不,我有自己家,我要回家。”

    “你的爸爸妈妈,他们……不回去了。”

    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孩子,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生死,却不能马上反应,齐清澜当时只是愣愣的点点头,并没有过于强烈的情绪。

    深夜,他脑中反复回响着一句话:“爸爸妈妈已经死了,你已经是孤儿了,是孤儿了……”终于,他所有的情绪爆发出来,将秦家所有人都从睡梦中惊醒。

    第一个赶来的是秦承远,将他抱在怀中安慰,秦承远说了些什么,他也不记得了,只知道现在这个坐在总裁室里,面无表情的男人,当时是怎样的温柔与耐心。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才会之后死心塌地的帮他做事,虽然秦承远其实一直在防着他,那些真正核心的事都是秦峰在做,但是,如果不是齐清澜的从旁辅助,许多事,也不会做的那么得心应手。

    原本他会这样一条路走到黑,直到收到了这几张照片,原来父母的死不是事故,而是谋杀。

    “这里,有没有华创集团洗钱的证据?”齐楠扬了扬手中的u盘。

    华创影视有限公司只是华创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独立核算、自负盈亏,法人代表还是齐清澜,这个注册名下的所有法律责任,都由齐清澜负责,与秦承远一点关系也没有。

    到时候秦承远只要说这都是齐清澜自己暗中操作,集团对此一无所知,就可以把整件事都推得干干净净。

    “没有,我说过,秦承远其实始终都提防着我,那些暗地里的全部账,只有他、秦峰知道,”齐清澜又看了一眼赵思雅,“刘源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

    “好了,该说的我也说完了,”齐清澜起身,双手并在一起,伸向齐楠:“走吧。”

    赵思雅半张着嘴:“你……”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齐清澜对她笑笑,又对祝福说:“真是对不起,你这小说给我弄的还真是命运多舛,不过,好事多磨,一定会收视长红的。”

    祝福扯扯嘴角,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点点头。

    “手铐就不用了吧,我今天没开警车来。”齐楠站在门口,眼睛看着齐清澜,一面伸手去开门。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几个冒烟的铁罐被扔了进来,在地上弹跳几下,瞬间浓烟充满了整个屋子,祝福不慎吸入一些,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似的,双腿的力量完全不能支持她站立,困意上涌,很快,她便眉酥眼重,人事不知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意识,才回到身体里,慢慢睁开眼睛,对上了头顶的白色天花板。她想坐起身,吸入迷.烟后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她差点从床上摔下去。

    勉强支起身子打量着周围,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只有一张床,还有一扇门,不用想,那门一定是锁着的,她又躺回床上,静静等待"mi yao"的药效从身体里消失。

    门开了,有人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醒了?老板要见你。”

    也不等她答应,就将她从床上拉起来,带去另一个房间,房间里已经坐着的,还有赵雅倩和齐清澜。

    站在窗口的熟悉背影是……安雅倩?

    她逆着光,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听见她平静的说:“有一些陈年旧事,我更想自己亲自处理。还要麻烦三位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