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项链
    齐楠,以什么身份来的?

    祝福有些发慒,齐楠看见她,就像没事人似的打了个招呼:“你还是别进去了吧?”

    “赵思雅在里面,我还是进去的好。”

    齐楠点点头,举步上前,按响门铃,开门的正是齐清澜,他看见齐楠和祝福两人,脸上很平静,丝毫没有意外的表情:“进来吧。”

    房子很大,也许比看起来的还要大,因为里面除了一些箱子,什么家具也没有,空荡荡,地上甚至还有一层薄灰。

    赵思雅坐在其中一个箱子上,看着祝福,又看着齐楠,眼里满是困惑,却没有开口。

    齐清澜先将一个u盘交给了齐楠:“你想要的,都在里面。”

    接着,他定定的看着赵思雅,缓缓开口:“思雅,对不起。我欠你一个交待。”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根本不想和我结婚,只是想拿到那笔婚礼的礼金吧?”赵思雅的双眼看着地板上的缝隙,她的声音低哑,听不出愤怒,只有无限的悲凉。

    齐清澜叹了口气:“伤害你,非我所愿,只是,真的实在没有办法,如果不答应,秦承远就会看出破绽。”

    他这才不得不说出实情:

    自他十八岁那一年得到信托基金的划款之后,秦承远就动了心思。

    在赵思雅之前,秦承远已经介绍过很多姑娘和齐清澜相亲了,齐清澜敏锐的感觉到,秦承远这么做是另有目的,因此尽可能的让她们对自己感到失望和讨厌。

    他本想如法炮制,让赵思雅也讨厌他,但是自从两人被推到一起之后,赵思雅身上就不断发生意外,秦承远明里暗里提到:女孩子身边就是需要有一个适合的人来照顾她,保护她,否则,哪天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如果我对你毫无兴趣,这样的威胁,我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是我偏偏……”齐清澜苦笑着摇摇头。

    第一次赵思雅跑去找齐清澜,想要感谢他帮自己搞定印刷厂的时候,齐清澜就知道她是刘源的外甥女,也是秦承远选定的对象之一,为了避开这样的麻烦,他一口回绝,甚至还故意跟祝福接近。

    只是,如果能避开的,还叫什么缘份呢。在不知不觉的相处中,他对赵思雅这样明明有背景,却依旧十分努力上进的姑娘产生了好感。

    他一直逃避,那时,正好齐楠以合作公司财务负责人的身份出现,赵思雅很有兴趣的样子,本以为这件事就算结束了,没想到……

    “你竟然说你有女朋友了,真是失算。”齐清澜无奈的看着齐楠,对方回应给他一个同样无奈的眼神。

    祝福咳了一声:“听起来真感人,能说说,那张照片的事吗?你们还栽赃给方媛?她至今可都是恨着我呢。”

    “秦承远不知道你是秦伟的前女友,可是我知道。我就是那个去叫秦伟回家的人,他的桌上放着你和他的合照。我这个弟弟,倒真的是被我拉回家的。我知道秦伟就要回公司了,如果你们在公司里遇上,他一定会想要把你追回去。”

    “我只是想让你离开公司,不然秦伟与沙家的联姻肯定告吹,就是这样。不过事情被你发现了,秦承远让我马上找个替罪羊,那当然,平时看你最不顺眼的那个,就是上佳人选,她无论怎么解释,都不会有人听。”

    齐清澜看着祝福冷笑不语的模样,不以为意:“事实也是如此,就像秦伟无论怎么解释,你也不会听一样。”

    祝福觉得他这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十分讨厌,有心戳他几句:“你这么聪明,怎么被发现的?”

    “与其说是我被发现的,不如说是这位齐警官被发现了,是太着急了吧,问了太多远超出合作范围的事情,如果说你是对思雅有意思,故意寻找话题,也能说得通,但是齐警官却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早就希望义父收手,不要再做这些事情了,华创集团已经是家大业大,完全不需要用这些手段来盈利,但是义父却不听,因此,是我主动找到了齐警官,不然,以思雅这样的职位,只怕齐警官得在这里呆上三五年才能破案咯。”

    说这些的时候,齐清澜十分轻松,就像朋友之间的闲聊天一样,祝福却觉得隐藏在这样轻松语气之后的,是一种豁出去,什么都不在乎的状态,就好像交待完遗言的敢死队员一样。

    齐清澜继续说道:“原本还能多收集一些资料,但是秦峰那里却有几笔要从我这里过的账,就是这几笔账,被审计出有问题,义父已经知道我在做什么,这是在警告。我也只好先下手为强。”

    好一场豪门恩怨大戏,义父义子谁都不是好东西,祝福唇边露出一抹讥笑:“都是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也别装的多无辜了,你跟秦承远翻脸,只怕原因没这么简单。”

    齐清澜垂下眼皮:“女孩子还是单纯一点,天真一点的可爱。”

    说着,他从一只箱子里取出几张照片。

    那是在幽深的水下洞穴中,借着一道强力光束拍摄下来的照片,两具森森白骨被麻绳紧紧捆在一起,麻绳的另一头,牢牢的绑在一块大石上,以确保这两具白骨不会随着水流冲出洞穴,重见天日。

    强烈的灯光下,这两具白骨的指骨紧紧相扣,仿佛他们用生前最后一口气,紧紧握住彼此的双手。

    “咦,那个反射光线的是什么?”

    “是吊坠。”齐清澜摊开手掌,一条细长的链子上悬着一枚椭圆形的吊坠,按下吊坠上的小开关,坠子从中间打开,露出金属质的嵌板,虽然被海水浸泡了二十年,但仍然可以看见嵌板上刻着:“妈妈生日快乐”

    “这是我七岁那年,用压岁钱给她买的生日礼物,不值钱,她却很喜欢,一直戴着。”看着手中的吊坠,齐清澜的声音变得无比温柔,他的手微微颤抖,“两个月前,有人在他们出事的地方再次进行洞潜,发现了……”他深吸一口气,说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