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往事
    那是一个无人的小公园,平时只有一早一晚有人气,,祝福找到赵思雅的时候,她正坐在紫藤花架下最偏僻的角落里,肩膀微微缩着,倚在油漆斑驳的红色木柱上,连抽泣的力气都没有了。

    “思雅……”祝福轻轻叫了她一声。

    她抬起头来,眼睛红肿的像个桃子,脸上满是泪痕,搂住祝福的腰:“祝福……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

    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说多余,祝福拍着她的背:“没事没事,都会过去的。”

    过了好一会儿,赵思雅才平静下来,她现在真正是六神无主,未婚夫跑了、警察来了,家里乱成一团,其他朋友都还不知道这件事,她现在只有向祝福诉说。

    “他之前有什么异样吗?”祝福问道。

    赵思雅摇头:“本来,什么都是好好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出事了。”她咬着嘴唇,又愣了半天,然后想起祝福曾经对她说过的话,问道:“你是怎么发现他有问题的?”

    “呃……”祝福脑子迅速的转动,“是有懂技术的朋友,从照片和邮件的数据里面分析出来的,我也不太懂,有一部分是猜测,不能做证据,就只好算了。”

    赵思雅双手覆在脸上:“现在我一定成全公司的笑柄了。”

    “不会,其他人也就是随便说说,过几天,哪个明星又有新闻了,他们也就很快会把这件事忘记啦,放心。”祝福安慰道。

    附近没有人,只有紫藤花的清香在两人身边萦绕不去,蝴蝶在花间飞舞,远处传来清脆的鸟鸣,阳光透过藤间绿叶洒下来,幽静的环境与祝福的安慰,让赵思雅的心情平复了许多,忽然她的手机响起来电铃声。

    陌生的号码,她咬着嘴唇,按了拒接。

    过了一会儿,那个号码又打了过来,祝福轻声说:“接吧,说不定是有什么事找你呢。”

    赵思雅深吸一口气,只听电话那头说:“你好,请问是赵思雅小姐吗?”

    “我是豪斯信托公司的,现在有一份信托资产合同……”

    赵思雅听的一头雾水:“什么豪斯?我从来没有买过信托。”

    对方邀请她前往信托办公室一趟,赵思雅看着祝福:“你陪我去好不好?”祝福同意了。

    在办公室里,祝福又一次看到了安雅倩,她有些意外:“安总还要亲自处理一线的事务吗?”

    “这是朋友订的合同。”安雅倩的语气十分冷淡,对赵思雅的态度更加冰冷,完全不像是对客户的态度。

    合同显示,信托发起人是齐氏夫妇,订立时间是二十年前,他们将自己的所有财产的百分之十,送给儿子的第一任妻子,做为婚嫁的礼金。

    二十年前……齐清澜才八岁,他的父母还真是谋划得够远。祝福不由想着,有钱人家要操得心还真多,真是人无百年寿,常怀千岁忧。

    “订这份合同的人,是齐清澜的父母。”安雅倩说,“由于赵思雅小姐已经与齐清澜先生领证,已经是法律认同的夫妻关系,所以,请她来签署一些文件,领取这百分之十的婚姻礼金。”

    她又打量着赵思雅:“签完文件以后,这笔钱就是你的了,想给谁都行。对了,你是不是已经怀孕了?”

    “啊?”赵思雅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

    安雅倩嘴角勉强抬了抬,似乎是在冷笑:“没什么,以后你就知道了。”

    怎么这事还跟秦承远有关系?祝福看了一眼赵思雅,后者回应了一个茫然的眼神,赵思雅困惑的问:“这事,跟秦总有什么关系?”

    “好了,我今天说的够多了,过几天,钱就会打到你的账上,不送。”安雅倩收拾起文件,转身走人,只有一位公司的顾问陪着笑脸:“不好意思,安总这几天比较忙,我送两位出去吧。”

    离开豪斯之后,两人正在困惑,赵思雅又接到电话,是秦承远,他要见赵思雅。

    晚上回去,祝福提起了今天遇到的这桩奇事:“原来齐清澜的父母这么有钱,居然会让秦承远给收养了,他家里难道没有别的亲戚吗,像这种能把一千万白送给不知道多少年后才会出现的儿媳妇的人,肯定还给儿子留下来不少,谁收养他,就是收了座金山啊。”

    乔瑜对于当年这桩事,从老一辈的嘴里听过,她慢条斯理的说起这桩陈年往事:“齐家的亲戚的确是想收养他,但是,后来莫名的就全部放手了,让秦承远得到了收养权。也是那之后,秦承远的生意一下子有了质的突破。”

    “原来华创的基业是建立在齐清澜的抚养费上的。”祝福惊呼,“那得是多大一笔钱啊。”

    乔瑜笑笑:“多大一笔,也不好说,只是那个年代,正好都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秦承远得了那笔钱,投了几处风险高收益高的地方,他运气也好,一下子就翻了数十倍。”

    豪门恩怨从来都是市井小民津津乐道的重点,热爱八卦的祝福又问起齐氏夫妇的死因:“是车祸吗?还是什么飞机事故?”

    “潜水,夫妻俩双双在国外潜水,听说出了事故,捞了几次都没有找到尸体。”

    “会不会是穿越了?”祝福的脑中闪出了几本小说的设定。

    “不会,因为还有一个遇难者的尸体找到了。”说话的是关林森,他端着一只大号玻璃碗,里面装满了切好的水果,上面还细心的插着果签:“两位小姐,餐后水果,美容养颜。”

    祝福举起一块蜜瓜,兴冲冲地看着他:“来来来,坐下慢慢说。”

    “那个遇难的人,就是安雅倩的未婚夫。”关林森的一句话,差点让祝福没嚼就把那块蜜瓜给咽下去了。

    “齐家在百年前就是个大家族,家里很有远见的在国外银行里存了一大笔黄金,从而避开近代连续数十年的战乱,一直到三十多年前,国内局势稳定,他们才将那笔黄金取出,发展事业,就是那个时候,他们认识了秦承远和安雅倩的未婚夫,关系都不错。

    安雅倩家里的身份,从上回她在医院时候威风八面的样子,你们也能猜到吧,当然现在算是洗白了,是正经商人。不过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反对他们俩在一起,除了齐家夫妇,觉得只要安雅倩是好姑娘就行。

    就在敲定婚期后,她的未婚夫说要跟朋友们一起出去潜水,用最后的疯狂庆祝单身生涯的结束,结果……就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