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波刚平
    剧组的换角风波终于尘埃落定,祝福没想到容诗音与云枫还有这样一段过往,现在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相信这部剧可以太太平平的杀青,想到这里,她忍不住露出微笑。

    难得有点空闲,她登上了许久没有刷的作者论坛,不看则已,一看首页,她不由地睁大了双眼。

    从来都是小透明的她,竟然在首页上,连着好几贴都是:

    《听说露从今夜白那篇是抄的?》

    《借梗的卖影视了,我也要抄,求问怎么抄,从哪抄》

    《有图有真相,追爱冷情杀手的调色板我做好了》

    《露从今夜白滚出网文界》

    ……

    再往后翻,还有几篇。

    祝福定了定神,点开所有相关的贴子,仔细看下去,基本上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胡言乱语,也有人找到了容诗音小号发的那个梦境,但那也只是个梦境而已,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东西。

    真正重量级的料,是那篇《有图有真相,追爱冷情杀手的调色板我做好了》。

    那张贴子里,截的图,是一个影视剧同人网站,现在已经无法打开,但是这个网站,在十多年前的圈子里,提起来无人不知不人不晓。

    在文学区,有一个看起来很中二的id发的文《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与《追爱冷情杀手》的一些片段一模一样。

    当然一模一样,那就是祝福的id!

    那就是她写的!她一直都喜欢用这几个名字,而她笔下的所有故事,也都是在同一个世界观同一个背景下展开,就好像在写这些人的日常一样。

    看到这里,祝福忍不住嘲笑这种手段太低级,把网页再往下拉,发现已经有网友想到这个问题了:“万一这个id就是她呢?”

    没想到,下面还有一条截图,是一个早已被人抛弃的博客,用的名字就是网站id,博客第一条是:“防止服务器崩,备存。”

    第二条就开始发小说正文,发了二十多章,倒数第二次更新,是五年前,最后一次更新,是两个小时以前:“谢谢大家关心,我不是露从今夜白。”

    博客上的小说内容只有十万字不到,却与《追爱冷情杀手》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而这个博主……不是祝福。

    如果这是个阴谋,那埋得也太深了,祝福混这个网站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学生妹。

    现在已经有人在《追爱冷情杀手》的文章下刷负分评论:抄袭狗死全家!

    到了下午,这件事已经发酵,#抵制抄袭大剧《一世风华》#已经成了热搜头条,许多公众号营销号都在传播这件事,并将《追爱冷情杀手》与已经坐实抄袭的几篇文相提并论,深入剖析:在这个浮躁的年代,人人都求挣钱趁早,而伦理道理、做人的底限都都可以统统抛开……

    祝福拧着眉头,心想这到底会是谁做的。

    那个时候,虽然网站也组织过几次线下网友见面会,但是新闻里经常说网友见面出危险、网友见光死什么的,因此她只是默默的在网站上写文,只参加过一次版聚,在大合照的时候还站在最角落的地方。

    现在想要自证清白,真难呐……

    “你还记得,以前我跟你聊剧情的事了吗?”祝福把网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乔瑜,这是唯一一个在现实中知道她写文,并且还聊过剧情的人了。

    乔瑜回复:“记得,但是,那都是十年前了,电脑起码换过五个,那个时候的聊天记录哪儿找去。”

    祝福叹了口气,要是那个时候跟网友熟络些,现在应该就可以找到当时的网友为她做证了。

    眼看着事情越闹越大,祝福想起自己当初曾经在上课的时候,偷偷在笔记本上写过,写了满满一整本。

    “妈,我上学时候的那些书和本子呢?”祝福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家里,妈妈挺喜欢收东西的,这是祝福现在最大的希望。

    结果,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让她感到很沮丧:“两年前搬家的时候都卖了啊,你那会儿不是还挺高兴的,说什么跟黑历史说再见。”

    黑历史是再见了,证据也没了。

    祝福觉得脑袋里乱糟糟的,在没有证据自证的情况下,就得想想,这会是什么人做的了。

    如果是因为有人看着她眼红,那也不可能找到早已关闭的论坛截图,也不可能提前这么久就在网上开了那个博客。

    那个时候,在网上认识的人并不多,祝福忽然想到了,方媛……

    当时,她与这个表妹关系还不错,暑假的时候,方媛到她家来,她告诉方媛了这个论坛,替她注册了id,还喜滋滋的告诉她,自己正在论坛上写小说。

    方媛当时看得很高兴,还认真的和她讨论过几次剧情,包括后面的剧情走向大纲。

    也许方媛认为是祝福导致自己被换掉,因此做下这件事。

    如果这么直接问她,她绝对不会承认,必须要有证据……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水逆吧。”祝福揉着眉心,苦笑,她一直很唾弃“水逆”的说法,斥之为“少壮不努力,长大怪水逆。”

    没想到,今天她也迷信了一把,遗憾的是,虽然今年水逆次数多,但……这几天却恰好在两次水逆的中间,这下想赖都赖不掉了。

    “还说我像大祭司,哪有大祭司混成这样的。”祝福越发觉得李墨一的感知能力是在穿越的时候坏掉了。

    正在焦头烂额的时候,秦伟进来:“祝福,我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在会议室里坐定,祝福直奔主题,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和秦伟再纠缠新欢旧爱的破事。

    秦伟也很直接,打开笔记本,上面是未关闭的网页,就是祝福为之烦恼了许久的抄袭事件。

    “虽然有些公司认为抄袭也是自带炒作因素,但是,这不是好事,有损华创形象,希望你尽快找到证据,如果在明天早上之前可以反转,确实是可以成为一个有力的炒作点。否则,公众的刻板印象很难消除。”

    秦伟将笔记本电脑合上:“如果你不能洗清嫌疑,那剧本就需要大改,再发表声明,这部戏与你的文,一点关系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