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铃兰
    苏岩已经离开吧台进了小隔间,大概是为了一会儿钢管舞做准备。祝福颇有兴致的向赵思雅介绍:“刚才那个冷峻型的酒保,你看见了吧?一会儿他要跳艳/舞。”

    “咦咦咦?”赵思雅的表情忽然就变了,眼睛弯弯像个月牙,嘴角也上扬出一个夸张的角度,一脸的兴奋与期待,她方才虽然觉得苏岩很帅,却是那种拒人于千里的帅,她只敢偷看他两眼,连他抬头与她眼神对视,她都惊慌的低头。

    这种男人,就应该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那一款的,现在居然要跳艳/舞?实在是太令人三观崩塌了。

    正等着苏岩出来,祝福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发毛,她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刚好看见一个长发披肩的清秀少女站在她的背后,一袭淡黄色纱质长裙及地,在裙摆的遮掩下,微微露出一点黄色的鞋尖,左手拎着一只中号锁链包,右手正放在里面。

    这是刚才那个弹琴的姑娘吧,祝福觉得她应该是来找苏岩的,刚才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一定是错觉,又放心的转过身去了。

    转过头还没一秒,祝福觉得心跳很快,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的紧张,还是觉得背后有一股森冷的感觉,好像被正待寻找攻击时机的毒蛇猛兽盯住似的,这种感觉让她十分不舒服。

    自从使用过几次能力之后,祝福感觉自己对周围环境的敏感度提升了很多,曾经去参观过一处皇陵,走过阴阳道分界线的那一刻,她明显感到一股阴寒,她还自我解释了一下,那会儿正好天上有云遮住了太阳。虽然那种阴寒的感觉,绝不是一层薄云可以做到的。

    祝福猛然回头,目光却正好对上一把通体银光闪亮的匕首,锋刃正对着的……是自己的后心?!黄裙姑娘也没有想到祝福会在瞬息之间又转头,她不由一怔,就在这一怔时,小隔间的门开了,一只粉盒从里面飞出来,砸在黄裙姑娘的手上。

    虽然她反应也够快,及时侧身让了一步,却还是被珍珠白色的散粉泼了一身,看起来,颇为狼狈。

    已装扮完成的苏岩从隔间里走出来,他的表情被遮在面具下,冰冷的声音从他涂成艳红的嘴唇中吐出:“滚。”

    黄裙姑娘右手执匕飞身扑向祝福,意图最后一击。祝福本能的举包一挡,匕首扎中了包上的饰品,滑开,锋利的刀刃在祝福的手背上开了一条血口。

    在一旁惊呆了的赵思雅,此时才醒过神来,惊呼出声,刚发出一个音,就被苏岩塞了一只小餐包:“不要打扰其他客人。”话音未落,苏岩便已经单手撑着吧台跃到祝福与黄裙姑娘的中间。

    虽然祝福被划伤的位置是手背,虽然不是什么要害,伤口却很深,止不住的血不停的滴落在地面,惊动与激动的情绪交织下,祝福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不由自主的张口念出一段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哪国语言的话。

    随着那句话的念出,黄裙姑娘好像被看不见的绳索紧紧捆住手脚,全身僵直,动弹不得,她奋力挣扎着,却是徒劳。

    已经有客人注意到这里的异象,刚想过来看看,咖啡馆的大门却被人打开,为首的是乔瑜,她的身旁还有李墨一。

    乔瑜的长发陡然被吹起,那是李墨一快速移向祝福时带起的风,他看见祝福受伤了,并且,她现在的表情,现在的气势,是瑶光啊……

    好奇的客人还没有来得及往那里去,乔瑜便已经大步走上台,宣布今晚将会上演双人钢管舞秀,准备的时候太激烈了点,因此引起了一点小小的骚动,请各位不要惊慌。

    “哇~~”台下的观众本来就是冲着钢管舞来的,相信以老板娘的眼光,第二位舞者,一定也十分的厉害。

    有眼尖的老客已经看见了曾经在这里表演过一次的李墨一,十分激动的向周围的人宣传起来:“这个人跳得相当不错的,一点也不比苏岩差。”

    “对,我也记得他,可惜就来过一次。”

    客人那边已经不能叫窃窃私语了,传进李墨一的耳朵,他置若罔闻,小心为祝福包扎着伤口,那个黄裙姑娘已经被苏岩藏到吧台后面去了,她已经不是威胁,现在最大的麻烦,是说不定会放出旋风的祝福。

    “你是……瑶光?”李墨一小心翼翼地问道。

    祝福坐在吧台旁的高凳上,扬唇一笑,温柔平和:“墨一,好久不见。”

    是她!李墨一的表情似乎定格了,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声音,终于,再一次传入他的耳中,这么多个夜晚,他希望瑶光可以与自己在梦中相会,可是,却始终无缘入梦。

    这是唯一一个可以令他冰封已久的自我情绪会躁动的女人,

    这是唯一一个让他觉得,活着有意义的女人,

    李墨一忍不住轻轻拥住她,就好像拥住世界上最珍贵而易碎的珍宝。

    “我看他们有很多话要说。”苏岩的声音平静的叙述着这个事实。

    乔瑜点点头。

    “刚才说双人钢管舞什么的,怎么办?你穿s号还是m号?”苏岩打量着乔瑜。

    乔瑜看着地上的黄裙姑娘,问苏岩:“这个女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

    “哦。”

    乔瑜蹲下来:“你也是拿钱办事的?”

    虽然手脚被看不见的绳索缚住,但还是可以张嘴说话的,她恨恨道:“没错,今天失手落在你们手里,我认栽。”

    “你到底是谁?”

    “哼,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杀手铃兰!”

    苏岩“哦~”了一声:“原来就是你啊,钢琴弹的不错,学了很久吧。”

    乔瑜为自己倒了杯酒:“最近你们行业也在搞国学教育?怎么说起话来文绉绉的?”

    为了表示自己跟这种中二病不是一路的,苏岩赶紧解释:“现在不知道哪儿冒出来一拨人,非得说恢复传统,找目标之前一定要先递个帖子通知,要有自己特色的信物,必须用标志性的凶器,说话也有一定的套路。”

    最后,他做出总结:“就是中二病。”

    “俗物!这叫仪式感!”铃兰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