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真账
    大厅中央放着一架三角钢琴,琴腿与琴盖上均雕刻着罕见的法式风格,透着浓浓欧洲中世纪宫廷的奢华。

    坐在钢琴前的演奏者被半掩在钢琴之后,隐约可以看出是个穿长裙的女性。舒缓的旋律随着她的手指轻灵跳动,在整个q咖啡馆回旋。

    刚进门,赵思雅就看见了这架钢琴,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当她看清之后,不由轻呼出声:“哇,这家咖啡馆的老板好有钱啊,竟然买下这台钢琴就在这里弹?!”

    “不然放哪儿弹?”祝福不太明白。

    “这可是施坦威的手工定制款,一般的钢琴也就是把外观漆成胡桃木的颜色,这可是真的胡桃木。”赵思雅一脸的向往,“我以前特别想要一台,我爸一问,五百多万。五百多万呐,国家大剧院都不一定有这么高级的东西,没想到会在咖啡馆里看见,不会是仿货吧……”

    她仔细听了听:“音色挺好的,如果是仿货,那也是精仿了。”

    祝福对钢琴完全不通,她只是有些意外,来过几次q咖啡馆都是晚上,根本就是酒吧的风格,在现在钢琴的位置,应该是一根钢管,半裸的苏岩挂在上面扭来扭去。

    而现在这个妖娆的男人正穿着白衬衫黑马甲,戴着金丝眼镜,一脸严肃认真的站在吧台里面,调制祝福刚点的法式皇家咖啡。

    “最近你那边忙吗?”祝福问道。

    赵思雅摇摇头:“还行,刚月中,再过一个星期就要忙了,上次你跟我说的没错,实习的时候就是应该多做一些,现在我什么活都能上手,她们让我做的活,我都能按时完成。”

    “那就好,想当初,你还是个趴在桌子上哭的小实习生呢。”祝福打趣道。

    “嘻嘻。”赵思雅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也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带着甜蜜的微笑:“嗯,虽然我和齐清澜是家里长辈介绍的,但是,他也说,那个时候就注意到我了,他知道我是刘源的外甥女,所以特别讨厌我,觉得我是靠后台过日子的白痴。”

    听见她提起齐清澜,祝福努力压下心中的厌恶感,保持着脸上的笑容:“那他是怎么从讨厌你,变成喜欢你了呢?”

    “也许是因为交流之后发现我比较可爱?嘻嘻。”赵思雅比了个剪刀手。

    “哎对了,我管的那个项目,好像齐清澜也在管?从剧本上看,咱们代言人的戏份没有人家那边的代言人多了呢,怎么回事呀,是不是优佳那里追加投资,咱们的份额少了?”

    “没有呀。”赵思雅还沉浸在与齐清澜之间甜蜜的回忆中,随口应了一声。

    “咱们可是占比70%的,有六千多万呢,怎么现在感觉只有40%了,大头在优佳那里,所以才是人家嘴大说了算,哎呀,这下我的宣传稿都要重写了,哎,部门成本飞升,年底考核我得不及格了。”祝福趴在吧台上,双眼盯着咖啡勺上的方糖。

    浸满白兰地的微黄色糖块正飘着淡蓝色的火焰,随着咖啡馆中流动的空气左右飘摇。

    赵思雅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哪有六千多万,拨出去的账只有六百多万呀。”

    “哪能这么少,这价格,光导演的工资都不够开吧?那可是国际级的。”祝福听着十倍的差价,心中“咯噔”一下,却仍不动声色地追问。

    赵思雅摇摇头:“他说这是新的尝试,愿意降低价格,试水,这次才要了三百万。也可能是希望能与华创和优佳继续保持良好关系吧,毕竟现在网剧对上星剧冲击也挺大的。”

    “那咱们占比还是那么多吗,为什么优佳说动剧本就动剧本,真是的。”祝福故意说。

    “我们的占比一直都只有20%呀,优佳才是占的大头。”赵思雅说完,忽然猛省,“哎呀,这不能说的,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呀,这是特别大的事”

    祝福快速心算了一下,如果六百多万是百分之二十,那么总投资额差不多就是三千万。这三千万对祝福来说是很多,可是,现在拍个十几集的网剧都要五六千万往上了,《一世风华》的计划是四十集呀,而且还是计划上星在电视台播,三千万能做什么?

    自从接触这行之后,祝福知道有一个网剧投入是七百多万,但是那片子,所有的演员都穿的是自己的衣服,拍摄场景多半用的是导演家,主角开的车是导演的车,甚至导演、执行导演、连化妆师都上阵出演配角。

    那还是现代都市剧,还可以这么省,但这可是古装剧啊,影视城的钱、服化道的钱、后期特效的钱,哪一个能省得下来,三千万,绝对不可能拿得下来。

    等等,重点不在于三千万能不能拿下这部片,而是,对外宣传的一亿投资是怎么回事,活生生的少了三分之二有余。

    这笔钱,去了哪里?

    想起楚昊与齐楠两人,祝福觉得事情越发的复杂,她揉按着太阳穴,心里沉甸甸的,她隐隐猜到事情真相,但是却不愿意相信。

    一旦这部剧到最后被查出是洗钱剧,那么,不仅对吴卫国导演的名声是个极大的打击,也是对她有重大的影响,以后别人都会说“露从今夜白的书根本就不值那么多钱,上一个花钱买她版权的制片方,只是想洗钱而已。”

    同样无辜牵涉其中的,还有周全和其他的几个不知情的小投资方。祝福最不想伤害的是周全,那是关林森的朋友,是在她觉得自己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不通的时候,及时伸出手的恩人。

    无论如何,坑了谁也不能坑了他。

    宣传时稍微夸张一些,并不会被人唾骂,但是像这种乘以三的行为,已经属于欺诈了,由此而来的广告商,都是受骗者。

    咖啡勺上的火苗已变得极其微弱,好像一层薄薄的无形蓝膜包裹着半溶方糖上,祝福端起勺柄,浸在深褐色的咖啡中,轻轻晃动,方才还在燃烧着的火焰与方糖,均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钢琴声,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