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铃兰
    自从上次的yan照事件之后,祝福知道公司的网络服务器可以记录所有使用者传输的信息,因此,她只是在聊天工具上问赵思雅中午是否有空一起吃饭。

    很快,赵思雅发来一个吐舌头的表情:“对不起哦,中午我有约啦,晚上好不好?”

    “哇,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浪费时间,好吧,晚上我请你吃饭。”祝福很快回复。

    此时前台通知祝福,送来了一个快递,是贵重物品,配送员要求一定要本人签字,所以需要祝福亲自过去签收。

    祝福仔细看了一下发货人,竟然没有填,这年头快递不是应该实名制的吗,万一寄来的是个炸弹怎么办,想到这里,祝福转头想看一眼配送员是哪个不靠谱公司的,却发现那个人已经下楼了。

    包装不大,但是包裹的很紧,祝福在拆的时候还失手将包裹掉在地上,她索性蹲在地上,继续努力,正在此时,有人路过,走出公司大门,祝福随意抬头看了一眼,这两个人的背影她都认识,一个是赵思雅,她的脚步轻快,显得心情大好。而紧跟着她身边的人,不是齐清澜又是谁!

    赵思雅现在已经彻底的深陷爱河,不可自拔,刚毕业的女孩子啊……祝福想起了自己,当初也是在刚出校门的时候遇到了秦伟,她叹了口气,想起自己那个时候连乔瑜的劝告都听不进去,秦伟不管做什么,她都觉得他好帅。

    如果那个时候知道秦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只怕她也愿意跟着他亡命天涯,做一对雌雄双煞。

    硬劝是不行的,婉转提醒也不会有任何用处,必须等她从爱情的火焰里清醒之后,才能冷静的看待一切。

    何况,祝福与她的关系说这些,也称得上“交浅言深”,只会更加招人反感,赵思雅说不定还会将祝福的话全部转达给齐清澜,让齐清澜更加想要对付自己。

    这种教训不是没有过,只希望齐清澜能好好对她,别是玩弄感情就好。

    祝福摇摇头,继续埋头与快递箱上包缠的紧紧的塑料泡泡纸和胶带做斗争。

    拆开重重包装,最后一个长条的深棕色木盒,盒盖上刻着卷曲的藤蔓,宽大的叶片张扬而放肆的展开,祝福自言自语:“如果世上真有这种植物,肯定是吸血食人的。”

    再掀开盒子,黑色的锦缎上,放着一串花……

    不是玫瑰,不是百合,而是兰花,也不是什么高贵的兰花,是一串铃兰……一串花朵与枝叶以白银打造,枝头上还镶水晶为晨露的铃兰。

    “这……某宝买的吧?”祝福觉得这绝对是39元包邮的那种,白铁的枝叶,有机玻璃的露珠。

    前台姑娘看着祝福拿出的花,笑道:“哇,男朋友送的呀?好有心呢。”

    “没有男朋友啦,也不知道是谁送的,整个花色调白惨惨的,要是做成百合可能还好看一些。”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串花死气沉沉的,看起来有一种阴郁的感觉,谁会送这种丧气的东西呢,只能是葬礼上用,但是如果是葬礼用花,那也是太不实惠了。

    祝福伸手想要将花取下来,这一扯却没有扯动,原来花枝被黑色的丝线固定在锦缎上,只缠了两道,祝福懒得再用剪刀了,手指用力将花枝拔起来,丝线断开的同时,黑色的锦缎下,微微露出浅绯红色纸张的一角,薄如蝉翼的纸上洒有点点金色,闪闪发光。

    祝福眨眨眼睛:“洒金笺?”

    纸背上还隐隐有墨痕,这么有格调的古风?难道是李墨一?

    想到他,祝福忍不住扬起嘴角,送这么贵重的东西,难道是表白?

    前台姑娘看出了她欢喜的模样:“还说不是男朋友,笑得这么奇怪,好像偷了只鸡的黄鼠狼。”

    “都说了没有男朋友啦。”祝福再一次强调。

    “好好好,没有没有,我去吃饭啦,拜拜。”

    祝福缓缓打开那张纸,只见墨迹淋漓的六个大字“丧铃响,命终时”。

    “……”

    看见这六个字之后,祝福感到很茫然,每个字她都认识,组合起来的意思,仿佛可能好像是指收到这个铃兰的人,会死。

    提前通知之类的事情,当属《楚留香》中那篇著名的“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具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而活在二次元的人们最熟悉的就是《名侦探柯南》里的怪盗基德了。

    从这六个字来说,无论如何也不能与古龙大大相提并论,所以……会不会是什么重度中二病患者在模仿怪盗基德?

    祝福举起手中的铃兰花枝,轻轻晃了晃,从七朵白色花冠中,传出清脆的铃声,想着自己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中二病性格的人,怎么会收到这种,再仔细看收件人,的确写着自己的名字。

    而这个快递公司,也不是熟知的某通,logo画着是三只绿色的鸟,红色的脑袋黑色的眼睛,还有一句诗“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底下还有一排绿色的大字:青鸟随心送,想往哪送往哪送。

    旁边放着的二维码:扫扫更健康。

    顿时把上半部分的如诗意境破坏了个彻底,下半截更像是美工跑了,老板自己在word上随便打了几个字。

    “一下子凑齐两个神经病也是不容易。”祝福笑笑,将花放回木盒中,准备带回去让李墨一看看他们当年有没有这种玩法。

    由于晚上要和赵思雅吃饭,祝福整个下午都忙于工作,确保不需要加班。快下班的时候,她兴高采烈的对乔瑜提起了这件事,还把照片也发了过去,比起心大的祝福,乔瑜联想起之前那次莫名的绑架事件,觉得祝福说不定是被什么人盯上了。

    她将那张白银铃兰的照片转发给苏岩,问他知不知道这花有没有什么说法。

    很快,苏岩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你什么时候收到花的?”

    乔瑜回答:“不是我,是祝福。”

    “她有危险,我同行里最近出现了一个新人,不知男女相貌,只知道下手狠辣,还特别喜欢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接到这朵白银铃兰的人,都活不过二十四……”

    没等听完,乔瑜就挂断了电话,转而拨打祝福手机,电话那头却传来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停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