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无辜?
    一进门,祝福就急匆匆的冲进房间:“乔瑜乔瑜,齐楠他们也想看看你们拍的视频,说你们可能拍到了对交易至关重要的人,对方才会这么紧张。”

    “走吧。”乔瑜站起身,披上薄风衣,捏上小巧的手包。

    面对如此迅速的响应,倒是祝福有点不太适应:“呃,也不用这么急的,齐楠说的是明天。”

    乔瑜拍拍祝福的肩膀:“知道什么叫flag吗?如果说明天再做的事情,往往都不会实现。时不我待。”

    坐在沙发上的关林森,听见最后四个字的时候,整个人一惊,那是承澜女皇顶着所有朝臣的反对,下令进军三十六国,打通西域通路时,也曾经说过的。

    那时朝中人为了反对她,甚至不惜重金请最顶级的杀手乔装新科探花,意图在琼林赐宴时暗杀她。

    想起当初的情景,关林森十分担心乔瑜的安全,他拿起车钥匙:“我送你去。”

    “嗯。”

    车子还没发动,李墨一和祝福一左一右开了后排车门,默默坐了进来。

    “你们……”关林森回头。

    乔瑜面无表情:“走吧。”

    关林森把还没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一路默不作声,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他也曾身居高位,手握万千人命,但是,仍有一个人,可以令他不由自主的无条件服从。

    酒店客房部的电梯无论是上还是下,都需要有住客的门卡才能启动,祝福联系之后,齐楠说马上下来接,看着六个一模一样的电梯门,祝福很有兴致的说:“来来来,下注,齐楠会从哪个门里面出来。”

    “赌什么?”

    “赌……”祝福还没想好要下什么注,她面前的电梯已经显示到了一楼,“哈,都来了啊?”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她的笑容僵在脸上。

    这也太尴尬了。

    萧钧天和方媛两人站在电梯里。

    孤男……寡女……酒店……房间……

    看见祝福,方媛的表情变得很古怪,好像是干了什么坏事被人当场捉住,萧钧天倒是坦荡荡的很,大大方方打招呼:“呵,好巧,怎么你们一起来了?”

    方媛明显放松下来,她妩媚一笑:“萧总,谢谢送我下来,您好好休息。”

    又对祝福说:“你们玩得开心,拜拜。”

    本来只是来找齐楠的,祝福完全没有往什么地方想,但是被他这么一说,又看自己这边是两男两女……这……似乎比萧钧天和方媛在一起更有话题性。

    方媛向门口走去,萧钧天看着站在外面的四个人,笑道:“你们不进来?”

    “呃,不了,你先上去吧。”祝福挤出一个笑脸。

    萧钧天笑笑,电梯门关上了,带着他升向皇冠套房所在层。

    他这边的门刚关,旁边的门就打开了,齐楠走出来:“久等了。”

    “没事没事,来得刚刚好。”祝福松了口气,刚才她一直担心齐楠和萧钧天撞上,萧钧天这种人也是一点商机都不肯放过的,如果他知道有新的特效药开发出来,说不定也会想着要那个鬼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公司做生意,假的身份都经不得查,能过了秦承远那一关已是侥幸,再被萧钧天查一道,保不齐查出什么问题来。

    进了房间,楚昊看着齐楠带着浩浩荡荡的四个人一起进来:“嚯,你们这是打狼来了?这么多人。”

    “你不知道,拍完这视频的当天晚上,乔瑜家就被人闯了,谁知道会不会在送视频来的路上遇到什么事。”祝福添油加醋的将那天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放视频的时候,李墨一一直站在祝福身后,祝福扯扯他的衣服:“别站着呀,坐下来。”

    李墨一却没有动,祝福说了两次之后,也由着他了。

    很快,视频放到了容诗音出现的片段,祝福却没有像上次那样好像被什么附身似的,她也再没有说看见了黑气。

    “这,倒回去。”楚昊指的地方,正是第六十七分钟五十二秒,卖家无意望了一眼镜头的地方。

    楚昊对齐楠说:“把金眼狐的资料调出来。”

    “好拉风的绰号。”祝福努力伸长脖子,想看看这个江湖人称金眼狐的是怎样的人物。

    结果……

    “不是吧,你们能看出来这是金眼狐?我怎么觉得这叫黑夜里的黑狐狸呢?”

    照片十分模糊,可以看出来是在匆忙的情况下,随便按了一下快门,甚至连焦都没对准,镜头还晃得厉害。

    “金眼狐一向狡猾,只知道是个身材瘦削的人,连这个人是男是女都不清楚,这是小齐当初冒着极大风险偷拍下来的,就是你们遇到他的那一次。”

    祝福倒抽一口凉气:“就是你被砍了一刀还被扔进了怒江的那次?”

    “不是被扔进了怒江,是我为了求生主动跳下去的。”齐楠纠正。

    “别闹了,仔细看,收货的那个人,是不是北极海狼的那个死了的男公关?”楚昊指着屏幕。

    祝福凑上去,却被乔瑜拉开:“你这个脸盲还是别添乱了。”

    经过顶级杀手、皇家暗卫的辨认,确定就是北极海狼的那个死者。

    “原来,他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祝福当初还为他做了个悲惨的设定,被逼无奈,在金钱的威压之下,被富婆强灌了毒药……现在证实,只是她想的太多了。

    楚昊看着那个人的资料:“他也是小地方被老乡带着一起出来的打工的,原来穷怕了,才会选择了北极海狼那样的地方。”

    “可是,如果穷怕了,难道不应该是先去北极海狼上班,起码得月入十万以后两三个月,才会沾上毒/品吗?才上班第一天,就能嗑药过量死了,这钱是哪来的?”祝福指出其中的不合理性。

    “他接了袋子,却没有给钱。”李墨一提出另一个疑点。

    祝福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那些侦探小说:“哎,你们说,有没有可能,这些药是有人免费给他,让他带进北极海狼的?”

    “那种地方,哪里轮得着一个新人去卖这些东西。”楚昊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