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跟踪
    乔瑜只当关林森是随便说说,并没有放在心上,又继续专心看她的那些资料,她的思路完全沉浸在节目的设置和安排中,没有注意到关林森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总在看她。

    重看一次酒吧里的视频,乔瑜忽然发现,那个被无意中拍到人影,虽然模糊,但却总有那么一些眼熟,不知道是在哪里见过。

    办公室里的祝福看着不远处的齐清澜,他好像没事人似的,照常冷静的处理着手中的工作,想起心神不宁的赵思雅,他能这么冷静,肯定是因为这件事根本从头到尾都是他一手安排的,不然哪能这么镇定呢?

    其他人都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祝福决定假装去慰问一下,顺便探探口风,说不定他会说点什么。

    还没有进门,祝福就听见齐清澜在打电话,她只听见了“昨天晚上”“七八个”“不认识”之类的话,难道齐清澜也不认识那几个人?

    原本祝福认为自己的剧情设置特别稳,没想到现在这峰回路转的,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真的是冲着赵思雅来的?

    祝福站在门口,敲了敲门,齐清澜抬起头看见是她,对电话那头说:“确定了就告诉我。”接着就挂了电话,带着职业的笑容对祝福说:“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赵思雅昨天很害怕,今天都请假了,没想到你今天这么镇定。”

    齐清澜举着面前厚厚一摞文件,笑笑:“这些事情今天做不完,我会更害怕。”

    “哦,什么事这么急?”

    “本来有一个ip我已经准备收了,但是,竟然被嘉品抢了先,那个ip在网上知名度很高,如果改编成剧,一定未拍先火,事半功倍。可惜啊……现在得想别的办法了。”齐清澜笑笑。

    说到这里,齐清澜的助理敲门过来:“齐总,您的信。”

    她将信件送到齐清澜桌上的时候,祝福一眼瞥见,信封上是大大的豪斯信托logo,安雅倩的公司?

    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祝福笑笑:“没事就好,那我不打扰了。”她施施然出了办公室,隔着磨砂玻璃,她看见齐清澜拆开了那封信,然后发出了“嗯?”的一声,从声音里听出他很意外,难道是什么有钱人给他留下了一笔巨额遗产,就像《简爱》里的女主一样,莫名的天上掉了个大馅饼。

    不过他再有钱,祝福也烦他。

    祝福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另一个让她烦的人也进来了,秦伟灿烂的笑容可比外面耀眼的阳光相比:“今天中午一起吃饭吧?”

    “今天减肥不想吃饭。”祝福生硬地拒绝了他。

    正说着,她接到了电话,是齐楠:“有事找你,中午一起吃饭?”

    “好吧,为了你,我也不减肥了。”祝福知道齐楠找她肯定有事,于是当下便干脆利落的答应了。

    看着秦伟似乎有些受伤的表情,祝福心情大好,感受到了报复带来的小小快意。

    忽然她听见关门的声音,她抬起头,秦伟将她办公室的房门关上了,祝福定定地看着他,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就算他是总裁的儿子,谅他也没胆干出什么事来。

    “要我怎么说你才会相信,当时我的离开,并不是我的意愿。”秦伟咬牙切齿,他很清楚祝福为什么会对他这个态度。

    祝福眼睛看着文件,淡淡的应了一声:“哦。”

    “那你这样对我,你觉得公平吗?”

    这台词,听着很熟悉啊,言情小说里常见的。祝福抬起头,不屑的说:“你说走就走,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已经当你死了,你就好好的重新做人,重新找个好女人吧,何必盯着我?”

    “我只喜欢你。”

    “谢谢啊。”

    祝福的回应让秦伟说不出话来,他深吸一口气:“你是不是喜欢李墨一?他那么一个三流小演员有什么好的,他根本就不能给你幸福。”

    “像你这样会消失的,特别能给我幸福。”

    “你!”

    “像我这样喜欢抬杠的女人,你还是别找了吧,省得到时候一口气咽不下,给噎死了。”

    祝福无视脸色气得发青的秦伟:“秦二公子还有别的事吗,没事的话我就继续工作了。”

    “你会回来找我的!”秦伟扔下一句话,摔门而出。

    祝福的声音追着他一直走出企划室的大门:“死心吧!世上就剩你一个男人了,我也不会找你的!”

    过了没五分钟,赵思雅的头像就闪动起来:“听说你又把总裁公子给怼了啊?”

    “你不是身心俱损在家休养吗?”

    “有了八卦,我已经满血复活。”

    祝福扶额,年轻就是好。

    中午,祝福前往齐楠定好的餐厅,这里消费很高,环境优雅,每个桌之间都隔得很远,且有精巧的屏风阻隔。

    “今天大出血来找我,非奸即盗。”祝福看着菜单上的价格,点了一个最便宜的。

    齐楠无奈道:“我也没办法,这事太玄乎了,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只好找你这个当事人问问了。那天,你们在玫瑰谷里,你对那三个闯入者,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我吓晕了,什么都不知道。”

    齐楠抓抓头发:“高小毛的供词说,你召唤来了旋风,把他叔叔和另一个同伙给劈晕了,他们甚至连枪都没掏得出来。”

    “你信?”

    “不信。”

    祝福耸耸肩:“那不就行了,一个中二病患者的癔想,也值得问。”

    “可是我们检查了房间里被破坏的痕迹,地板的受破坏程度,的确是被龙卷风一类的力量吸拔起来的。”

    祝福捧着脸:“哦,好吧,说不定我是**师呢,那你来问这个做什么?房子的主人也没让我赔钱。”

    正说着,祝福忽然觉得似乎被什么人盯着,背上有一种毛毛的感觉,她直起身子,目光向旁边扫,齐楠往杯中倒水,用气声说:“别看了,在你背后,是秦伟。”

    “呵呵。”祝福在心中暗暗翻了个白眼,来这做什么,抓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