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零八章 新车
    乔瑜饶有兴味的看着他:“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你刚才特别冷静。”

    “有这么能打的你在,我怕什么,当然冷静。”

    “祝福中毒你不着急。”

    “有关林森在,我急什么,当然冷静。”

    “电话里的声音是苏岩。”

    “哈哈……”虽然还可以再强行辩解一下说只是声音相似而已,不过这么做没有太大的意思,乔瑜笑笑,承认的确是苏岩打来的电话,通知她祝福被抓。

    知道苏岩不会把祝福怎么样,因此乔瑜完全是抱着围观看戏的心态跟过来的。

    祝福的脸皱成了苦瓜:“谁说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他做了一堆奇怪的东西让我尝尝,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真是个怪胎,做的东西只有超级好吃和超级难吃两种,一点中间过渡都没有,这样子下去,q咖啡馆真的不会倒闭吗?”祝福深深为乔瑜的生意担心。

    乔瑜笑笑:“他那张脸就是最好的调味剂,那些来咖啡馆的人,都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自不迷人人自迷,有苏岩在,给她们喝黄莲水都行。”

    从工厂区回去有一段不短的距离,祝福的模样看起来昏昏欲睡,不由自主的靠在李墨一的肩头,她感觉到心跳很快,全身发热,眼皮越来越重,很快,就睡着了。

    李墨一感受到她脸上的温度,皱着眉探了探她的颈后动脉,乔瑜问道:“怎么了?”

    “那杯酒虽然无毒,但是酒精浓度太高,她醉了。”李墨一小心的将她平放下,让她枕在自己的腿上,这样可以舒服一些。祝福的酒量不行,酒品不错,醉酒之后的睡相也很老实,平静地枕在李墨一的腿上,一动不动。

    第二天早上,由于祝福刚刚从绑匪的魔掌中被救出,因此公司给了一天带薪假期,让她好好平复一下心情。

    秦伟也没有去公司。

    很快,公司里就有传言说是秦伟将祝福从魔掌中救出,救出之后,祝福哭得梨花带雨,扑进秦伟怀里,说愿意以身相许,以报救命之恩。

    这个故事极大的满足了女同事们心中各种玛丽苏女主角的情绪,以无比羡慕的口吻讨论着,到最后,传言中,祝福和秦伟的婚期就在年底。

    做为当事人之一的祝福则是在屋里刚刚醒来,就看见李墨一在一旁守着,如同上一次在关林森的玫瑰谷一样,祝福心里有些异样的情绪:“你又是一夜没睡?我只是醉了,真的没有关系的。”

    “没什么,习惯了。万一半夜你醒了有什么需要,我也可以帮一把。”李墨一看起来果然一点憔悴的样子也没有,这让稍微熬夜到凌晨两三点就困得要死要活的祝福感到十分羡慕。

    门口有人敲门,李墨一站起身:“应该是来送车的。”

    “什么车?”祝福十分困惑。

    李墨一的声音已经到了门口:“以后我接送你上下班,直到事情解决。”

    “啊?”祝福掀开被子起来,跟着跑下楼,发现门前停着一辆崭新的保时捷卡宴,这车的价格不菲,李墨一现在明明一集只有六千块钱的片酬,上哪儿来的这么多钱,难道是……

    祝福知道他曾经的职业是什么,忍不住想,他是不是已经成为了本市地下组织的帝王、黑道的**oss,或者是黑手党在这片东方大地网的代言人。

    看她的表情,李墨一猜到她此时一定有极其丰富的内心戏,笑着说:“放心,我是向关林森借的。”

    “哦哦……”祝福忽然发现自己有点傻,关林森跟他这么熟,又这么有钱,为什么自己就没想过李墨一会找关林森借钱,第一反应就是李墨一通过各种作奸犯科得到的。

    看来她对李墨一的刻板印象很深啊……祝福自嘲地拍拍脑袋。

    ***

    绑架的事虽然过去了,但是背后主使的人无法确定。

    祝福本来想着从苏岩嘴里挖出一些情报,李墨一却说像他这样的人,一定不会说出雇主的信息。

    “他已经违背雇主的愿望了,再反水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祝福无聊地在纸上画来画去。

    李墨一摇头:“他的职责不是实现雇主的愿望,而是按协议条款来执行,从我干这行开始,就有不少从业者钻文字漏洞,这行业既然到现在都没有消失,发展了数千年,相信这些后辈们钻空子的水平一定比当初更上一层楼。”

    绑架者,都会提出一个诉求,或是为了钱,或是为了发泄,或是为了得到更多的东西。

    但是这次的绑架者,却只是在努力的羞辱秦伟,但是秦伟与祝福的关系,就算是在公司里,也只不过是市井流言而已,双方当事人都没有承认过。

    为什么绑架者就这么笃定秦伟会为了祝福而枉顾自己的安危,当真按照要求,半夜三更一个人跑到偏僻的废弃工厂?

    从祝福在被绑架之后的情形看,也没有受什么罪,可见对方真的只是想要羞辱秦伟,并不想伤害祝福。

    否则,如果当时随便什么人拿把刀紧紧压在祝福的颈部大动脉上,就算是李墨一,救人的时候也不得不多想几步,以防悔之莫及。

    如果是秦伟的仇家,为什么不直接找秦伟?秦伟并不是出入仆从如云,前呼后拥,根本无法接近的那种,想要动他,还是很容易的。

    “古老的英雄救美桥段,秦伟自己雇人绑架祝福,又挺身而出,想让祝福对他另眼相看,重修旧好。”乔瑜下了定论。

    祝福摇摇头:“可是我觉得,这事不是秦伟做的,他是一个很高傲的人,如果是他安排的话,他可能会让绑匪把自己揍一顿,但不会选择下跪学狗叫之类的事情。”

    “说不定是苏岩的自我发挥?”乔瑜认为这个热爱发明黑暗料理的人,一定憋了一肚子的各种创意等着随时迸发。

    说得也有道理。

    但是祝福回想起当时秦伟的表情,进门的时候他很不耐烦,即不像是一切尽在掌握的高傲,也不是遭遇突发事件的惊讶,不耐烦,就好像在做一件他不想做,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