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一百零六章 绑架
    秦伟咬紧后槽牙,一言不发,秦承远根本不看他一眼,见他总也不走,平静的说:“如果你不及时去,不知道那些人会对祝福做出什么事来,你的不做为,可能会导致我明天需要重新招聘一个品牌官了。”

    此时再多的咒骂也没有用了,秦伟的表情也变得冰冷而无情:“好,我去,她在哪?”

    秦承远微笑着说了一个地方,又补充道:“如果你想告诉她真相,就说吧。”

    “说了也毫无意义。”秦伟冷冷的丢下一句话,摔门而出。

    总裁办公室又被重重的震动了一下。

    秦承远的心情却变得非常好。

    可以在短时间之内计算出得失,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他最看重的儿子秦伟,终于向着他预想的方向发展了。

    ***

    今天是李墨一考驾照的最后一项大路考,以他的实力,随便通过毫无压力,他说要请祝福、关林森和乔瑜一起吃饭庆祝一下,结果三个人在餐厅等了很久,祝福都没有出现。

    忽然乔瑜接到一通匿名电话,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她的双眼陡然睁大:“什么!”对方又说了几句,乔瑜挂了电话,她站起身的同时,扫了两个男人一眼,以这两个男人的耳力,应该不需要她再复述一遍了。

    关林森手中的车钥匙被李墨一一把夺过,坐上驾驶位:“危险,你们别去。”

    “那是我的车。”关林森飞快的蹿上了副驾。

    “少废话,开车。”踩着高跟鞋的乔瑜速度惊人,关林森坐稳的同时,她也坐进了后排。

    李墨一知道关林森有足够自保和保护乔瑜的能力,当下也不多话,一脚油门,引擎轰鸣,过了晚高峰的城市路面,已经足够让保时捷拉起车速。

    不过十几分钟,保时捷就已经到了目的地——废弃待拆的老工厂。

    与此同时,另一辆黑色宝马750直冲过来,眼看着就要撞上保时捷,只听轮胎发出了刺耳的刹车声,硬生生地停住了。

    车上的人下来,是秦伟,看着刚从保时捷上下来的李墨一、关林森和乔瑜三人,他有些意外,却什么也没有说,只点了点头,四人向着废墟中唯一亮着灯的地方走去。

    秦伟偷偷看了一眼手机,无服务,没有一丝信号,报警都报不了。

    没走几步,有人出来了,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你们谁是秦伟?”

    秦伟向前一步:“是我。”

    他指着秦伟说:“明明让你一个人来,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你,一个人过来,其他人都不准动,否则,就杀了那个女人。”

    秦伟咬咬牙,跟着他往前走。

    他仿佛听见乔瑜说了一句:“不要让我等太久,那家店十点就关门了。”

    秦伟偷偷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是九点了,乔瑜怎么这么自信和笃定,她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很快就解决这件事?

    忽然,穿梭在废墟中的晚风大了起来,吹乱了秦伟的头发,他大步跟着那个壮汉往里走,他相信祝福不会有事,父亲只是让他来演一场英雄演美而已。

    套路很老,但是老套路却总是万试万灵的。

    他进了屋,看见房间里还有两个人,祝福被绑在椅子上,昏迷不醒。

    “行了,你们赶紧把她放了。”秦伟没好气的说,他只想赶紧结束这场闹剧。

    “哗。”有人对着祝福兜头泼了一头凉水,祝福悠悠醒转,茫然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被绑着,秦伟站在自己面前,她眨巴着眼睛,似乎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带秦伟进来的壮汉说:“要我们放她,可以,要看你能为她做什么了。”

    “你们要多少钱?我给!”秦伟顺着绑架的套路说着台词,不就这些么,赶紧收钱结束,这算哪一出?

    没想到,那个壮汉不按套路出牌,他轻蔑一笑:“谁稀罕你的臭钱,你们华创就是仗着几个臭钱,才会害得我们哥几个走投无路。”

    他又指着祝福:“你不就是因为家里坏事做绝,怕连累她,才跟她分手的吗?没想到吧,她还是被我们找出来了。你今天要是不来,我们也不会为难她,她也不过是一个受害者,既然你现在来了,就说明她跟你关系非浅,我们可就不会轻易放过她!”

    秦伟微微皱眉,这台词谁设计的,逻辑倒还挺通顺,就是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他摊开双手:“不要钱,你们还要什么?”

    “你们秦家人一向眼高于顶,今天,我们当然会好好招呼你。”壮汉冷笑,“跪下!”

    秦伟微微一愣:“别闹了,快把她放开。”

    站在一旁的男人,手中捏着一杯绿色的液体,手指轻轻转动着杯子,碧莹莹的光在灯下显得更加的诡异而充满危险:“你不跪,这杯毒酒,就只好请这位小姐尝尝了。”

    秦伟不明白为什么父亲请来的人,会想要侮辱自己,他这么多年来,除了曾经跪在母亲的墓前,便再也没有跪过任何人,任何地方。

    尤其是在他相信这几个人是父亲请来的人,不会伤害祝福之后,更加不会想跪。

    他只是不耐烦地催促:“我警告你们,适可而止,拿钱赶紧滚蛋。”

    端着绿色液体的男人忽然捏住祝福的下巴,将杯中的液体往祝福嘴里倒,祝福瞬间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眉头紧皱,拼命想要把被灌进嘴的液体吐出来,嘴巴却被紧紧捂住,一点也吐不出来。

    “这种毒药,是新研制的,她不会马上死,而是一点一点的器官衰竭,死的时候整个人就像干尸一样。”壮汉慢条斯理的说。

    秦伟对于刚才给祝福灌药的行为惊呆了,难道是他弄错了什么,这几个人真的是秦家的死对头,而不是父亲请来演戏的?

    他恨不得自己手中有一把冲锋枪,将这些人全部毙了,可是,他没有枪,他的体格甚至连他们其中最瘦弱的那个都不如。

    被强灌毒药之后的祝福眼中满是泪水,一滴滴的顺着脸颊流下来,秦伟缓缓的跪了下来:“不要伤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