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七十九章 乔瑜的资料库
    顶着一脸大浓妆的苏岩看着相貌被处理成中等偏下的齐楠,对李墨一说:“挺好,一般人看不出来。”

    齐楠紧张的问道:“他看出来了?”

    “他不是说了么,一般人看不出来,他不是一般人,”祝福又非常骄傲的说:“当然看不出来,他可是李墨一。”

    苏岩又低下头,继续擦他的杯子:“门口有24小时的便利店。”

    齐楠不明就里的看着他,祝福一路把他推到门口:“叫你去买卸妆液!”

    “哦哦。”

    齐楠出去之后,苏岩抬起头,看着李墨一:“你为什么要帮警察?”

    李墨一扭头看祝福:“她让我帮的。”

    苏岩习惯性的想推一下眼镜,却发现眼镜并不在鼻梁上,他放下手:“看来你们的关系已经很近了。”

    “啊?什么很近了?”从门口回来的祝福,只听到最后三个字。

    李墨一将苏岩递过来的黄绿蓝相间的液体一饮而尽:“离他成为调酒大师的日子”

    祝福对所有新奇的东西都十分有兴趣,强烈要求苏岩也给她来一杯,大口喝了下去,接着又全吐出来:“什么东西啊,好酸,好苦,好难喝。”

    “嗯好像浓缩柠檬汁倒多了。”苏岩在小本本上记下来配方需要调整的部分,祝福苦着张脸,看着面不改色将一整杯喝完的李墨一:“你居然喝完了。”

    “嗯。”

    “你不觉得难喝?”

    “嗯。”

    “你是不是没有味觉?”

    “这倒不是。”李墨一将手中的空杯放下,“我能感受到酸甜苦辣咸,但是无法判断哪种味道叫好,哪种味道叫不好。”

    难怪关林森曾经嘲笑过他也能品出好坏来?

    祝福有些失落,前天自己多方揣测他的饮食习惯,那么早起来,费尽心思做的早餐,对于李墨一来说,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

    耳边却听见李墨一对她说:“虽然我吃不出来味道,但是我能感受到做菜的人投入了多少心思。”

    他指着自己的胸口:“这里,有感觉。”

    “哦,脸红了。”擦着杯子的苏岩,一本正经、面无表情的看着抿着嘴扭过头的祝福。

    被看穿的祝福恼羞成怒抄起手里的杯子砸向苏岩,他身子轻转,抄起空杯:“这个杯子是水晶玻璃做的,祝小姐还请小心。”

    “哼,我就算把这里的杯子都砸了,乔瑜也不会找我赔的!”祝福昂着头,却听见乔瑜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谁说的!”

    祝福被吓了一跳,转头发现是乔瑜,埋怨李墨一:“你干嘛不提醒我。”

    乔瑜看着顶着一脸大浓妆擦杯子的苏岩,皱着眉:“你”

    “来了来了。”齐楠飞奔而至,将卸妆液拍在桌上,苏岩拿着卸妆液进了隔间,齐楠忙不迭的挤了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乔瑜看着李墨一手里拎着的化妆包,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她在三年前送给祝福的。

    祝福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乔瑜将安雅倩这个名字反复念了几遍:“看来是个低调的富豪,我对这个名字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其实乔瑜还算说得隐晦,以她的工作来说,只要是稍微有点名气的,都不会漏掉,而以她的人脉关系而言,只要资产在千万以上的名字,都会在她脑海里留下印象。

    祝福提出:“万一,她的家产是几百万,没进你的名单呢?”

    “如果照你的描述,她绝对不是家产只有几百万的。”乔瑜斩钉截铁的回答。

    对于祝福来说,几百万和几千万,也没什么区别,“身价百亿美元的富豪不也爱吃韭菜盒子吗?”

    “被你知道的富豪,也就那样吧。”乔瑜还在脑海里搜索可能对应的人,随口丢出一句。

    贫困的祝福默默的咬着小手绢。

    乔瑜皱了半天眉头,显然在她浩瀚的大脑资料库中,仍是“查无此人。”

    关林森看了一眼李墨一,对乔瑜说:“你认识的都是做正经生意的,她会不会是做不正经生意的?”

    从祝福邪恶的笑容来看,显然她脑补的“不正经生意”范围比较狭窄。

    李墨一也无意让她对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了解太多。

    没等几个人讨论出个结果,齐楠洗完脸先出来了:“谢谢你们,我先回去准备了。”

    “老板好久没来了。”苏岩又恢复了一脸冰冷的禁欲系模样,推了一杯黄绿蓝相间的饮料过来,“尝尝新品春日奏鸣曲。”

    “本来不想来的,回家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就来这看看你有没有偷懒。”乔瑜将那杯可疑的液体喝了一口:“柠檬汁多了些,朗姆酒试试换成黑标的那个,不要放香橙君度。”

    苏岩点点头,专注的继续配他的酒。

    自从祝福得知苏岩的身份以后,对于他专心饮食的行径实在是不太适应:“你不会觉得无聊吗?”

    “不会,在吧台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猜测他们的人生,也挺有意思。”

    祝福捧着脸撑在吧台上:“光猜有什么意思,又不知道答案。”

    乔瑜看了苏岩一眼,微微一笑,苏岩冷静的拿着细长的酒瓶,专注的往杯子里倒,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

    看着乔瑜的模样,祝福“哦”了一声:“看来苏岩同学下班时间,也不闲着啊。”

    李墨一笑笑:“二十七楼风大吗?”

    “哎?那个照片,是他拍的?”祝福想起那张从齐清澜家窗户外面拍到的照片,“不是你吗?”

    李墨一一脸的正直:“你不是不让我不要做犯法的事吗?但是事情又得解决。”

    “所以,你就让别人做犯法的事。”祝福扶额,“你知道错了吗?”

    “知道。”

    “错在哪?”

    “教唆罪,如果教唆的是不满十四周岁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是精神病人,则不构成共犯关系,只对教唆人单独定罪量刑。”李墨一最近的伴眠读物是刑法

    祝福默默扭头:“要知行合一。”

    “好的。”李墨一答应的十分爽快,听起来毫无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