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七十八章 甩锅
    电话那头传来安雅倩的声音,祝福有点紧张,镇定了一下,抛出准备好的说辞。

    “安小姐,警察来找我了,说你那天在包厢里,还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我应该怎么说好啊?”

    安雅倩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这种套近乎的手法也太拙劣了,语气却一如既往的平静:“照实说好了,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已。”

    “我跟他们说了,但是他们不相信,说哪有陌生人会送给另一个陌生人十条爱马仕的,他们都找到公司来了,同事都在议论我。”祝福的声音显得很慌张,很无助。

    脸上露出不屑表情的安雅倩,语气却显得十分沉稳:“那需要我做什么?”

    “他们想向你了解情况,协助调查。”祝福看了一眼齐楠,齐楠点点头。

    安雅倩眉头微微皱起:“就这样?”

    “我想,应该说清楚就好了吧。”

    “那你告诉他们,明天上午到金安大厦20楼来找我。”

    电话又挂断了。

    祝福看着齐楠:“谁去?”

    “只能是我啊,还能谁。”

    “可是你的样子能被随便看到?”

    “我可以易容,对了,我觉得李墨一易容的水平特别好,我想请他教教我。”

    如果是楚昊的话,他肯定能少拖一个就少拖一个,齐楠以任务为先,只要对破案有帮助的,就一定不会放过,祝福现在很庆幸,没有告诉他赵思雅的身份。

    在祝福的召唤下,李墨一来了,同时来的还有关林森,乔瑜不在家,他一个人也是无聊,听说李墨一要给齐楠化妆,于是兴致勃勃的跟来了,在一旁冷眼看了半天,推荐齐楠哪天要是化妆都盖不住了,可以去做整容。

    “绝对给客户保密,fbi、军情六处、克格勃都有人是他们的客户,报我名字打八折。”

    关林森不遗余力的推销,齐楠却只关心脸上变成什么样了,李墨一说“好了”,他就迫不及待的拿过镜子,镜中的那个人是谁,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

    看起来就是一个严肃认真,一板一眼的无趣男人。

    “很好,很符合传统意义上的警察形象。楚队一直嫌弃我浮躁,总叫我稳重,可惜总是不能如愿,我得拍一张,发给他看看,也算是如了他的意了。”齐楠兴高采烈的发了一张自拍给楚昊。

    李墨一默默看了他一眼:“坐着别动。”

    “哎?哦。”齐楠不知他要做什么,于是老实坐着。

    李墨一抄起一瓶卸妆油就往他脸上泼,齐楠惊呼:“干嘛!”他本能的闭上眼睛,李墨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海绵在他脸上大刀阔斧的像擦黑板一样的来回擦拭,毫不客气。

    祝福倒吸一口凉气:“啊!我的卸妆液!”

    “叫他买。”李墨一对于泼了半瓶卸妆油这事一点罪恶感都没有。

    齐楠脸上所有伪装都被去掉,现在他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看起来比原来要干净一些,脸上带着茫然:“这是干什么?”

    李墨一最后甩了一块毛巾在他脸上:“自己再重画一遍。”

    “啊?”齐楠有些为难,“我只看了一次。”

    心疼于自己的那些化妆品,祝福凶巴巴的瞪着齐楠:“你还想看几次!告诉你,我这些可都是名牌!这支!380!”

    齐楠抓抓头:“女人的东西真贵。”

    “是啊,那你就勇敢的做个男人,这辈子也只跟男人在一起吧。”祝福的这套化妆品其实都是乔瑜送给她做为找到第一份工作的庆祝礼,虽然她根本都不用,还差一个月就过期了。

    不过想着就这么给一个糙爷们儿糟蹋,她深深的为这套彩妆不值。

    迫于祝福的雌威,齐楠只得别扭地拿起刷子,开始往自己脸上涂抹。

    一通折腾之后,祝福捂住眼睛,不忍直视,没错,现在的确还是认不出来他是齐楠,就算他妈在眼前,也一定认不出他,就算认出也不想认。

    李墨一面无表情的把镜子递给齐楠,齐楠低声惊呼一声:“啊,鬼!”

    现在齐楠的模样,眉毛一边高一边低,一边气势如虹斜飞入鬓,一边下垂哀哀如盛唐妇人的啼妆,脸上粉底厚薄不均,黑一块白一块,腮上两坨高原红,唇膏随手拿了个正红色。

    关林森哈哈大笑:“东方不败。”

    祝福默默扭头:“你把这张拍给楚昊看,他肯定现在就打报告,要求把你开除。”

    “靠”齐楠抓起卸妆油,却被祝福一把夺下:“不准再用我的!我去给你另找一瓶。”

    李墨一看着祝福心疼的样子,有些内疚:“我是看着保质期快过了才带出来的”

    “这是乔瑜送给我的,”祝福嘟着嘴,她拿起手里的卸妆油犹豫半天,“算了,给你用吧,白放过期了也可惜。”

    在李墨一的监督下,齐楠反反复复又练习了许多次,脸都被擦红了。期间卸妆油被用光,祝福到楼下,把苏岩的卸妆液借来。

    最终,虽然比起李墨一的技术来说还差了一大截,丑是丑了点,但至少已经可以出去见人了。

    齐楠松了一口气:“我这算不算也掌握了一门手艺?”有些小得意的又拍了张照片给楚昊发过去,楚昊回复:“这么丑的人是谁?”

    “擦了吧,出门影响我光辉形象。”齐楠要去拿卸妆液,却发现,在他刚才的操作中,把苏岩的卸妆液也给玩完了,而祝福的那些彩妆还都是防水的,如果用水硬卸,只怕会更惨不忍睹。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也没办法,齐楠顶着一张丑脸,打算趁着夜色逃回去。

    看着见底的卸妆液,祝福想起刚才跟苏岩说的是“借”,可是照这情况,显然就是刘备借荆州,一借不还的意思。

    祝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苏岩默默看着她,又看着站在她身边的齐楠:“你用的?”

    “他也有帮忙。”齐楠指着李墨一。

    李墨一抱着胳膊笑笑:“祝福的那瓶是我用的,这瓶,完全是你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