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七十三章 都是月亮惹的祸
    酒店门口,李墨一问祝福要不要叫辆车回去,祝福摇摇头:“刚才一直在盯流程,实在是太紧张,现在觉得头疼,想走走,缓一缓。”

    “那我陪你。”李墨一忽然从背后的包里拿出来一双运动鞋,“再怎么习惯高跟鞋,脚还是会疼的,换上吧。”

    祝福一怔,继而笑笑:“说的好像你穿过高跟鞋似的。”

    “站稳。”李墨一单膝跪下,抬起祝福的脚,替她将高跟鞋脱下来,又套上运动鞋,为她系好鞋带。

    一向大大咧咧的祝福,此时心中一阵乱跳。

    从小到大,大概只有三岁之前的父母才这么细心的给她穿过鞋子,自从上了幼儿园小班,穿衣穿鞋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她自己处理,扣子错位,衣服穿反什么的惨案屡有发生。

    她父母的理论就是:不做永远都不会做,只要不是智障,都会自己总结经验教训。如果觉得小孩自己做的不好,一次两次永远代劳下去,就会把小孩养成一个废物。

    此时祝福一阵脸红心跳,忽然想起一首歌:“那样的夜色太美你太温柔,才会在刹那之间,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

    一定是自己见识太少才会这么轻易感动,祝福想起关于女儿要富养的理论,如果打父母一直就把她像小公主一样的什么事都不让她做,什么事都照应的好好的,她现在还会为了一个男人为自己穿鞋而感到脸红心跳吗?

    可能就会觉得习以为常,顺便还鄙视一下鞋带的蝴蝶结打的不好吧。

    “说好要观察一年的,怎么又冲动了。”祝福在心中暗暗对自己说,方才翻腾的心情,很快就被压下去了。

    原本的她并不擅于压制情绪,但是,经过了一次刻骨铭心的背叛之后,还不长点记性,那岂不是智力有缺陷。

    李墨一似乎没有看出她的异常,只是对她说:“我虽然没有穿过,但是从这鞋的构造可以判断出,它并不符合正常人体的舒适范围。”

    “这运动鞋是谁的?”看着挺新,不会是刚买的吧。

    李墨一有点不好意思:“关林森说要送给乔瑜一双鞋,配她的新运动服,他非拉着我说第二双半价,让我跟他一起买,所以,我就买了。”

    “所以,这双鞋多少钱?”这是个名牌,正常价格是一千出头的样子,李墨一的片酬基本上都送回去给奶奶了,哪里还有闲钱。

    “原价是一千二,第二双半价,就是六百块。奶奶说我之前给她的钱花不完,又说我在外面花钱多,所以这几次给的片酬都让我自己拿着了。”

    祝福眯着眼睛想了半天:“第二双半价,你和关林森合买,然后,你真的只付了半价?”

    “嗯。他说他是第一双,我是第二双,半价,非常的合情合理。”

    祝福看着脚上这双新鞋,感慨:“他真是个好人啊。”本以为李墨一会吃味,毕竟这鞋也是他花钱买的。

    没想到,李墨一点点头:“嗯,他的确和过去不一样了。”

    “他过去什么样?”祝福眨巴着眼睛,八卦小雷达又竖了起来。

    李墨一想了想:“话不多,做什么事情都以达到目的为第一考量,很坚韧,像块牛皮糖,被粘上了就甩不掉。”

    “哈哈哈,你不会是被他粘过吧。”祝福笑了起来。

    “嗯。”李墨一应了一声,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入探讨,于是转移话题:“刚才我一直都很担心。”

    “担心什么?”难道担心云枫和容诗音在台上打起来?

    李墨一看着祝福的侧脸:“你不觉得,每次你和容诗音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发生一些事吗?”

    “什么事啊?”祝福一脸的茫然,心太大的后果就是忘性太大,早就记不清了。

    李墨一提起当初在春城被子弹射中的事情,又说起了火锅店的事情,还有看见视频上那些人身上冒出的黑气。

    “巧合罢了,我还有个朋友,去哪个国家,都能赶上海啸、地震、还有整个国家都没了的事情呢。你不能说她就是暗黑破坏神啊。”祝福对于李墨一举的例子完全不予相信。

    “大概是吧。”李墨一抬头看了看天空。

    今晚是满月,据天文学家说,这是多少年一见的超级月亮,耀眼的路灯也盖不过那轮白色圆月的光辉。

    祝福也顺着他的目光抬起头,不由念了两句:“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古人今人共看明月”李墨一缓缓重复着这两句,神情仿佛痴了一般。当初曾与瑶光一同赏月,原本以为就可以这样平平静静在祀星族相伴着瑶光一世终老,不料,后面却事与愿违。

    那个月夜的庆典活动上,其实就已经有了很明显的征兆,不是吗,可是自己却不愿意相信,还可笑的自我安慰人定胜天,那个不祥的征兆一定只是巧合而已。

    如果当时自己相信了那个征兆,就此放手离去。

    如果当时瑶光愿意相信占星族传递来的信息,将自己轰走

    哪怕,如果关林森武功再高一些,将自己强行绑回女皇面前

    那么这一切不幸都不会发生

    祝福往前走了几步,发现李墨一还那样痴痴的看着月亮,眼中似乎闪动着水光,她吓了一跳:“怎么了?”

    李墨一低下头,望着她,微笑:“没什么。”

    祝福看着他的双眼,的确比方才湿润了许多。

    虽然好奇的要死,但是祝福仍将“你怎么哭了?”这个可笑的问题咽回肚子,这种问题问出来,他肯定是胡说一个理由。

    李墨一身上有太多的谜,只有关林森才知道他的过往,可是关林森那个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人,在这件事上也是意外的嘴严。

    算了,以后再慢慢打听吧。

    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乔瑜家门前,月华洒满大地,白亮亮的一片,祝福走在前面先进了门,李墨一慢慢走上台阶,回眸看了一眼那轮明月。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