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明天上架了一定要加油哦。”

    李墨一:“就算是没有人看,也要好好的把故事写完。我们杀手都是做无名暗活的,没说因为没人看见,就杀得偷工减料。”

    祝福:“怎么杀得偷工减料?本来应该扎胸口,因为没人看见就变成扎手指头吗?”

    李墨一:“听说过打个半死吗?”

    关林森:“活得这么久,做人就不要太辛苦,该断更就断更,该太监就太监。”

    乔瑜望过来,红唇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

    关林森:“但是!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人来说只有一次因此,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爱过!”

    李墨一:“我告诉你啊,虽然是上架感言,但是你抄袭这么多字,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一样可以告你的。”

    关林森:“不可能,我没有商用。”

    李墨一皱着眉头,开始翻阅著作权法

    祝福扶额:“书到用时方恨少。”

    乔瑜:“我家祝福的追爱冷情杀手大概均订2000吧,不如来下注,这均订能到多少,20能有吗?”

    目测2个肯定还是有的,一个是我自己的pp,一个是我自己的eb,远目。

    反正,就是这样了,明天上架了,不过四月没全勤,就随便瞎更更,到五一再按全勤的要求更吧,大概就是这样。

    感谢来来回回看了三遍,一条一条帮我提意见的四四,感谢在我最没信心的时候居然表扬了一发的加湿器炸弹手春艳,感谢一直毫无节操支持我的外快月和鬼月。感谢明明对这个题材不感兴趣,也强行看了给我提意见的老皇帝。感谢加班加的鸡飞狗跳也帮我看了三章的魂。

    打赏不加更!有盟主不加更!有月票不加更!

    嗯,这么一说,就有一种错觉,好像没打赏没盟主没月票的原因是我放了这话的缘故,免得太过尴尬。

    提前做好自我安慰的准备,也是从人生中得到的经验和教训之一啊。

    万一真有盟主打赏月票呢?

    那等万一变成了一万再说吧。

    没有发生的事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