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六十六章 大快人心
    自古以来,人类对于小道消息、八卦新闻的热情就从来没有熄灭过。

    透过诗经国风那艰涩拗口的文言文,就可以感受到先秦的祖先们眼睛里跳跃着的八卦之火。

    如同现在的祝福。

    虽然这是很贵的日料餐厅,她念叨过想来吃,但是又舍不得的。

    虽然乔瑜说今天这顿她请,让祝福随便点。

    虽然但是

    谁关心晚上吃什么啊!

    富二代、订婚宴、新娘跑啦!

    这三个关键词比怀石料理、米其林三星还带劲!

    服务员递给她的菜单,她随便翻了两页就放下了。

    “来来来,说说说,发生了什么?”祝福身子紧贴着桌沿,双手捧着脸,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乔瑜。

    乔瑜慢悠悠的把菜单从头到尾翻了一遍,又从尾到头扫视一遍,最后叫来服务员点单,还特别有心情的询问了各种优惠券、优惠卡、优惠支付

    直把祝福急得眼睛里喷火。

    服务员走后,乔瑜才笑道:“冷静,你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怎么这点小事就这么激动?”

    祝福抓着她的手摇晃:“快说快说。”

    “好好好,我说我说,看你现在这样子,再不说你就要八卦之火焚身而亡了。”

    “对!”

    乔瑜卖够了关子,吊足了胃口,摆了一个最优雅的姿势,娓娓道来:“其实,我跟新郎新娘都不熟,主要是家里的关系,所以才不得不去的。今天去了才知道,原来女方是沙家的大小姐,男方”

    说到这里,乔瑜顿了一下,眼神里充满了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

    “不是吧,胃口还没吊够啊?”祝福一脸不满的嘟着嘴。

    “男方嗯,反正就是一个倒霉蛋啦,叫什么也不重要,今天所有人都到了,结果突然有人出来说抱歉,因为有些小小的意外,所以订婚宴取消了。”

    祝福继续等她的下文,结果乔瑜耸耸肩:“然后我就来找你吃饭了。”

    “啊,什么嘛。”祝福很不高兴,刚才吊了半天胃口,结果就这么短,“我跟你说啊,你这样子写会被人打的。”

    乔瑜笑笑:“所以我不写。”

    祝福无聊的晃着水杯,低头看着里面的柠檬片被摇来摇去,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把素来镇定自若的乔瑜惊得表情僵在脸上。

    她说:“男方,是我认识的人吧。”

    祝福缓缓抬起头来,吐出两个字:“秦伟?”

    “你怎么会这么想?”乔瑜挑眉问道。

    祝福笑笑:“因为你没有说出他的名字。”

    “那说明什么?”

    “说明你怕说出他的名字来,会让我不开心。上学的时候有人说你过于自我,从不管别人的感受。那是他们不了解你,我认识的人里,最能照顾别人情绪的,只有你了。”

    “啊,真是谢谢你对我的评价。”乔瑜十分坦然的接下了祝福的夸奖,刚才的那阵紧张,让她有些口渴,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祝福又为她倒上:“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小心的。”

    忽然她挤眉弄眼的怪笑:“看着渣男被打脸,难道不是人生一大快事吗?可惜我不在场,不然我应该画着正红色的口红,涂着深色的眼影出场,狠狠地嘲笑他一番。”

    见祝福的样子的确是挺开心,乔瑜这颗心才放下,说:“哎,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放得下了,几个月前你还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年轻人谁还没有爱过几个人渣,对了,你刚才说的这么简约,不会就是因为隔着秦伟吧,行了,我没事,有什么八卦继续说,看见他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祝福十分期待的看着乔瑜。

    乔瑜继续说:“新娘,哦,她叫沙蓓蓓,一开头就跑了,我们谁都没见着,估计是化完妆,趁人不备开溜了,秦伟出来了说了几句客套话,看他的样子,不伤心也不生气,挺淡定,好像还有点小开心。”

    “切,强忍的吧,富二代未婚妻跑了,他这会儿在家还不得咬着枕头流一夜眼泪,哈。”祝福挺开心,秦伟当初不告而别,只怕就是为了和沙蓓蓓订婚吧,什么老家,什么见父母,屁。

    一个富二代强行装普通老百姓,跟普通平民女孩子玩一把真爱的游戏,然后就顺应家族的要求回去跟白富美结婚,结果白富美跑了,哈哈哈,桥段老套,可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啊。

    乔瑜笑笑:“散了以后,我听旁边有人说,秦伟跟几个哥们儿说,跑了正好,他根本就不想跟沙蓓蓓结婚。”

    “哈,他说这话不觉得寒碜吗,我也可以说,我根本就不想要亿万财产,也不喜欢金银珠宝,我只想要过平凡而普通的生活。这么强行找脸有意思吗?”祝福不屑的嘲笑。

    看来,祝福真的是已经完全放下了,乔瑜微笑的看着她,这才是她认识的祝福,不纠结,干脆利落,比如那些“他平时对我很好,我想再给他一次机会”的女人,祝福实在是可爱太多了。

    “然后呢然后呢?秦伟就哭着回家了吗?也没留你们吃饭?”祝福继续追问。

    乔瑜摇摇头:“然后就没见到他,是齐清澜一直在忙里忙外。”

    “哎?”祝福很诧异,齐清澜又是什么情况?

    “齐清澜是秦承远的干儿子啊,出来帮忙也是应该的。”乔瑜不以为意。

    祝福听着有点发蒙了:“等等,秦承远?不会秦伟是秦承远的什么人吧?”

    乔瑜这才想起来,似乎的确一直没说过秦伟是什么身份,她清了清嗓子:“嗯,秦伟是秦承远的二儿子。”

    “我勒个去这陈世美还是个世子啊。”祝福的眼珠转了几圈。

    忽然,她的脑海中跳出一件事,齐清澜为什么要用yn照害她。

    本来一直没有找到动机,现在,也许就是真相了。

    进入公司以后,或者说,她进了企划部以后,齐清澜也许是从什么地方发现了她是秦伟的前女友,生怕她在公司宣扬对秦伟不利的什么事情,于是就用这种手段想把她给弄走。

    但是秦承远并不愿意他这么做,所以那天,他会被叫到办公室里,脸色很差的出来,一定是被骂了。

    再然后他们就栽赃了与自己一向关系不好的方媛

    祝福拿出手机,看着通讯录上的“方媛”两个字,又犹豫了。